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7

《全俄中央执委会消息报》(ИзвестийВЦИК)记者,于1923年采访了苏俄“契卡”委员会副主席别杰列斯,那时他第一次承认,尽管刺杀列宁案件已经过了5年,但是还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他特别指出,案件卷宗材料缺失严重,证据不充分。但是,身居国家安全机构要职的别杰列斯,根本不可能讲真话,也不可能澄清案件调查过程中真相和谎言。因此,可以断定那些真相至今还在历史的阴影里沉睡。

有学者指出,列宁不等自己伤愈亲审凶嫌,便同意斯维尔德洛夫下令处决卡普兰,是本案最大的疑点。

就是说,要么是列宁本人,要么是布尔什维克高层不愿意真凶曝光,以免暴露行刺的真实目的。其二,列宁本人性格素来狂暴,身中两枪,本应已发飙。但根据克里姆林宫列宁的亲信回忆,他中弹之后,竟然心态平和,泰然处之,对刺客的消息不闻不问,更不曾批阅审理卡普兰的卷宗。俄罗斯历史学者纳扎洛夫(ГерманНазаров)披露,1918年8月30日,列宁在米海尔松工厂所受的枪伤确实不重,完全不像电影里描绘的那样,重伤倒地,昏迷不醒。那天,他受伤之后,乘车回到了克里姆林宫,自行走上三楼,自己脱掉了大衣和外套。9月16日,即负伤半个月之后,他还亲自参加了党中央委员会的会议。9月17日,他还参加了苏维埃人民委员会的会议。

但是也有历史学家找到了相反的证据。他们说,列宁遇刺之后曾经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处决凶手,他说:“她应该活着,并且明白,只有我们布尔什维克可以带领人民奔向共产主义的幸福。那时候她的良心就会受到折磨。这对她将是最好的惩罚。”有人说,这是俄国老百姓假传圣旨,可也有历史学家说,莫斯科区政府和执委会的领导当时也这么说过。更有人后来撰文指出,卡普兰确实没有被处决,而是被关押在莫斯科布德尔监狱(Бутырскаятюрьма)做工,她的女儿还以随时去探监。假如这个说法成立,那么马里科夫枪毙和焚烧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最离奇的故事,当属苏俄“契卡”委员会对刺杀现场的勘察。1918年9月2日,列宁的司机基尔、侦查员金吉谢普(В·Кингисепп)和布尔什维克中央执委会主席斯维尔德洛夫的助理尤洛夫斯基(Я·Юровский),他深得上峰赏识,1918年7月,不仅亲自指挥了叶卡捷林堡地区的红军,对俄国末代沙皇全家实施灭门行动,还应邀参加列宁遇刺案的调查。金吉谢普出任列宁遇刺案调查小组组长。

再说他们一行人在刺杀现场发现了3-4枚子弹壳,但是事后并未公布这些子弹壳是否与卡普兰的那支勃朗宁手枪有关。只有司机基尔在1918年8月30日午夜的询问中承认,他听见枪声扑向凶犯的时候,看见凶手将一把手枪扔在他的脚下,似乎是一把勃朗宁手枪,但是那时由于基尔急于去救列宁,无心检枪。案发第二天,米赫尔松工厂一名工人在原地捡到了那支手枪,并立即上交军事委员会,可是,军事委员会对这把枪竟然毫无兴趣。9月1日,“契卡”委员会要求军事委员会交出手枪,于是,他们交出了刺杀列宁的勃朗宁手枪。此前,经过侦查员金吉谢普的查验,枪里确实少了几颗子弹。后来,他未经指纹学和弹道学检验,就匆匆宣布,击伤列宁的那几颗子弹就出自这支手枪。

那么,凶手到底开了几枪?有几位凶手?有关侦察专家指出,刺杀列宁的凶手一共开了4枪,其中卡普兰开了2枪,而列宁却有3处枪伤。列宁的主治医博尔哈尔特(Борхард)博士在列宁死后,公开他伤情的时候说,他从列宁手臂上取出的子弹,是从另外一枝手枪里射出来的,从列宁中弹的情况分析,致他受伤的两把手枪口径不一样。

列宁死后,特别是斯维尔德罗夫死后若干年,在一次审判社会革命党人的法庭上,法官们终于获得了一些当年求之不得真相:卡普兰刺杀列宁确有同党,而且还不止一个。他们是:普罗托波波夫(Протопопов)、科诺普列娃(Коноплева)、乌索夫(Усов)、诺维科夫(Новиков)、谢苗诺夫(Семенов)、普切琳娜(Пчелина)等人。他们后来与其他社会革命党人一同遭到审判。但是因为有来自全俄中央执委会最高主席团的求情,他们在悔悟之后“回到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大家庭里来了”——他们最终全部获释。

