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勿忘“六四”

Share on Google+

忘了六四 就是丧失了中国人的良知和正义感
忘了六四 就是对北京大屠杀千万死难烈士的背叛

人的记忆系统,时过境迁,经过历史的冲刷,某些往事会渐渐遗忘。不过遇着世界大战,大卫庄园活活烧死八十几人,或街头大屠杀等等死亡狼藉的事件,人们都不易忘却,形成强信号系统,连做恶梦都会重复劫难的情景。

四年前在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就是令人难忘的举世震惊的街头大屠杀。暴君的一方开足全部宣传机器竭力掩饰和缩小它的罪行,如在人民日报社论里诬指八九民运是由一小撮坏人煽动的动乱;在电视上专播几个解放军战士被火烧死的镜头,告诉大众,手无寸铁的学生反而成了制造惨案的凶手;流血街头以后又硬说军队并未开枪,只是呜枪示警,误伤了少数人等等。

这是中共与生俱来惯用的瞒、哄、骗伎俩,只是这一次侥幸戈巴契夫访华,外国记者云集北京,才有机会摄下了解放军用坦克、机枪朝青年人群开火的场面,使中共的瞒、哄、骗彻底破产,中共的暴行赤裸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激起了全世界华人社会和友邦朝野普遍的愤怒,这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场大屠杀使中国人睁开眼睛看清了中共的凶残面目,联想起毛时代一幕幕草营人命的杀人如麻的往事,从此,人心的向背便朝着“中共必亡”的信念倾斜,这就成了中共领导人最大的心病,稍有点风吹草动便丧魂夫魄,连李鹏生了病,都不敢说实话,其原因是怕人民卷土重来。钦本立病危中我去看望了他,他吃力地对我说:“不是人民怕政府,而是政府怕人民!”这两句箴言我至今不忘。

从“人民怕政府”演变成“政府怕人民”,完成这一转折应归功于八九民运,这是中共统治中国以来,第一次发生的席卷八十多城市的全国人民公开反抗暴政的民主运动;第二,这场抗暴运动在时间上延续得最持久(五十八天),其中有十二天北京人用肉体挡住了开进郊区的八万戒严部队,从这里,人民亲自体认到万众一心的巨大力量!

“六四”大屠杀又是本世纪中国最残暴、死伤人数最多的一次大惨案,回顾二十世纪的中国,改朝换代共有四次,由民众上街抗争酿成的惨案有八起:(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不在此列)在满清末年,一九一一年四月,孙文领导的黄花岗起义,遭清兵残杀志士七十二人;同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成功,并没有遭到镇压,可以说是一场和平革命,正是半年前黄花岗革命先烈付出了血的代价,才赢得了辛亥革命的和平演变;一九一九年的五四运动,有几千人集合天安门广场,要求取消日本的二十一条约,北洋军阀派兵弹压,但并未开枪,故称“五四运动”,不叫“惨案”;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上海南京路上英国巡捕开枪打死工人一名(顾正红),伤十余人,历史称作五卅惨案,一九二八年的三·一八惨案段执政镇压北京学生的反日请愿打死四十七人,伤一百五十人;同年济南发生了著名的五·三惨案,凶手是日本侵略军,杀了中国外交官十余人,政府军撤出济南后,日军又大肆烧杀奸淫,约杀了平民百姓四千余人;一九三三年,上海学生组织赴京请愿团,自开火车到了南京、报载失踪学生三、四人;一九三五年末,北京爆发了一二·九、一二·一六两次学生反对日本侵略华北的抗议活动,宋哲元只是用水龙头喷水驱散学生,无一人死伤。从上述一笔笔的血债里,历史上称作“惨案”的死伤人数,以日本侵略军造成的“五三惨案”高居榜首:“六四惨案”死伤究竟多少?中共当局始终讳莫如深,表明死伤着实惊人,据美联社的估计,北京的六四大屠杀死亡人数至少在六千以上,受伤的有万人。连五三惨案的凶手日本军阀也不能望其项背。

