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开启了我的眼睛,

让我看到一个美丽的世界:
女性可以 做你梦想做的,只要你有梦想

记者|谭湘竹

5月末6月初,美籍华人沈睿教授带学生来哈交流,并做新书签售活动。读过沈睿新书《一个女人看女人》之后感慨良多的记者,借机采访了沈睿。

实现男女平等是一条漫长的路

记者:中国男权社会延续千年,近现代开始提出男女平等,但现实让人感到,男女平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但在人们固有的思维方式里,男女真正平等还是一个美丽的梦。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女性该如何定位?

沈睿:实现男女平等是一条漫长的路,由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中国男权基本上统治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女性在中国需要启蒙,需要认识到这个社会的权力结构,从而能争取自己的权利。女性不要总想做什么“lady”(淑女)之类的西方女性已经鄙弃的概念,而应该认识自己的能力,选择自己的道路 其实我要是建议,就是建议女性做点这个世界曾经不允许女人做的事情,用我热爱的作家诺拉 艾芙然的话说:做一个制造点事的人,为了女性的利益。

沈睿在哈尔滨,果戈里书店。王晓灵摄

记者:很多婚后女人都有这样的困惑,在繁忙的家庭琐事、孩子和事业之间不知怎么权衡与选择。一方面想要自己的生活,一方面感到分身乏术,作为过来人,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沈睿:第一,结了婚的女性应该要求并鼓励自己的丈夫分担家务,两个人共同承担家务,因为妻子不是保姆,不能总是肩负双重 职业与家务,性别平等之一就是家务也共同分担。第二,教育孩子不是女人一个人的事情,孩子需要父亲母亲两人共同教育,中国传统的女主内也主孩子教育的方式其实相当误人。在西方父亲是孩子成长中重要的一部分,父亲不是仅仅给钱,父亲给时间,给帮助,给鼓励,父亲跟孩子一起做很多事情。第三,我觉得女性自己不要把事业和家庭对立 过去那种把事业与家庭对立的思维方式同样也阻挡女性有雄心。我认为这是一个你什么都可以有的时代,家庭与事业不是矛盾的。

我希望我的女性故事能激发女性思考

记者:看您本人的经历,也是经过生活的种种磨练之后才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您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吗?怎么踏出勇敢的第一步?

沈睿:我很喜欢我的生活,我从小就喜欢当老师,喜欢读书,现在我跟我的学生一起读书,我还为此得到工资,多快乐啊。至于生活的磨练,我认为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斑痕累累,我不比别人多,也不比别人少,每个人的生活都有痛苦,痛苦是生命的一部分。至于我不停地成长的原因,是因为我有巨大的好奇心,我渴望知道 渴望了解别人和世界,这算不算勇敢我不知道,我知道一旦我没有好奇心,我也没有了对生命的激情了。

记者:觉得您在《一个女人看女人》这本书中,表现得很温和,让同为女人的我阅读后感到温暖与自信,您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什么?是希望让女性读者在阅读中找回自信与共鸣吗?

沈睿:这本书其实是我常年写的文章的合集 我所写的文字的根本出发点是帮助人们互相了解,我因为自己是女性,对女性了解得多,需要角色榜样激励自己,我把这些激励我热爱生活的事情,思考的故事,有意义的人和事分享给读者,我觉得女性需要自信,因为社会上总是告诉女性你不行 比如,你不能思考,过去几乎没有女哲学家,现在美国或西方的女哲学家已经占25%,我相信再有三十年或五十年,女哲学家就会与男性一样多。女性要思考,可惜很多女性放弃思考,她们跟着风转,我希望我的女性的故事能激发女性思考,自信,梦想。读书,思考,你的生活一定不一样,这也是我出书的目的。

书让一个中年女性面目美好

记者:看到您写自己更年期的篇章后忍俊不禁,赞赏您能用这样豁达乐观的态度看待和度过更年期。我的妈妈也经历了更年期的漫长过程,更年期期间情绪无常的困惑困扰了很多人,您是怎么度过的?

