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边是真理和非暴力,一边是谬误和暴力,在这两者之间没有调和的余地。我们也许不可能做到在思想言词和行为中完全非暴力,但我们必需始终把非暴力作为我们的目标稳步地向它接近。不管是一个人的自由还是一个民族或整个世界的自由,都必需通过这个人、这个民族或这个世界的非暴力来达到。

   2

   非暴力并不是一件可以随意穿上和脱下的衣服,它的地位是在心灵中,它必定是我们存在不可分离的一部分。

   3

   非暴力抵抗精神的获得,是一种在自我否定和欣赏我们自身内部的隐藏力量的长期训练,它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它是最伟大的力量,因为它是灵魂的最高表现。

   4

   如果一个人要同崇拜武力作斗争,必须仅仅使用与崇拜武力者惯用手段完全不同的手段。

   5

   原则:非暴力意味着人可能有的完全的自我纯洁化。

   在人们之间,非暴力的力量准确地相应于不使用暴力者可施加暴力的能力,而不是他的意志。

   一个不使用暴力者所掌握的力量总是大于假如他使用暴力所拥有的力量。

   非暴力决不会被打败。

   6

   非暴力(Ahimsa)是生命中惟一真实的力量。

   7

   如果爱或者非暴力不是我们存在的法则,我的全部论证就将失败。

   8

   当非暴力的实践成为普遍的,上帝就将像他治理天国一样治理人间。

   9

   我知道这不可能被论据所证明,但它将被活生生的人们所证明,这些人在他们的生活中全然漠视对他们发生的后果。

   10

   我的一贯经验使我确信,除了真理以外,没有别的上帝。如果这几章的每一页没有向读者宣示实现真理的惟一办法就是非暴力,我就会觉得我写这本书所费的心血全都白费了。即使我在这方面的努力没有收到什么效果,读者也应当明白,过错在于方式而不在于原则。我对非暴力的追求,不论是多么诚挚,究竟还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因此,我在一瞬间所瞥见的一点真理,很难把它的无法形容的光辉宣泄于万一,这光辉的强烈,实百万倍于我们日常亲眼看见的太阳的光辉。其实我所抓到的只不过是这个伟大的光明的最微弱的一线而已。然而我可以保证说,根据我这一切体验的结果,只有完全实现了非暴力的人,才能完全看到真理。

   11

   非暴力是最高的法则,在我半个世纪的经历中,我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中我觉得通过非暴力竟会一无所助、一筹莫展。

   12

   人作为动物是残暴的,而作为精神存在是非暴力的,他一旦在精神上觉醒就不能够再使用暴力。

   13

   如果耶稣没教导我们以爱的永恒法则支配整个生活,那么他就是白白地生活和死去了。

   14

   勇敢在于赴死,而不在于杀戮。

   15

   非暴力抵抗运动的原则,是在这个运动的名称还没有发明以前就已经存在了。实在说,当这名称诞生的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在古遮拉特文中,我也用过英文的“消极抵抗”这几个字来描述它。有一次我在欧洲人的一个集会上发觉“消极抵抗”这个词的含义太狭隘了,我还发觉它被当做是弱者的武器,其特点是仇恨,最后还可以成为暴力。因此我不得不反对这些解释,而说明印度人这个运动的真正性质。显然印度人必须创造一个新字来表示这个斗争。

   我绞尽了脑汁,还是找不出一个恰当的名称来,因此我便在《印度舆论》上悬赏征求读者的高明意见。结果摩干拉尔·甘地提供了“萨达格拉哈”(“萨特”意即真理,“阿格拉哈”意即实力)这个字得了奖。但是为了弄得更清楚,我把这个字改为“萨提亚格拉哈”(satyagrha),从此它便成为古遗拉特文中表明这个斗争的通称。

