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5

特区政府下逐客令,拒绝批发工作签证给英国《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摆明是卡压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劣行,难得竟然有人不顾事实,坚称此事与新闻自由无关,正是眼下香港见怪不怪的又一番乱世奇观。

当香港外国记者协会邀请“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公开演讲消息一出,立即招来中港两地政府的猛烈抨击。外交部甚至派员与该会磋商,并要求取消演讲,但遭到时任该会署理主席马凯所拒绝,并重申协会极力维护新闻及言论自由,不同政见人士,不论是否与北京立场相左,都会获邀出任午餐会演讲嘉宾。

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随即发表声明,“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为‘港独’分子散布谬论提供讲台”。在陈浩天演讲后,特区政府亦发表声明,指责该协会“提供公众平台让讲者公开鼓吹‘港独’,是完全漠视香港维护国家主权的宪制责任”,因此这是完全不能接受,并深表遗憾。大约一个半月后,便出现今次马凯申请工作签证续期被拒事件。

马凯在香港工作多年,2003至2008年已派驻香港,2016年开始出任《金融时报》亚洲编辑至今。驻港期间,他没有引起官方任何不满,唯独是拒绝撤回邀请陈浩天演讲一事,触怒中港两地政府,被指大逆不道,给港独宣传提供方便,并招致上述的官方批评。他首先成为两地政府的遗憾对象,现在更打破先例被逐出境,若说两者毫无关系,正如说今天的北京可容忍“眼中钉”的外部势力继续留港活动,同样是有违常识。

难得是建制之辈如前政治助理陈凯欣,不能提出反证,便贸然断定马凯被逐与新闻自由无关。其实特区政府以至特首的反应,虽然以不回应个别事件而拒绝解释,但从不否定港独演讲导致马凯签证被拒(否则如何杀鸡儆猴)。他们只是否定该演讲属于新闻和言论自由的范围,言下之意,他被驱逐是因为他帮了港独一把,所以咎由自取。

等而下之者却索性连两者的因果关系也打掉。他们自以为大家都不是林郑肚里的虫,不能确知她拒绝签证的动机,那么驱逐原因永远石沉大海,特区政府就能逃之夭夭,避过秋后算账的指责。其实这种想法近乎妄想,因为既罔顾常识又欠缺逻辑。

首先,两地政府早已表示对马凯十分愤怒,显露非常明确的报复动机,然后拒发签证,两者一气呵成,可谓合情合理,论者可跟从政府的解说,指港独演讲政治不正确,但不能说此事与驱逐无关,又若认为另有内情,请举证再说。其次,自己也没有证据反证什么,那么应该谦卑一点,结论应该是情况不明,存而不论,有待求证,或者不置可否,怎能是站在政府的一边,认定事件与新闻自由无关。

除了上述的疏漏,陈凯欣更不堪的是,她自称当了记者十五年(也许包括在学时的采访工作),只能按证据做判断,否则便是武断失据,更且制造恐慌。若果她还当自己是记者,希望她不曾忘记,记者该对自己有三项要求,一是实事求是尊重事实,勇于面对不方便的真相,如今次驱逐事件不论是前因(主办港独演讲午餐会)还是后果(干预《金融时报》人手布局),都是与新闻自由直接有关,不能视而不见;二是努力不懈追寻真相,若自觉证据不足,理该坐言起行,追查到底,不能守株待兔,等待真相自动现身,更不能信口雌黄,毫无依据便硬说事件与新闻自由无关;三是监察政府责无旁贷,必须加强警惕,提防政府滥用公权力侵犯新闻自由,因此即使退一万步说,表证成立但仍不确定今次事件是否政治审查,也该质疑政府,要求详加解释,而不是无所行动,更不是帮政府解围。

有别于搵食政客,记者该是独立思考、群而不党,断不会偷换观念,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跳到今次事件并不影响新闻媒体的运作,更不会贼喊捉贼,站在新闻自由侵害者的一方,罔顾本地和国际社会表达的种种疑虑之余,更胡乱指责质疑者子虚乌有,散播恐慌。

陈现在还把自己看成是记者,幸勿说笑了,认真的记者怎望可以高举她,有如此这般的出众表现呢?

——

* 陈凯欣是九龙西补选候选人,其他候选人包括伍廸希、曾丽文、李卓人、冯检基。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