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中国民运直面“台湾问题”

Share on Google+

5月20日,第九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台湾问题”也是这届会议讨论的重点,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指出:“台湾不是问题,台湾是答案。”。图/田牧

5月20日,第九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以下简称“民主论坛”)——科隆国际研讨会开幕。“台湾问题”也是这届会议讨论的重点,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指出:“台湾不是问题,台湾是答案。”

其实,在2006年的“民主论坛”初创时期,关于台湾的话题就引起了很大的争执,这一届会议又展开了一次激烈的讨论,将本次会议气氛推向高潮。

我们陪伴着“民主论坛”成长,“台湾话题”一直是13年来故事的一部分,对于中国民运来说,这样的话题必须时常讨论,不断普及,深入人心……

台湾是否是问题?

台湾不是问题,问题在中国

台湾是不是问题?这要看是谁提出来。对中国人来说,的确是个禁忌话题,无须过脑直接拥护“统一”的人,自然被誉为“爱国者”,若是根据台湾七十年的现况,尊重台湾的民主与自由,承认台湾的独立与主权,拥护与支持台湾人民的选择,一定会被中国政府叱责为“台独分子”,或者是“卖国贼”。若换成台湾人来看,这个提法就是笑话了,因为不但台湾不是“问题”,中国才是“问题”,中国是台湾的“问题”。中国问题的答案是“台湾”,自由、民主和法治才是答案。

八九民运以后,中国民运人士流落海外,得到了港台力量的支持和帮助,相反民运界对于“台湾问题”,却向来是持回避态度,即便是相遇询问,也会是顾左右而言他。故此,“台湾问题”成了中国民运难以逾越的“坎”。

说一段我们自己亲历的往事吧……

那是2006年,也是个五月天,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一届会议在柏林帕克茵宾馆(Park Inn Hotel)举行,这幢大楼原是东德政府的国宾馆。在东德共产党统治时期的遗址举办反专制独裁统治,推动民主宪政会议,意义深远。

会议的第二单元是:海峡两岸的抉择——长期民主VS短程飞弹。由台湾的著名记者、作家、国策顾问、政论家,也是谢志伟大使的朋友金恒炜做引言报告:民主——两岸人民的共同灯塔。演讲中他表达了这么一层意思(大意):与会的朋友们,都是追求与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精英,应该对民主人权有深刻的理解与认知,他期望中国民运精英们承认台湾现况,理解与支持台湾的主权与独立。当时会场一下子炸锅了,嘘声四起,欲把演讲人轰下台去,骚动与吼叫持续了好一阵。会后我们被民运界批评为“绿营民运”、“台独民运”,我们还不断拟文解释与辩解。这是我们亲历的中国民运与台湾问题的直接碰撞。

去年6月我们赴台湾,如约拜访与采访了金恒炜先生,当聊起这段往事时,金先生笑言,那是他故意挑起的话题,说是抛砖引玉可以,说是敲警钟,撞击思维也可以,总之他希望海外民运直面台湾的独立问题,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观,是具备共性与共同的标准,中国民运精英们迟早会想明白这个问题。

“台湾问题”的由来

十三年过去了,海外民运在台湾问题上,在香港问题上,在民族问题上,比起2006年“民主论坛”的初创时期,觉悟、理性、成熟多了。今天在这样的会上谈论“台湾话题”,承认海峡分离状况,尊重台湾主权独立,支持与拥护台湾人民自己的选择,已占据了多数与优势,这在与会的华人群体是如此,在场的西方学者承认这种现实,更不在话下。

在“中国民族自治区的自决权”单元,彭小明的“民主宪政与多民族共处前景”演讲,引起了争执与讨论,他提出一种观点:“民主转型的时期,应该给予一个缓沖期,暂时免谈统独……,培养出宽容谅解的民主精神,然后再来处理统独争议的历史遗留问题。统独都不是普世价值。民主宪政才是普世价值。”

有人提出了“台湾现况”,认为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不存在统独问题。

我们也提出了现实思考的问题,在讨论“统独问题”之前,是否应该首先思考问题的源头,为什么我们不首先思考一下“台湾问题”的由来?为什么我们不问一问是谁造成了今天的“台湾问题”?

是上世纪46-49年,国共两党的那场战争造成了海峡两岸分离70年,是国民党和共产党共同酿成的这一割据现况。现今,为什么要让今天的台湾人来承担这样的历史责任?并要迫使他们接受强加的改变社会政治环境?

魏千峰律师在做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报告。图/田牧

从国家法理来解读台湾国现况

国家的概念中,有历史范畴、历史范式(paradigma)的说法。什么是历史范畴?是指国家的诞生和建立,审视当时的历史演化过程,或者说是历史的痕迹与烙印。每一个国家的诞生,都有它特有的历史背景、环境与依据,这就是历史范畴。

比如说:新加坡是1965年从马来西亚分离出去的,成为独立的国家,这与当时李光耀的民族抗争与种族骚乱是分不开的。再比如说:在欧洲,神圣罗马帝国时期(962-1806年),德意志的版图上包括奥地利、捷克、瑞士、波兰部分、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东部、北意大利等,以后这些行省与地区各自建国,都有它们的历史背景、环境与依据,基本上都是战争造成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神圣罗马帝国北方七省,在反对与抗击西班牙统治时期,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政治军事经济实力,为十九世纪上半叶前后的独立建国奠定了基础。

台湾(中华民国)是1946-1949年国共内战的结果,是国民党和共产党共同酿成了台湾国现况,台湾就是一个现实与事实的国家,这就是它的来源和根由,也是它的历史范畴。