   16

   非暴力是一种心灵的性质,不可能通过诉诸大脑获得。

   17

   在非暴力的王国中,每一真实的思想都受到尊重,每一真实的声音都有其充分的价值。

   18

   一种非暴力的革命并不是一个攫取权力的过程,而是一种关系的改选,最终达到权力的和平移交。

   19

   在非暴力反抗中,手段和目的是同样正义和纯洁的。

   20

   非暴力(Satyagrha真理力量)的理想并不只是被选择的少数——对圣徒和预言家而言的,它是对所有人而言的。

   21

   这对我来说是一自明的真理:好像自由将同等地被所有人分享,所有的人也就一定能在保卫自由中贡献同等的一份力量——甚至那些躯体最层弱者和残疾人也是如此。……因此我立誓,并将继续立誓使用非暴力,即只使用精神的力量。在此,身体的缺陷并不构成障碍,甚至一个柔弱的妇女或孩子也能同等地抗衡。

   22

   非暴力行为的第一个原则是不参与任何羞辱人的事情。

   23

   把生命奉献给自己认为是正当的事情,是非暴力反抗的核心。

   24

   非暴力反抗总是优于武装抵抗。……非暴力决不能用于保护一个邪恶的事业。

   25

   非暴力是一个教育公众的过程,它渗透到社会的所有方面,最终使自己不可战胜。

   26

   非暴力反抗成功的必要条件是:

   1.非暴力反抗者不应当在心里憎恨其对手;

   2.问题必须是真实和实质性的;

   3.非暴力反抗者必须准备受苦到底。

   27

   人类只能通过非暴力来摆脱暴力,通过爱来克服恨。

   28

   我不要求任何人追随我,每个人都应当追随他自己内心的声音。

   29

   一个纯洁的人所能给予的最宝贵东西就是他的生命。

   30

   非暴力并不是怯懦者的借口,而是勇敢者的最高德性。

   ……怯懦是与非暴力完全不兼容的。非暴力以实行打击的能力为前提。

   31

   不能够面对死亡以非暴力保护他自己或他最亲密、最宝贵的东西或荣誉的人,可以而且应当以暴力反抗侵犯者,而两者都不能做的人是一种负担。

   32

   在我看来,没有一种直接的积极的行动,非暴力就是无意义的。

   33

   如果在我们心里有暴力,那么,使用暴力比以非暴力来掩盖虚弱无力要好。无论如何,暴力比虚弱无力更可取。一个暴力者有变为非暴力反抗者的希望,而一个虚弱无力者却没有这样的希望。

   34

   非暴力是一个勇者的品质,怯懦与非暴力如水火不相容。

   35

   我想使弱者的非暴力变为勇者的非暴力,这可能是一个梦想,但我必须努力使之实现。

   36

   我们应当学会直面危险和死亡,克制肉体的欲望,获得忍受各种艰难困苦的能力。

   37

   只要一个人还想保留他的剑,他就尚未达到完全的无畏。

   38

   在凯达,不断咒骂政府的人们,现在却觉得真正有力量的并不是政府,而是那种愿意为真理受难的代表真理的力量。所以他们已经不再感到痛苦了,他们认为政府应当是一个为了人民的政府,因为当人们感受不公平的时候,这种政府能够容忍有秩序的和可敬的不服从。……如果我能够推广这种精神的力量——其实这就是爱的力量的别名——以代替暴力,我知道我可以为你呈献一个能遏制全世界的作恶行为的印度。

   39

   一个非暴力反抗者决不可能逃避危险,不管他是在许多同伴中还是独自一人,只要他是战斗而死的,他就是充分履行了他的职责。

   40

   在生活中要完全避开非暴力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个问题就出现了,一个人要把界限划在那里呢?这界限不可能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食肉对我来说是一种罪。但对另一个有食肉习惯的人来说却没有什么错处,仅仅是为了模仿我而放弃这一习惯就将是一种罪。

   41

   非暴力是世界上最伟大和最积极的力量。一个非暴力反抗者不可能是消极的……一个在其生活中表现了非暴力的人是在使用一种优于所有野蛮力量的力量。

   42

   印度若要恢复古时的光荣,就只有获得自由以后才可以。就我所知,我们的斗争之所以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并不是因为印度正在为自己的解放而战,而是因为我们为争取解放而采取的手段是独一无二的,不曾为历史上有过记录的任何民族所采用。

