2017-04-29 里京 基础通识教育

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枪杀

林昭3

林昭本名彭令昭,1932年12月16日生于苏州。

母亲许宪民,16岁投身革命,是抗日战争时代的巾帼英雄,后加入国民党,以身份作掩护,秘密帮助中共地下党进行策反活动。父亲彭国彦,曾留学英国,回国后任苏州吴县县长、中央银行专员,暗地里,也多次为中共地下党人做掩护和帮助。

15岁时,林昭在苏州读高一,和同学创办“大地图书馆”,开始以笔名“林昭”写作。之后,她以优异成绩考入北大新闻系,曾先后任校刊《未名湖》《北大诗刊》编辑,还是综合性学生文艺刊物,《红楼》的编委会成员之一,被称为“红楼里的林姑娘”。

1957年,在当时表面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实则“引蛇出洞”的文艺政策下,文艺界热情高涨,北大学生也十分兴奋,和她同是《红楼》编委之一的张元勋贴出北大第一张大字报《是时候了!》,被认为有右倾言论,于是召开辩论会,张元勋成了被猛烈攻击的焦点。突然,一个女学生说:“我们不是号召党外人提意见吗?人家不提,还要一次一次地动员人家提,人家提了,怎么又勃然大怒了呢?”

不久,北大学子有1500名被打成右派,其中有林昭。当时几乎所有右派都检讨了,只有她还继续坚持说真话,她说:“我的立场观点很简单,就是,人人要平等,自由,和睦,和蔼,不要这样人咬人!”

她的观点都是常识,但当时把常识说出来,就是反革命。

从那时起,她开始深思、寻找,追问,眼光触及到中国的未来,她说:现在我想通了,这不单是我个人的命运问题,北大划了那么多右派,全国会划了多少?反右斗争还在全国进行,它的性质、它的意义、它的后果、它对我们国家、对历史有什么影响?对我们自己有什么教训?我现在可能还搞不清楚,但我一定要认真思考,为祖国找寻答案……

1958年,当时的中国,大跃进、人民公社化等运动不断,她想阻止疯狂的运动继续蔓延,竟再次不顾一切地站了出来与人合编杂志《星火》,发表《海鸥之歌》《普鲁米修斯受难之日》,四处联系各地党政负责人呼吁遏止极左政策。

1960年10月,她被捕入狱,已被打为历史反革命的父亲,得知自己心爱的女儿入狱后,绝望地服下毒药自杀身亡。

两年后,她在狱中病情严重,被保外就医。出狱后,她看到四处饿殍遍野的凄凉景象,又毅然拿起笔,给北大校长陆平写信,揭露暴政,批判反右,再次被捕。

她在狱中,拒绝认错,在狱中绝食,狱警就从她的鼻子给她灌食物,她用玻璃片割脉,也自杀未遂。

她要用文字唤醒国人的灵魂,狱警没收了她的笔和纸,她就用发卡戳破皮肉,戳破血管,在墙壁上,在衣服上,在床单上,用自己的鲜血写下20余万字的血书…….

她曾写下:“中国人的血,历来不是流得太少,而是太多。即使在中国这么一片深厚的中世纪遗址之上,政治斗争是不是也有可能,以一种比较文明的形式进行,而不必诉诸流血呢?”

受暴力摧残的她却不愿以暴制暴。

可她越是清醒,越是敢说真话,她遭受的折磨也越是惨无人道,……

即便被如此惨绝人寰地虐待,她依然宽恕了迫害自己的人,她说:“为什么我要怀抱着,乃至对你们怀抱着一份人性,这么一份人心呢?……因为我仍然察见到,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的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

1966年,张元勋假以未婚夫名义来探监,临别前,她拜托了张元勋两件事:一是,万一有一天她死了,千万千万要帮她照顾母亲、弟弟和妹妹,他们太可怜了,说完,一向坚强的她哭到难以自抑。二是,如果有一天允许人说真话了,不要忘记告诉活着的人们:曾有一个林昭,因为太爱他们而被他们杀掉!