再说列宁刺杀现场的勘验,尤罗夫斯基的列宁遇刺案侦破小组,按照传统破案方式,在刺杀现场做了模拟实验。其实验过程既没有受害者列宁,也没有嫌犯卡普兰参与。司机基尔自己演自己,列宁由一位中年女人波波娃模拟,她也是在列宁遇刺时,与之交谈的几位工人之一,当时她正在和列宁讨论运输面粉的问题。金吉谢普模拟卡普兰。就在模拟现场的当天,金吉谢普还询问了工厂委员会主席伊万诺夫(Н·Иванов),他是俄共党员,本案见证人之一。但是,根据档案记载,他在审讯中,竟然连列宁所参加他们厂集会开始和结束的时间都说不清楚,当然也说不出列宁当天与工人见面的时间,以及有多少工人参加了会议。询问记录更表明,金吉谢普没有询问和伊万诺夫也没有讲出的关键细节是:为什么米赫尔松工厂厂委会没有派员迎送苏维埃政权的领袖——苏维埃人民委员会主席列宁同志。这是否因为伊万诺夫年事已高记忆力衰退所致呢?还是他避重就轻,故意绕过关键问题呢?

还是这位伊万诺夫,在列宁遇刺30年之后,即1948年竟然出版了回忆录,作为亲历者讲述他所目睹的列宁遇刺现场,不过已是满纸谎言,比如,他写道,列宁遇刺的消息传开后,返回工厂的本厂工人竟然多达5000-6000人!而莫斯科相关档案记载,1917年之前,米赫尔松工厂的员工最多时曾经达到1900人。1919年因为原料不足,一些产品被迫停产,工厂裁员至475人。还有,身为米赫尔松工厂厂委会主席,列宁遇刺案的见证人,伊万诺夫最终都没有说清楚列宁遇刺的准确时间。难道列宁遇刺的准确时间已成千古之谜了吗?

1918年8月30日,列宁遇刺当天,《全俄中央执委会消息报》发表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莫斯科苏维埃主席加米涅夫(Л·Каменев)《以工人和红军代表的莫斯科苏维埃的名义》一文,声称列宁遇刺的时间是晚上19点30分;而当日,凶嫌卡普兰在第四次审讯中供认的刺杀时间是晚20点;当日莫斯科出版的《真理报》报道的时间为当晚21点;列宁司机基尔在第一次接受询问的时候证实,凶手开枪的时间是晚上22点。

列宁死后若干年,列宁的司机基尔再度接受安全机构的调查,谈及列宁遇刺,他言之凿凿地说,他载着列宁驶入米赫尔松工厂大院,列宁随身没有跟从任何警卫员,工厂的院子里也没有警卫执勤,列宁在没有任何人护送和陪伴的情况下,自己走进了演说车间。后来,基尔将汽车调头,把车头对着工厂大门,那时,车头距离工厂大门大约10步之遥。列宁进入车间大约10-15分钟之后,一位拎包女郎走近汽车问基尔:“列宁同志是不是已经来了?”基尔说:“我哪知道谁来了。”那女人笑着说:“你是司机,还能不知道拉的是谁?”说完她径直走进了演讲车间。

不少专家都质疑基尔的证词。因为,1918年8月30日列宁遇刺当天,基尔在接受“契卡”询问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上述细节,所有列宁遇刺的卷宗里也没有这方面的记录。然而,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列宁、斯维尔德洛夫、金吉谢普以及卡普兰都已经不在人世,就是说,列宁遇刺的谜底已经被彻底带走了。然而历史学家的追问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他们质疑米赫尔松工厂的集会,质疑列宁的演讲,甚至得出这样的假设:列宁演讲迟到4个小时,赶往赫尔松工厂恰是为了赴卡普兰的死亡之约。因为,通过卡普兰与基尔的简短谈话,说明她很清楚列宁计划前来工厂。不过,有些秘密也许只有当年莫斯科市委书记扎戈尔斯基(В·Загорский)知道,因为就是他取消了列宁在米赫尔松工厂的演讲,且事先并未通知列宁,这是一个很反常的行为,完全不符合克里姆林宫工作条例,属于重大违纪事件。

还有,列宁遇刺当天,“契卡”第一把手捷尔任斯基前往彼得格勒办事,走前曾经叮嘱他的副手别杰列斯,要他在莫斯科寸步不离地陪伴列宁。试问,卡普兰向列宁开枪的时候,别杰列斯身在何处?想当年,别杰列斯官至苏俄“契卡”副主席,想必无人敢对他提出质疑。他死后,那些秘密也肯定都带进了棺材。

俄罗斯学者尼洛夫(Г·Нилов)曾在伦敦出版过专著《列宁主义语言体系》(Грамматикаленинизма)一书,其中披露,刺杀列宁,实际上是一桩经过列宁亲自批准的雇凶自残行动。他命令苏维埃“契卡”人员伪造他的遇刺血案,以便为在全俄发动红色恐怖运动制造借口。此外,列宁遇刺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列宁的战友们为了防止托洛茨基(Л·Троцкий)篡夺苏俄最高权力,不惜借列宁的鲜血泼洒在托洛茨基身上,最终将其排挤出布尔什维克领导层,于是,他们策划了枪击列宁案。