   我们采用的手段不是暴力,不必流血,也无需采取时下人们所理解的那种外交手段,我们运用的是纯粹的真理和非暴力。我们企图成功地进行不流血革命,无怪乎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转向我们,迄今为止,所有国家的斗争方式都是野蛮的。他们向自己心目中的敌人报复。

   查阅各大国的国歌,我们发现歌词中含有对敌人的诅咒。歌词中发誓要毁灭敌人,而且毫不犹豫地引用上帝的名义并祈求神助以毁灭敌人,我们印度人正努力扭转这种进程。我们感到统治野蛮世界的法则不应是指导人类的法则。统治野蛮世界的法则有悖人类尊严。

   就我个人来说,如果需要的话,我宁愿长时期地等待,也不愿用流血手段使我的国家得到自由。在连续不断地从政近三十五年之后,我由衷地感到,全世界对于流血已经深恶痛绝。世界正在寻找出路,我敢说,或许印度古国会有幸为这饥渴的世界找到出路。

   43

   我知道非暴力所取得的开展看来是一种相当缓慢的开展,但经验告诉我它是达到共同目标的最可靠途径。

   44

   那面对死亡而决不还击的人充分履行了他的职责,而结果则在上帝手中。

   45

   如果说理智在暴力中起很大作用,那么它在非暴力领域中起着更大的作用。

   非暴力反抗的不可动摇的力量在于——受苦且决不报复。

   46

   我相信这句话是不朽的真理;由剑得到的亦将因剑失去。

   47

   我的最有力武器是默默地祷告。

   48

   “非暴力”是一个含义广泛的原理。我们都是生活在互相残杀的火焰中的无助的凡人。俗语说生命依生命而生,这有很深的意义。如果不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进行对外界的杀害,人是不能生存的。人的生活本身——吃、喝和行动——必然造成某种杀害,即对于生命的摧残,哪怕是多么微小。因此,凡是信奉“非暴力”的人,只要他的行动是出于怜悯,只要他尽力避开对于微小如虫的动物的摧残,并设法加以营救,从而不断地致力于从杀生的可怕的樊笼中解脱出来,那他就算是忠于自己的信仰。他在自制和悲痛中会不断地成长,但他不可能完全摆脱对外界的杀生。

   还有,由于“非暴力”包含着一切生命的统一,一个人的错误就不能不波及其余,所以人们不可能完全摆脱杀生。只要他依然是一个社会上的生物,他就不可避免地要参与社会的存在本身所进行的杀生。一旦两个国家发生了战争,一个信奉“非暴力”的人,他的职责就是阻止战争。凡是承担不起这种责任的,凡是没有力量抗拒战争的,凡是不配抗拒战争的,就可以参加战争,同时则竭力设法把他自己、他的国家和整个世界从战争中解救出来。

   49

   自尊和荣誉不可能由别人来保护,而必须由每个人自己来保卫。

   50

   民主只能通过非暴力来挽救,因为民主只要是靠暴力来维持,就不可能为弱者谋利或保护弱者。我所理解的民主是:在这一制度中最弱者应当有和最强者一样的机会。这只能通过非暴力实现。

   51

   由于非暴力不允许有任何卑劣、欺诈和恶意,它必然提高自卫者的道德水准。

   52

   如果自由必然到来,它一定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内在力量,通过取消等级和统一社会的所有阶层达到的。