以中国历史来鉴定台湾国的依据

中国古代有“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历史上国家的疆域就处在不断地演化与变迁中。欧洲的历史是这样,中国的历史也同样如此。

先从时间周期来看。翻开中国历史,东西汉、东西晋,及唐宋元明清等朝代,都拥有百年以上的历史周期。而其余朝代与国家,均历时不那么长久。比如: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封建国家秦朝,仅仅存在15年;南北朝时期的国家寿命均只有几十年不等;被誉为建立中国社会稳定与文明的重要制度,被沿用一千三百年的开创者——隋朝,仅走过了37年;五代时期(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仅存活几年至几十年。而台湾政府的主权,已存在了70年,经历了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6届政府传承。有什么理由不承认其国家的主权与地位?

再从国家政治集团的地位来说。我们都熟悉历史人物诸葛亮,他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前后《出师表》被传为佳话。诸葛亮以“匡扶汉室”为名,后建立蜀国,221年拥立刘备正式登基称帝,形成了三国鼎立之势,史书上也没读到有说刘备、诸葛亮、孙权分裂国家之说。著名的三国,魏国存活了45年,蜀国存活了42年,吴国存活了58年。

送别来自台湾的与会者。图/田牧

民族与文化不能阻挡主权独立

至于寻求以文化、民族因素立国的论点,我们认为似是而非,不周全,有局限,站不住脚。

在欧洲待久了,举目四顾,似乎在欧洲这片大地上,并不是以文化、种族立国,欧洲中西部这些国家泛泛来说都属于日耳曼民族,卢森堡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德语、卢森堡语;奥地利的官方语言是德语;瑞士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比利时的官方语言是荷兰语、法语、德语。如果以这思路延伸,岂不是麻烦了?瑞士应该分裂成3个国家,比利时至少该分裂成3个国家。而德国、奥地利该合并为一个国家。诸如此类,倘若按照这一法则,欧洲将会出现一次国家重组的震荡。再看原来的捷克斯洛伐克,1991年,同文同族也和平地一分为二,成为和平共处的邻居。原来的南斯拉夫,虽然也经过短期战争和流血,但是如今分为六个独立国家,各自建设,和平相处。兄弟阋墙有什么不好?中国人太被“煮豆燃豆萁”的情结系绊了。

有人想让台湾撇清汉民族、文化和文字,以为这样能为“独立”找到藉口,这既无法自圆其说,也毫无必要。人们时常提出“民族魂”,什么是“民族魂”?其实就是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宗教、民风、民俗等的综合传承,我们能轻易地摆脱自己的“民族魂”吗?那岂不是变成了行尸走肉?显然不能!如果一个民族不敢正确面对自己的祖先血脉和民族文化,这种否定自己,烟灭记忆的作法是行不通的。历史文化传承就是一个人的灵魂和影子,在歌德文学剧作里,浮士德出卖了灵魂,结果疯狂毁灭。浪漫时期德国作家夏密佐(Adelbert von Chamisso)笔下的彼得?施雷密尔(Peter Schlemihl)将影子跟魔鬼交换,结果寂寞郁郁一生。同样,丧失了灵魂的民族,结果注定是万劫不复。

台湾人的自信与抗争

在这个世界上,台湾绝不弱小。拥有二千三百多万人口的台湾,从人数上来说,超过了欧盟28国中的荷兰、比利时、奥地利、捷克、丹麦、匈牙利、葡萄牙等22国。从2019年出台的世界GDP国内生产总值来说,台湾排名第23位,将一大批欧洲国家远远抛在身后。从疆域上来说,它超过了比利时、斯洛文尼亚、卢森堡、新加坡等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的一些国家。

谈及各国经济,有人好用中国GDP是世界第二,这的确是一个数据,若比较世界各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8)列表:台湾位于第36名,人均生产总值24971美元;而中国位于第69名,人均生产总值9608美元。这也是无容忽视地鉴定国力的一种依据。

尽管联合国宪章一再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和价值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受任何歧视。可台湾两千三百万人的权利却被忽视,甚至践踏。与会的法律学者,曼海姆大学的法学教授萨特勒(Martin Sattler)提出来,1971年中华民国被驱逐出联合国是违背联合国章程的。这样将一个原来安理会的成员国驱除,是需要有三分之二的多数才能成立。当时有76赞成票,35张反对票,17票弃权,因此是不合法理的一项决议案。台湾受到联合国的驱赶是历史性的错误。如今回顾这一切,的确令人扼腕叹息。中国人二十世纪初推翻帝制后,开始效仿西方的宪政民主制度,但是一百年之后,“德先生”依然不见踪影,反而迎来了习近平黄袍加身的终身制。这样一党专政的中国难道是享有民主自由的台湾人能够接受的吗?

台湾被所有的国际组织拒之门外,主要,也可以说唯一的原因是中国在抵制、威胁。英国杂志《经济学人》按照五项指标来评选全球167个国家的民主指数,2018年的排名,北欧三国名列前茅,韩国、日本排名21及22,属于部分民主,台湾位列32,也属部分民主,中国排名130,高居专制政权之列,北韩则敬陪末座为167名。试问有什么人会甘愿从民主转入专制,从自由退回奴役?

“台湾不是问题,台湾是答案”,这正是国际社会亏欠台湾人民的,本该归还给原本属于台湾的正确答案!

马丁·萨特勒教授。图/田牧

民报2019-05-30

阅读次数:7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