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龙华机场,林昭被枪杀,尸体不知下落。

四月,一个为信仰付出生命的北大才女,因说真话而倒在冰冷的血泊里,彻底告别了这个她不忍心再多看一眼,冷漠,却又无比深爱的世界……

第二天下午,在上海林昭的家中,一个人对林昭母亲说了三句话: 我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林昭已在4月29日枪决,家属要交五分钱子弹费。

索要五分钱的子弹费,这在全世界也难找到的丧心病狂!

几天后,当年那个坚定而热情的巾帼英雄许宪民,惨死在上海街头……

林昭在临死前,曾写下,《历史将宣判我无罪》的血书!

1980年,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宣告她无罪,结论为“这是一次冤杀无辜”。

林昭墓

林昭的墓,只是一个衣冠冢,她的英灵仍在四处飘荡……

……

1975年4月4日,张志新被枪杀

张志新

张志新,1930年12月5日生于天津一个大学音乐教师家庭,其父张玉藻曾参加过辛亥革命,有很高的音乐素养,其母郝玉芝毕业于山东济南女子师范学校,她上有三个哥哥,下有三个妹妹。

1950年,张志新高中毕业后被保送到天津师范学院教育系。朝鲜战争爆发,她投笔从戎成为解放军俄语翻译,后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俄语。1952年张志新提前毕业,留校工作,195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张志新被调到辽宁省委宣传部当干事。

1969年8月间,张志新对毛泽东进行批评,为彭德怀、刘少奇等喊冤叫屈。张志新认为:“中央文革到底是集体领导还是江青在那(里)自己说了算?江青历史上到底是干什么的?”“林彪说,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这种局面不会维持长久了,这样下去,局面是不堪设想的。”“(我)对林彪提出的’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列主义发展的顶峰’的论断,很反感,顶峰不是到头了吗?”“文化大革命以来,(我)对那些事都想不通,好多人打倒了,是否都是叛徒、特务?”“彭德怀应当被平反”。张志新还说了对个人迷信、个人崇拜,对搞“三忠于”、到处跳“忠字舞”的看法,她说:“过去封建社会讲忠,现在搞这个干什么!搞这玩意干什么!再过几十年的人看我们现在和党的领袖的关系,就像我们现在看从前的人信神信鬼一样不可理解。”“无论谁都不能例外,不能把个人凌驾于党之上。”“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

1969年9月24日被捕入狱,并在狱中坚持自己的观点。1973年11月16日,犯人参加“批林批孔大会”,张志新高呼“中共极右路线的总根子是毛泽东”,于是被定为“顽固坚持反动立场”,被判为死刑。

为了惩罚张志新,狱方将她单独关在一个只有一米见方只能坐,不能躺,不能站的阴暗囚室里,除了放风以外,不准出来,揭开地板就是便池,扣上地板再坐上去反省,犯人们称之为“蹲小号”。一般蹲小号的时间就是一两个星期,否则精神就失常了,人也废了,张志新竟然蹲了一年零七个月,她一连几天彻夜不眠、两眼发呆,蹲坐一天一动也不动,时笑时哭,自言自语,吃牙膏,用窝窝头蘸自己的月经血吃。

1975年4月3日下午,办案人员到监狱对张志新宣判时问,你犯了什么罪,张志新仍然坚持自己无罪,她要求看判决书被拒绝。判决书上面写着“罪大恶极、民愤极大,依法判处现行犯革命犯张志新死刑,立即执行”。

为了不让张志新再发声,在一个办公室里,监狱管理人员将张志新按倒在地,背上垫一块砖头,用一把普通的刀子残忍地割断她的喉管,又用一段3寸长的钢管插进气管,再用线将刀口缝上,张志新挣扎呼嚎,痛苦地咬断舌头。

1975年4月4日,被割断喉管的张志新被用铁线和木头捆绑在卡车上,在沈阳市游街示众后被处以极刑,尸体不知下落。此时,女儿曾林林18岁,儿子彤彤10岁。

四月,一个因坚持说自己的真话的女性倒在冰冷的血泊里,彻底告别了这个她不忍心再多看一眼,冷漠,却又无比深爱的世界……

张志新墓

1978年10月16日,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张志新案撤销原判,平反无罪。

……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