   53

   罪恶和别的疾病一样,也是一种病。是先前社会体系的产物,因此,包括凶杀在内的所有罪都将作为一种疾病来医治。

   54

   除了通过真理和非暴力,我们别无出路。我知道战争是恶,是不可缓解的恶,我也知道它必然进行,我坚定地相信通过血腥和欺诈赢得的自由决非自由。

   55

   对非暴力的最好准备甚至表现于坚决地追求建设性的目标

   56

   一个非暴力反抗者不可能等待,或延迟到条件十全十美时才进行这种反抗。他将使用无论手边的什么材料,将其净化、冶炼、转变为真金。

   57

   没有对上帝的一种不灭信仰,真理和非暴力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一种自足、全知和不灭的力量,它存在于这世界所知的所有别的力量之中,不依赖任何别的力量,在所有别的力量都可以想见地消失或覆灭之后仍然存在。

   58

   要想真正挽救自由与民主,就只能通过非暴力反抗来进行,这种非暴力反抗所需要的勇气和所赢得的光荣决不比暴力反抗更少,它将是无比地更勇敢和更光荣,因为它将给予生命而不夺去生命。

   59

   非暴力作为一个信条必须是全面的。我不能够在一个行动中是非暴力的,而在另一个行动中却使用暴力,那样做就是把非暴力作为一种策略而非一种生活的力量。

   60

   不在国家的水平上接受非暴力就不会有一个立宪制或民主的政府。

   61

   只要非暴力尚未被承认为是一种生活的力量、一个神圣的信条而非一种策略,民主政府就还是一个遥远的梦。

   62

   真正的民主党人以纯粹非暴力的手段来捍卫他自己、以及他的国家乃至全人类的自由。

   63

   你不能在一种工业文明上建立非暴力……如我所领悟的乡村经济完全摆脱了剥削,而剥削是暴力的本质。因此,在你能成为非暴力的之前,你必须先有农人的心灵,而要有农人的心灵,你必须信奉纺车。

   64

   道德是战争中的违禁品。

   65

   理想的非暴力国家将是一种有序的无政府状态。

   66

   在奴隶决定他不再做奴隶的一刻,他的镣铐就脱落了。他使自己自由并将其展示于人。自由和奴役是精神的状态。因此,第一件事就是对自己说:“我将不再接受一个奴隶的地位,不再服从与我的良心相违的命令。”所谓的主人可能鞭打你,试图迫使你为他服务。你将说:“不,我不再为你的钱或威胁而服务于你。”这可能意味着受苦。但你的坦然受苦将点亮自由的火炬,这一火炬不可能被扑灭。

   67

   任何政府都不可能迫使那些在自己的心里认识到自由的人们违背其意志而向其致敬。

   68

   我不赞成任何地下活动。数百万人不可能进行地下活动,他们也不需要地下活动。

   69

   人类正处在分路口,它必须选择人道的法则或者丛林的法则。

   70

   非暴力反抗呼吁不报复地忍受痛苦和打击的力量和勇气。但它的意义还不仅此。当时局要求说出全部真理和相应行动时,沉默就是怯懦。

   71

   (“他们的社会主义”)——他们的一个目标是物质的进步。在他们的社会主义中没有个人的自由。你一无所有,甚至于对你的身体。你可能在任何时候被逮捕,即使你没犯任何罪,他们将给你任何愿给你的东西。

   (“我的社会主义”)——我在许多社会主义者诞生之前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我的主张在他们的社会主义消失之后仍将存在。我的社会主义意味着“始终公平”。我不想从盲人、聋哑和跛者的灰烬中升起。……我想要充分表现我的人格的自由。我必须有建造通往天狼星的天梯的自由,只要我想去那里…… 我的社会主义意味着国家一无所有。

   72

   我有共产主义者的朋友。他们有些人就像是我的孩子。但他们看来并没有区分公正与偏邪、真理与谬误……他们看来是从俄国得到指令,把那里而不是印度看做他们的精神家园。我不可能赞许这种对外部势力的依赖。

   73

   手段的不纯洁必然导致目的的不纯洁。

   74

   这种“非暴力”便是追求真理的基础。我日益懂得,除非是以“非暴力”为基础,这种追求往往是徒劳无功的。抗拒和攻击一种制度是十分正当的,但是要抗拒和攻击这种制度的创立人,那就等于抗拒和攻击自己。因为我们都是被同一把刷子粉刷出来的人,都是同一个造物主的儿女,惟其如此,我们心中的神灵之力都是无穷无尽的。蔑视一个普通的人也就是蔑视那种神灵的力量,可见伤害的就不只是那个人,同他一起被伤害的还有整个世界。

