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李昂的《杀夫》与李彦的杀夫

Share on Google+

台湾作家李昂的小说《杀夫》是一本中学生和大学生必读之书 如果中国真有这么一本学生必读书的话,那我就推荐这本书,因为这本书深刻地描绘了一个在父权、夫权、族权和男权社会里走投无路的女人的最终的绝望的反抗 书中的女主人公林市把天天暴力-性暴力和身体暴力的屠夫丈夫杀了。这本来是绝望的自卫,自卫的抗击,但男权社会却对女主人公的处境置若罔闻,法律也不真正实现公正,反而站在男权的一边(这男人制定的法律!),林市被判死刑,还要在大街游行示众,警告百姓或女性。

这本书出版于1983年,已经三十二年了。这三十二年来,台湾以及全世界都对针对妇女的暴力有了深刻的认识,深刻的警觉,这三十二年,多少新的法律设立了,公正地对待女性在家庭暴力中的反抗已经成为共识 女性不需要保护,但女性需要公平,需要公正,法律的道德原则是人权之内的公正。

三十二年后看《杀夫》,这本书是台湾女权主义运动启动的号角之一,也是台湾男性被启蒙的读物,可惜这本书在中国似乎被忘记了,或者即使是被记住,也成了不起眼的一篇作品。三十年前这本书在中国的一个杂志上发表,那时我没有女权主义思想,读的时候,只觉得故事稀松平常,没有警觉,也没有震动。后来到美国上学,在中国的现代文学课上,我们念李昂《杀夫》。我才知道李昂是俄勒冈大学东亚系的硕士毕业生,我是比较文学系的,想到美丽的校园里李昂在这里读过书,在这安详的校园写小说 我那时想,一本小说启动了一场革命,这意义多大啊。

可惜这场反对针对女性的暴力的革命至今还没真正晃动中国,虽说很多人,特别是女权主义行动派们,都在为反对针对女性的暴力呼唤,进行普及教育,中国开始有了反对针对女性暴力的宣传,但在中国这个泱泱大国里,反对针对妇女的暴力居然会被暴力 国家暴力和私人暴力,反映了中国权力者的反动立场 他们与世界女性解放的潮流反潮流而动,他们对世界的变化毫无知觉,沉醉在自己的男权世界里,用男权维系他们的利益。

四川女子李彦杀夫,是李昂《杀夫》故事在大陆中国的翻版,模式是一模一样的,也是丈夫的暴力导致李彦的反抗,连法律站在男权一边也是一模一样的。法律 我真的怀疑中国是否有法律,前几天我去开会,会上讨论中国法律这个概念,一个学者强调说,中国的法律这个概念不是西方的法律概念,中国其实没有西方的法律,中国的法律不如说是中国的“秩序”,这种秩序是站在统治者的一边,是随时可以更改的。我听了备受启发。

刚刚的宣布李彦杀夫案二审宣判,李彦获得死缓,缓期二年执行,并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中国的法律是男性制定的,法律站在男性的一边,这就是我对李彦杀夫案终审的感觉。让我愤怒和悲痛的是台湾三十二年前的一部小说在中国的上演,几乎就是原小说的未经改变的上演,无论是故事本身,还是法律的行使。

也许我不该愤怒 几年前我看柴静采访女死刑犯们的纪录片,那些女死刑犯大多都是家庭暴力的产物,丈夫们或她们生命中的男人们,父亲与丈夫对她们经常暴打,不给饭吃,对她们进行性凌辱,这些女性忍无可忍,不得不反抗,不得不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把行凶的男人们杀了。法律站在男人的一边(千万别听他们是公正的),把这些女人都送上了死刑的道路。女人没被男人打死,也要被法律处死。也许我不该愤怒,女人的天空如此狭窄,在中国,秩序这两个字,怎么写都是男权的。

也许应该庆幸 李彦的生命保住了 保住了吗?两年 两年是很快的,两年内法律能改变吗?两年内中国的厌女文化是否能有任何松动?是否有更多男人站出来有追求公正,有道德勇气? 公正是人权的概念,如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写的,“对厌女文化警觉,需要一个人有道德勇气、有个人权利概念,有公平、正义之心,而这些是需要教育和思考才获得的思想和品质,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中国人对性别歧视 明显的与隐形的性别歧视,缺乏敏感和警觉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审判李彦的法官们没有对家暴的愤怒与激情的根本原因,他们没读过李昂的书,或者读过,但没有思想的角度去理解。

2015/4/24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5-04-24

阅读次数:1,6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