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的一声”,当鼹鼠的鼻尖钻出了地面,伸到了阳光里的时候,我的窗外,传来了一个轻轻的口哨声……

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正站在同样一片暖烘烘的阳光下,出神地望着在居民楼上正随风飘动的印花布窗帘。

那也是一种充满着渴望和寻求的眼神——一个孩子对一切新奇事物总会流露出这样的眼神——可此时此刻,它在渴望着什么?又在寻找着什么?当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一闪,忽隐忽现”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答案:那是另一个孩子的眼睛。从两个朋友目光相遇的那一刻起,我仿佛也和鼹鼠一道,听到了“风在芦苇丛里的窃窃私语”。

他们很快就携手走出了我的视野,但是我却可以想象他们将来到一个怎样的地方:

“它浑身颤动,晶光闪闪,沸沸扬扬,吐着旋涡,冒着泡沫,喋喋不休地唠叨个没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城市里的道路也是一条流动着的大河,而河上的居民就是这些每天会沿着同一条路线上学或是上班的人们。只是,他们从来不曾像河鼠那样,把自己生活着的这个世界当作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姑姑姨姨或者是亲密的伙伴。实际上,他们更多的时候还是像蟾蜍,总在追逐着新奇的玩意儿:为了一辆锃亮的汽车而头脑发热,为了一种飞驰的感觉而如痴如狂……

但他们仍然是可爱的,因为他们也有一颗和鼹鼠一样脆弱而敏感的心;一种和河鼠一样的顽强而执着的责任感;他们又常常会装出一副和獾一样冷淡而严肃的面孔,其实那不过是害怕被别人发现:他们的孤独。

那两个走在上学路上的孩子,也许并不曾注意到这些匆匆自他们身旁流过的生命——人群,街树,麻雀,泥土中的蚯蚓,时髦女郎牵着的小狗——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也许只是下午课间休息时的一场球赛,或者,是明天郊游时需要准备的一包好吃的。这正是他们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这样的时光,不是每个人都会拥有的;却是每个人只要拥有过,就不应该再忘却的。

在那些单纯的岁月里,有着“日出前依旧凛冽的凌晨。那时,白蒙蒙的雾霭还没散去,紧紧地贴在水面。然后,灰色化成了金色,大地重又呈现出缤纷的色泽”;
也有“夏日炎热的正午,在灌木丛的绿荫下昏昏然午睡,阳光透过浓荫,洒下小小的金色斑点”;
甚至在最为寒冷的冬日,当“头顶上的天空如同纯钢似地发着青光。四周的旷野光秃秃,没有一片树叶”的时候,你也不会感觉忧伤,因为无论何时回到家中,总有热乎乎的饭菜在等着你的归来,还有“那炉欢畅的柴火,闪烁跳跃,把自己的光一视同仁地照亮了屋里所有的东西”……

那时,我们总以为,这样的快乐会是无穷无尽、周而复始的——就像一年中的四季,去了,还会再来,来了,也不需要特别的留意。也许,正是因为没有留意,所以,当这一切悄悄从我们身边滑过去的时候,才没有留下一点可以追溯的痕迹。

你是否还能记起,这些快乐是从何时渐渐在我们心中淡漠了?
是从何时起,我们为了那所谓的“新生活”而远离了自己的家,远离了所有的朋友们?
又是从何时开始,我们的欲望变成了囚禁我们的一座地牢,把我们和外面那个阳光灿烂的世界隔绝开来,使我们再也没有了呼唤朋友的勇气,甚至,再也找不到那条回归家园的道路?

没有回答,只有风,在轻轻摇动着树叶……

在近百年前,这风曾经吹拂过一个男人的信纸,他是否听见了什么?
这个曾经有着不幸童年的父亲,却在给自己六岁的小儿子的信中,创造了一个如此温暖的天地,在那里,“一切都那么美好,好得简直不像是真的”——他难道不知道,孩子,总是要长大的?他难道不明白,生活,总是不完美的?

可是,他却还是用自己全部的爱与热情,写下了这个让孩子欢笑,让成人落泪的故事。这个故事里没有一句居高临下,教训孩子的话,却比任何一本教科书所能教给我们的道理,更为深邃——因为它告诉我们的,是一个父亲希望自己的儿子永不忘却的生活的真谛,那就是:
无论你曾梦想过什么,无论你正在追逐什么,无论你将会拥有什么,真正的幸福,只有在爱你的和你爱的人们之间,才可能找到!

如果,此刻正有风吹过你的发梢,那就闭上眼睛,静听它在对你说些什么吧。
你会发现,不论是匆匆穿行在寻常巷陌中的淡漠之风,还是轻轻抚拂着柔波金柳的和暖之风,它们吟唱的其实都是同样一支古老的歌谣——
在风声中,有着所有心灵对往日的追忆;在风声中,那些曾经和你一起走过风雨的伙伴,也原来离你并不遥远……

漪然写于2003.8.31

来源:豆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