   75

   真正的宗教教诲的本质是:一个人应当服务于所有人,和所有人做朋友。友好地对待自己的朋友是容易的,而友好地对待自视为你的敌人的人才是真正宗教的精华,前者仅仅是交易。

   76

   只有真诚、非暴力和心灵纯洁的社会主义者才能在印度和世界上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社会,就我所知,世界上还没有纯粹社会主义的国家。

   77

   我只有把自己与整个人类联系起来才能过一种宗教的生活,我只有通过政治才能使自己与整个人类联系起来。今天人们的所有活动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你不可能严格地划分开社会的、经济的、政治的和纯粹宗教的工作。

   78

   非暴力在面对最大暴力时是最有效的。它的性质事实上只在这种情况下得到证明。受苦者不必看到结果。

   79

   人的行为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一件好的行为是应该引起赞许的,而一件不好的行为就应该受到谴责,而做出此种行为的人,不管他是好是坏,总是因为他的行为的好坏而受到尊敬或怜恤。“恶其罪而非恶其人”虽然是一个很容易被理解的观念,却很少有人做到,这也就是为什么怨恨的毒汁遍布世界的原因。

   80

   在非暴力反抗的字典里没有敌人。

   81

   正像一个人在暴力的训练中要学习杀戮的艺术一样,一个人在非暴力的训练中也必须学习死亡的艺术。

   82

   非暴力的两个基本点是:

   1.非暴力是最高法或宇宙法。

   2.除了真理没有任何别的法。

   83

   非暴力反抗本来是诚实的人的一种武器。一个非暴力反抗者要坚守非暴力的原则,而且除非人民在思想上、辩论上和行动上都遵守这个原则,我便不能进行群众性的非暴力反抗运动。

   84

   一个非暴力反抗者应当把绝食仅仅作为一种最后的手段,在所有别的纠正办法都试过并无效之后才使用。

   85

   在日本侵略情况下的非暴力反抗。非暴力反抗者将拒绝给他们任何帮助,甚至不给他们水。因为帮助任何抢掠他们国家的人决非他们的义务。……假设日本人强迫反抗者给他们水,反抗者就必须在反抗中死去……在这种非暴力反抗中的根本信念是:侵略者将于某个时候在精神和身体上都疲于杀害非暴力反抗者。他将开始琢磨这种新的不寻求损害的不合作力量是什么,从而也许放弃进一步的屠杀。但反抗者可能发现日本人是完全无人性的,他们并不关心他们杀了多少人。由于非暴力反抗者宁可被杀也不服从,他们将赢得胜利。

   86

   我坚决认为,那些要领导人民进行非暴力反抗运动的人应当能够把人民保持在所希望于他们的非暴力界限以内。直到今日,我还持有这同样的意见。

   87

   反对把绝食作为政治斗争的一部分是一自然的偏见。……通常的政治家把它考虑为是政治中一种粗俗的插入,虽然它总是被囚徒们使用。……我自己的绝食总是严格按照非暴力的原则。……我达到的结论是:绝食至死是非暴力反抗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在某些情况下是最伟大和最有效的武器,若没有一种恰当的训练,并非每个人都有资格承担它。

   88

   在绝食中没有模仿的余地。没有内在力量的人不应当使用此手段,使用了也不会成功。但如果一个非暴力反抗者一旦按照信念开始了绝食,他就必须不管他的行动是否产生结果而坚定不移……

   89

   为自私的目的绝食是错误的,比方说为了自己工资的增加。但在某些情况下,为一个人所属的团体的工资增加而绝食是可以允许的。

   90

   一个不公正的法本身是一种恶,因别人违反它而实施逮捕就更是一种恶。现在非暴力的法则说对暴力不应当用暴力去抵抗,而应当用非暴力去抵抗……这样,我就通过违反这种法律,并和平地任其逮捕和监禁来做这件事。