沈睿:每个女性都会有更年期,其实每个男性也都有。更年期对我的挑战我想跟其他女性差不多,我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觉得认识到更年期是人生的新开始是第一步 因为在美国,女性成为领导人大多都是更年期才开始,成熟,智慧,是更年期的标志。其次,不怕更年期,虽说更年期也给我带来很多焦虑,对青春不再的焦虑,身体变化的焦虑,可是我喜欢运动,我游泳,骑自行车,读书写字,跟我的老伴依然有性生活,所以我的更年期没有什么特殊的。更年期的性生活需要新的理解和方式,与年轻时不太一样,但对更年期很有帮助。第三,我不认为更年期一定情绪无常,我没有这个问题,我知道自己进入更年期了,比如停经了,还有就是有潮热,但我没什么理由情绪无常。一般来说,家人的理解也很重要,更年期的挑战是你觉得不再吸引人了,可是我的老伴常常对我说我很吸引他,我们彼此努力保持性吸引力。第四,我觉得女性在五十多岁之后,每年读十本好书,是很重要的。一个不读书的女人面目无聊,书让一个中年女性面目美好。一个读书的女人,说起话来有意思,别人爱听,一个中年女性,除了家务,没什么可说的,就会面目很模糊,很无聊。西方的文明或进步,建立在女性读书的基础上 不是男性读书,男性一般读书不多。从十八、十九世纪开始,西方出现中产阶级,中产阶层女性大量读书,听音乐,造成西方文明水平的迅速提高 动物权利保护运动,人权运动,等等,都与女性读书并进入思想领域有关。读书造成了一代一代女性素质的提高,没有读书的女性,特别是中年女性的读书,不会有今天的西方社会。

沈睿在萧红故居。赵敔摄

记者:可不可以问一个题外话?觉得您保养得很好,看起来非常年轻?能不能向广大女性传授一下保养的好方法?

沈睿:我哪有保养?我很厌恶养生学,觉得全是废话,瞎编。我喜欢在大太阳下走路,喜欢把皮肤晒黑,喜欢骑自行车,等等,我看中国女人故意漂白的白皮肤很难看,不健康。广场舞值得提倡,虽说我不喜欢群众活动,但我支持女性跳舞,锻炼身体,建立互助的群体。我常常觉得生活仍然有无数的可能,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好的时代,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你可以有梦想。我觉得自己很年轻 我的灵魂只有十六岁 人的灵魂是不老的。在美国一个68岁的女人可以做什么? 可以竞选总统,如希拉里 克林顿;可以申请当大学校长,比如思柏尔曼大学,是我工作的大学的邻居,这个学校即将上任的大学新校长,女性,今年68岁。我离68岁还有十多年呢,我仍然很年轻!(笑)

婚后良好的关系需要两个人共同建设

记者:作为一名女权主义者,您觉得女权主义带给您最大的收获与感受是什么?

沈睿:女权主义赋权给我,让我成为一个知道自己的权利与可能的女人 我不再害怕,不再怕男人不喜欢我,因为我知道自己不需要男人也可以活得很好,我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女权主义开启了我的眼睛,让我看到一个美丽的世界:女性可以做你梦想做的,只要你有梦想,让我清楚地看到这个社会的权力结构是怎样处处为女性设障碍,贬抑女性,让我看到男权制度的本质。我有更强大的自我,也有勇气对男权说不,也让我的个人生活非常幸福 因为我体验到男女平等的亲密关系的美好,不存在谁比谁强势之类的。女权主义者通常是更好的爱人,甚至性生活都更好,因为懂得尊重、爱和平等,懂得自我的权利,包括性权利。

记者:在中国,离婚对于女性来说还是很困难的选择。也许婚姻已经无爱,但大部分女性还会在无爱的婚姻中得过且过,一方面,她们顾虑社会舆论,另一方面也许是为了孩子,离婚好像对女人的影响也比男人更大,离婚后女人的经济损失也远比男人更多,种种顾虑让女人很难做出离婚这样的选择,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沈睿:中国女性普遍不读书,特别是中年女性,她们婚姻有了问题,没有新的思想资源鼓励和帮助她们,她们沿袭的思维方式是传统的那套,你说她们能不痛苦?婚姻无爱还坚持,自找苦吃,谁也没办法。读书的女性有新的看世界的方式,婚姻出现问题,也有新的角度思考,就能找到新的方式解决。

我觉得离婚不是唯一的方式,没有爱了,可以创造爱,可以再爱,怕社会舆论的人,怕,怕,怕,这样怕的人其实是为别人活着,没为自己活着,在别人的眼光里活着的人,大概也只配这样的生活。美国一个女性写了一本书,题目就是《无惧地生活》,人要有这种勇气才能创造幸福的生活。

婚姻中有了孩子,一定得为孩子的利益着想 有的时候,离婚对孩子好,有的时候,离婚对孩子不好,所以要仔细考虑离婚的事情。婚姻需要两个人的努力和工作,婚姻比做好工作还难,我觉得女性和男性都要努力建立和发展婚姻关系,不是说一结婚什么都不再建设了,其实结婚后建设良好的关系更重要。

(载《黑龙江日报》2015年5月28日十版《关注 阅读》)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5-05-2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