邓、扬、李干下了历史上创记录的特大惨案,他们的残暴并不到六四为止,他们不管全世界舆论的一致谴责,六四后又接着在全国部署大逮捕,大清洗,在上海、西安、成都等地继续杀害了一批工人和学生,逮捕入狱的有六、七千人,(今年初官方向澳大利亚人权代表团透露,尚有四千政治犯在押),形成文革后又一次的红色恐怖局面。

对照历史上前三个朝代的统治者,制造一起血案后,在舆论一片谴责声中便放下屠刀,稍有收敛。只有中共首脑犯下集体谋杀罪后,死不悔改,继续作案,这一点也是史无前例的。

中共干下了本世纪罕见、世界上少有的大屠杀,大逮捕,对每个中国人都是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我们提出勿忘六四,就是要求大家负起责任为永远结束这个声名狼籍、血债累累的中共暴政而做出努力。

忘了六四,就是丧失了中国人的良知和正义感!

忘了六四,就是对暴君和刽子手的纵容和屈服!

忘了六四,就是对北京久屠杀中的几千死难烈士的背叛!

何况,中共至今还个不肯平反六四,还有四,五千政治犯,宗教犯仍在狱中受难,忘了他们,我们自己岂不犯了外国人讽刺咱们只有五分钟热度的老毛病!

我所以提醒人们勿忘六四,只因我发现有些明友对六四巳开始淡忘,而中共又竭力抹去那场大屠杀的血迹,把自己装扮成圣诞老人的样子。

近年来报刊上对大陆市场经济的虚假繁荣引起了一片喝彩声,我们承认大陆的开放市场经济,对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有显著成效,但也要看到,伴随这种市场繁荣则是官僚干部的更趋腐化,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多半是中共享受特权的官员和太子党,六四以后激化的政治危机和政治迫害等并没有解决,前不久纽约有个华人团体到街头征集签名,说是“为了敦促美国政府无条件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向美国行政和立法当局递交这些签名,以期改变决策者头脑中的错误印象”。“错误印象”是什么呢?也就是认为中国摧残人权的记录并无根本改善,大陆的专制政治并无改变的迹象。谁犯了错误呢?我看忘了六四的人,才犯了认识上的错误。

还有一件是中共当局力竭声嘶地争取西元二千年举办奥运会。我不反对举办奥运会,但考察中共那么狂热地想办奥运,它的动机是想提升中共的国际地位,改善自己丑恶形象,转移人民对党的反感和不满情绪,更重要的政治目的是冲淡国际舆论和中国同胞对六四的记忆。与其说中共办的是世界运动会,不如说是借奥运会打一场宣传战,政治战的“运动群众会”。

因此,西元二千年奥运会尚未定局,今年五月里在上海举行的东亚运动会巳露出了剥削人民,限制人民,侵犯人权等等马脚来了。上海人挖苦办东亚运动会的当局,说“打肿脸充胖子”。此话不假。我可以顶言,如果二千年中国真的办成了奥运会,那不是中国人的光荣,而将赢来一场人民的灾难!(当然,在二千年前中国易帜,那又当别论。)

上述两件事都是在爱国主义的名义误导下这么做的,不错,我们爱祖国,但对窃据中国政坛近半个世纪的斯大林毛泽东专制政府我们不能爱,也爱不起来,真正的爱国主义,就是要结束这个贪污、残暴的血腥暴政,用三民主义的民权民生主义救中国。我们不赞成以牙还牙,血债要用血来还的恶性循环,但我们要谨防从盲目的爱国主义跟着中共陷入为他脸上贴金的路上去。

《中央日报》中华民国台北总部 1993年6月4日

互发:

《世界日报》美东 1993年6月3日
《中央日报》美西 1993年6月3日
《新闻自由导报》洛杉矶 1993年5月28日
《华府邮报》华盛顿DC 1993年6月4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4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