   91

   人民在适合进行非暴力反抗运动以前,必须透彻了解其深刻的含义。所以在重新发动一次群众性的非暴力反抗运动以前,必须先建立一队久经考验、心地纯洁而又完全了解非暴力反抗的严格条件的志愿人员。他们可以向人民说明这些原则,并且日以继夜警惕着其是否被正确地执行。

   92

   在我心灵的深处,我总是在与上帝争吵:不理解他为何竟然允许(像战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的非暴力看来几乎是无能为力的。但每日争吵的结论是:上帝和非暴力并不是无能为力的。无能为力是在人们中间。即使我的尝试失败,我也必须坚持自己的信念。

   93

   国大党还没有一种对非暴力的坚定信仰。因此,国大党的非暴力实际上是弱者的非暴力。

   94

   未来将依赖于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

   95

   我承认我的错误。我以为我们的斗争是建立在非暴力基础上,而实际上它只是消极抵抗,本质上是一种弱者的武器。它在任何可能的时候都自然地导向武装抵抗。

   96

   非暴力是我的信念。但它并不是国大党的信念,国大党总是把它作为一种策略。

   97

   如果不进行自我纯洁的工作,要和每一生物合为一体是不可能的;没有自我纯洁,要遵行非暴力的法则也必然是一种梦想;一个心地不纯洁的人,决不能认识上帝。因此,自我纯洁必须包括生活中的各个方面的纯洁。而由于纯洁是富有感染力的,个人纯洁的结果必然使周围的环境也纯洁了。

   然而自我纯洁的路程是艰难而崎岖的。一个人要达到完全的纯洁,就必须绝对摆脱思想、辩论和行动中的感情;超越于爱、憎、迎、拒的逆流之上。我知道我自己还没有达到这三方面的纯洁,虽然我在这方面一直进行着不倦的努力。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的赞誉不能使我动心,有时反而使我难过的道理。在我看来,克服微妙的情欲比用武力征服世界要难得多。我自从回到印度以后,总感到情欲一直在我的内心潜伏着。这一种感觉使我感到惭愧.但是并没有使我气馁。这些经验和尝试使我知道在我的面前还有一条艰难的道路。我必须把我自己降为零。一个人若不能自动地在同类中甘居末位,就不能解脱。非暴力是最大限度的谦让。

   98

   非暴力总是可靠无误的。因此,当它看来失败的时候,这失败是由于实行者的失当。

   99

   我们每天都在为混淆消极抵抗与非暴力反抗的无意间犯的错误付出深重的代价。

   100

   经验教导了我,文明是非暴力反抗中最困难的部分,这里所说的文明并不是指在这种场合讲话要斯斯文文,而是指对于敌人也有一种内在的善意的胸怀。这应该在非暴力反抗者的每一个行动中表现出来。

   101

   非暴力反抗的结果,只有当它使非暴力反抗者比开始时力量更加强大、精神更加焕发时,才算是值得的。

   102

   因此,让我们来看看非暴力抵抗主义的力量所在。顾名思义,它的力量在于对真理坚韧不拔的追求。这种真理,用强有力的字眼来表达就是爱。爱的法则要求我们不要以怨报怨,以暴力对暴力,而要像司里买提·沙路祝尼·戴维昨天告诉你们的那样,以德报怨。非暴力抵抗主义的力量在于确认真正的宗教精神以及与这种精神相协调的行动。一旦你将宗教信仰的因素引进政治,你就使你的全部政治观点完全改变了。于是你就能够进行改革,不是通过把苦难强加给抵抗改革的人,而是通过自己承受苦难而达到改革的目的。因此,我们希望,在这个行动中,通过我们所受的深重苦难,可以影响政府,使政府推迟不撤消这两项受到反对的法案的决定。

   [ 莫罕达斯·甘地(1869-1948) 印度民族主义运动和国大党领袖,印度独立运动领导人 ]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