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绵竹武都,一朵被摧折的娇花

Share on Google+

绵竹武都小学教学楼废墟上的学生书包

绵竹武都镇小学,看来是一所重点学校,很有些气派的校门还完好,几个铜光闪闪的大字“武都教育中心”兀自傲立。

走进气派尤存的校门,眼前是一场浩劫!

到处是断垣残壁,到处是破砖烂泥,残存的楼房不是歪歪倒倒就是裂口大开。“粉碎性骨折”的,依然是教学楼!它整体坍塌了,垮得那样彻底,那样干净。想来它也没给“祖国的花朵”们多留几秒宝贵的逃生时间。

整个学校已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叫宋毅福的守门老人还在气派的校门口恪守他的职责。

老人告诉我们,包括教师,学校大概死了200人左右。他还给我们看了一张照片,那是学校歌音比赛时拍摄的。老人说,照片上的孩子大多没活出来,其中包括那个正在弹琴伴奏的女孩。他说,女孩叫刘婷,12岁,读六年级,长得很漂亮,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老人还说,他认识刘婷的父母,他愿意带我们去她家采访。

弹琴者为刘婷

我们赶到乡下刘婷的家时,天色已近黄昏。村子受损不算太严重,刘婷的家也还大体完好。可惜家未毁,人已亡。一提到女儿,刘婷母亲李健蓉的泪水马上就涌出来。5月23日距地震灾难已过去了11天,我们采访的很多人都已流不出眼泪。他们说,连续几天几夜的痛哭,泪已流干。但是,母亲们例外。看来,失去儿女的母亲们的泪水是永远不会流干的。

李健蓉边哭边告诉我们,她的女儿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孩子,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走在路上,很多人都要盯着她看。有个陌生的中年阿姨,在路上看见她,忍不住陪她走了很长一段路,说:“这个孩子好乖呀。”

李健蓉指着墙角的一张电子琴说:“刘婷还非常聪明,非常好学,她喜欢音乐,喜欢弹琴。我们不懂音乐,给她买个琴回来,她自己边学边练,很快就能弹曲子,搞伴奏了。她的琴还在那儿。”

一把电子琴竖立在水泥墙的一角。在水泥墙上,我看见有白色的粉笔画了一朵花,下面写着这么一段话:“我的世界因为有你才会美,我的天空因为有你不会黑。给我快乐,因为我伤心流眼泪,给我宽容,让我能展翅高飞。”

小小年龄的刘婷为什么写下这段话呢?

“她本来可以活下来,但救援太慢,她只被压了一条腿,我们还同她说话,叫她要坚持住。她也竭力坚持了,坚持了九个半小时。把她救出来时她还清醒,还能说话,但在送往绵竹医院的路上她不行了,她最后的话是......”

刘婷遗像

李健蓉泣不成声。“我为了这个独生子,一直不出去打工,一心一意照顾她,培养她。她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她要是呆在家里,一点事都没有,你看我们的房子,没垮!学校离我们不远,同样的震,垮成碎渣......”

我问李健蓉有没有刘婷的照片,李健蓉马上翻出好几张刘婷的单人照。照片上的小姑娘白晰秀气,果然是个小美人。但是,她看上去并不天真活泼,阳光灿烂,眉宇间有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忧郁,好几张照片都是如此。

这个美丽女孩已经预感到她和她伙伴们的命运了吗?

猛烈的地震波,腐败的“豆腐渣”,摧折了一朵含苞欲放的娇花!

采访完刘婷母亲,我又来到“武都教育中心”。从那鲜红的“增强安全意识,创造安全环境,构建和谐校园”横幅下穿过去,黄昏暮色中,一根断梁直剌天空。断梁上,裸露出一根折断的钢筋,钢筋弯成一个大大的问号,背映在空荡荡的天空里。

废墟上,有一本不知是哪个孩子遗留的《十万个为什么?》......

绵竹武都小学教学楼废墟

木公的博客2008-07-07

阅读次数:3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