总之,列宁遇刺案的细节,确实有不少可疑之处。刺杀列宁,旨在掀起全俄红色恐怖运动的观点为很多专家学者接受。1918年苏俄革命活动家乌里茨基(М·Урицкий)遇刺之后,苏俄政权确实因此为由实施了大规模的红色恐怖,比如红军在彼得格勒市(Петроград,今圣彼得堡市)根据户籍名册挨家挨户搜捕所谓“嫌犯”,大规模以恐怖分子为由处决贵族,无以计数的家庭惨遭灭门。列宁遇刺后,苏俄“契卡”领袖捷尔任斯基下令在莫斯科、彼得格勒等俄国各大城市实施红色恐怖,共计处决嫌犯10000多人。可以想见,苏俄领袖遇刺,促成了布尔什维克对异己分子展开一场残酷的报复,杀戮之惨烈,难以言状。

以色列耶路撒冷大学俄裔学者奥尔洛夫(Б·Орлов),对苏联史学界的一贯说法,即刺杀列宁的真凶是卡普兰一说持异议。他的理由之一,是卡普兰以前参与恐怖活动从不使用手枪,而是使用炸弹。故,奥尔洛夫认为,刺杀列宁现场开枪的不是卡普兰,他有证据显示,刺杀列宁的真凶是另一名社会革命党党员科诺普列娃。奥尔洛夫1993年在《祖国》(Родина)杂志撰文,指出习惯上被称为刺杀列宁凶手的卡普兰,根本不可能刺杀列宁,作者从生理学的角度论证,卡普兰是个半盲人,根本看不清东西,更不可能持枪杀人。

根据俄罗斯史料记载,卡普兰是乌克兰人,俄国1905年革命以后,卡普兰开始接近无政府主义者,并且开始参加他们的活动,她在革命者圈子里活动的时候用“多拉”的化名。卡普兰第一次参加恐怖活动是1906年,那年她16岁,她策划组织和参加了对基辅行政长官的暗杀活动,但是刺杀未遂,她被捕了。基辅当局军事法庭本拟判处她死刑,但鉴于她所实施的恐怖活动未遂,遂将死刑改判无期徒刑。因此,年纪轻轻的卡普兰很早就陷入牢狱之灾。俄罗斯解禁的历史资料披露说,她当时几乎完全失明,她后来虽然被送往教会医院就医,但视力并未完全恢复。1917年出狱之后她到乌克兰哈里科夫市接受了眼科手术治疗。关于这次手术,俄罗斯克格勃档案馆也有零星的文字记载。

卡普兰在监狱结识了右翼社会革命党活动家玛利亚·斯别里多诺瓦娅之后,思想开始从无政府主义转向社会革命党。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后,她获大赦出监,时年27岁。那年,爆发了震惊世界的俄国十月革命。就在那时,卡普兰结识了列宁和夫人克鲁普斯卡娅(Н·Крупская),此后他们三人竟然成为无话不说的密友。这个故事,俄罗斯历史学家米列克(А·Мирек)在其史学著作《红色海市蜃楼》(Красныймираж)一书中有所描述。而且,米列克反驳俄裔学者奥尔洛夫的观点,据他考证,卡普兰是的化名,多拉(Дора)才是她的真名。目前,在俄罗斯档案馆还保存着列宁夫妇与多拉的合影,三人相视而笑,显得亲密无间。难道说他们真的会彼此残杀吗?

俄罗斯当代历史学家米列克认为,因为只有布尔什维克才需要红色恐怖,所以,列宁遇刺案,与刺杀另一位布尔什维克领袖乌里茨基案件如出一辙,是列宁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计。列宁让他太太的闺中密友多拉给他两枪,目的是以自己的鲜血唤起“无产阶级用红色恐怖对付白色恐怖”。所谓的刺客“卡普兰”在这场阴谋中,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苏维埃另一位领导人季诺维也夫(Г·Зиновьев),也在列宁遇刺之后说了一些不酸不甜的话,很引人注意。1918年,他在彼得格勒苏维埃的一次会议上说:“命运多么垂顾我们的导师列宁同志啊,让他大难不死!列宁遇刺之前,人民就很爱戴他;他被叛徒的子弹击中之后,这种爱戴上升了千百倍!”

目前,俄罗斯仍有不少学者坚持苏联版的列宁遇刺说,坚称卡普兰受社会革命党恐怖分子指使刺杀列宁,尽管她视力很差,她还是摸索着、胡乱地向列宁开了数枪。米列克认为说,胡乱开枪一说站不住脚,因为“胡乱开枪”是不分轻重和主次的动作,枪手根本无法把握子弹所要击中的部位。再说,假如这真的是一场苦肉计的话,“胡乱开枪”可能伤及列宁性命,比如击中他的头部和心脏等要害部位,使他死于非命。根据档案记载,实际上,列宁的两处枪伤并不致命(凶手射出的子弹也非毒子弹)。但是,仅凭这些,就可以断定列宁遇刺是事前策划的一桩自残事件吗?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