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比尔曼与潘蜜拉之夜——“诗歌节”诵唱音乐晚会有感

Share on Google+

比尔曼的中文版新书出版与新诗创作,为今年的台北“诗歌节”锦上添了色彩与花朵。图/田牧提供

9月28日晚,台北“诗歌节”在中山堂剧场迎来了最后的高潮——诗歌诵唱音乐晚会,主题是:有美好的黑暗也有美好的光明(比尔曼与潘蜜拉之歌),这一晚无疑成了比尔曼与潘蜜拉的台湾之夜。若说“诗歌节”是一座城市人文素养的展示与交流,那这一晚会是为今年的“诗歌节”活动划上了收尾的感叹号……

一方文学哺育了一方人民

人们常说,诗歌,来源于民众生活土壤,蕴涵着浓郁的淳朴情愫,诗歌与民心交织相融,犹如一条人间心灵心声流淌的小河,源远流长。这是不是诗歌具有穿越时空魅力的缘故?同时也能展示与检测一方土地的人文素养?

演出前,晚会的主持杨佳娴说:“一整天的雨,我担心会影响晚会观众的参与情绪。”老天似乎是故意为难与捣乱,一整天的大雨,连绵不断,但最终并未拦住人们的脚步,未能沖淡人们对诗歌的热情。

事实上,晚会很成功,舞台上的表演者将吟诵与本土方言,及形体表演融为一体,本土著名诗人李敏勇、张芳慈,立陶宛诗人奥丝拉·卡希琉奈特,及爱尔兰诗人柯林·布兰威都有上乘而独到的展示,包括文学素养与艺术表现。满场的观众席时不时报以热烈的鼓掌,台上台下洋溢着一片浓浓的互动热情。

晚会结束后,“诗歌节”总策划鸿鸿带着情感说了几个字:“真是满场了。”我十分理解作为策划人的心情,这是一份考卷,也是文化总结,好学生谁都在乎最后的成绩。雨天带来的忧虑一扫而过,从演出前的排着长龙入场,到演出后依然排着长龙收官,这就是一份完美的检测报告与答卷。

根植于民众心灵的诗魂

晚会的三分之二时间是交给了比尔曼与潘蜜拉夫妇。潘蜜拉说:我们被世界各国邀请演出,时常是西洋名歌与比尔曼词歌参半,但今晚,我们全部奉献比尔曼自己作词作曲的作品。

比尔曼与潘蜜拉的台湾之夜。图/作者提供

比尔曼是德国著名诗人与歌手,享誉德国、欧洲与世界。梵谷说过:“你是麦子,一定要把你种到麦田里去,才能生根发芽,不要在巴黎人行道上枯死。”一首脍炙人口的好诗,首先是根植于民众的生活与心灵,具有心有灵犀的共鸣感。比尔曼的诗歌,源于东德的民心民声,与民众心灵产生共鸣,拨动了无数人的心弦,具有穿越时空的魅力。

比如说,比尔曼夫妇演唱了他早年的一首“士兵,士兵”,歌词中说:“世界有道深深裂缝,裂缝边缘站着士兵”,“士兵士兵意义何在,士兵士兵下次战争”……。我听懂了,产生了共鸣,思绪进入了这么一段画面:这是斯洛文尼亚“一战”的公墓,1915-1917年战死的军人坟墓,一共有280余墓碑,有名有姓的约220余。墓园中心立了一座半人高的耶稣遇难塑像,上面用斯洛文尼亚语写了一句话:在来墓园之前,我们是陌生人,但是来到了这里,我们都是兄弟……。墓地的死难军人,有俄罗斯人、奥地利人、德国人、保加利亚人、罗马尼亚人、塞尔维亚(当年斯洛文尼亚属于这个国家)等,这里埋葬了战争双方的军人,但墓地显然并未按照敌对双方死难者区分与区隔,德国、奥地利、保加利亚属于同盟国,俄罗斯、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等属于协约国,所以那段话只用了“陌生人”来表述这里埋葬的死难者,这里没有敌人,没有仇恨,“来到这里,我们都是兄弟”,仅剩下了兄弟之谊……。是啊,比尔曼的歌词说:“士兵士兵没有胜利”,等待的只是死亡。这里笔者就不一一列举了。

图/作者提供

统一是个沉重的话题

比尔曼在新书发布会上谈了“统一”问题,演出会上他不厌其烦地再次提及同样的话题,他说:当年德国人面对的“统一”问题,我们曾经历了痛苦与挣扎,自由民主与专制集权能不能结合?德国的统一是自由民主战胜专制独裁。今天台湾也在面对同样的经历与挣扎。他说:我是过来人,来台湾之前,天琪让我带着一份礼物献给台湾,我特意创作了一首诗献给可爱的台湾——《比尔曼2019年台湾之行断想》,独裁与自由不可能亲吻,更不可能合二为一,只会产生怪胎和残疾。他强调了台湾是自由民主国家,尽管疆域狭小,但在他比尔曼心中是个了不起的大中国。他的“台湾之行断想”新诗,显然引起了台湾观众的共鸣,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诗歌节”背后的默默支持人

图左为比尔曼中文新书译者廖天琪。图/作者提供

事后,比尔曼谦诚地说:台湾人民认识我沃尔夫,没有天琪我什么也没有。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我要感谢天琪为我做的一切!

但是廖天琪又怎么说的呢?她说:不能忘了谢大使(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这背后谢大使做了许多联络与安排。

说起谢志伟大使,我曾说过:谢大使是使者,也是搭桥人。他在德国的土地上播种台湾的文化,并孜孜不倦的为台湾与德国经济文化人权的交流与合作添砖加瓦,铺平道路。同时他的宽容大度与亲和力,凝聚了海外的华人,吸引了各方的华人和不同族裔的人士,把他们衔接到一个交流互动的平台上,让大家抛弃门户之见,产生共鸣与共识。

这一次,谢大使听说比尔曼夫妇受邀赴德参加台北“诗歌节”,也了解到同时出版他的中文版自传——《唱垮柏林围墙的传奇诗人》一书,与廖会长积极互动,多方联络与安排,促成了中文版自传如期发行,并提醒与建议廖会长:比尔曼赴台,是否能为台湾带一份小礼物?这才有了比尔曼新作——《比尔曼2019年台湾之行断想》。比尔曼的中文版新书出版与新诗创作,无疑是为今年的台北“诗歌节”锦上添了色彩与花朵。这一切背后的工作,我估计主办人也不一定知悉与了解吧。

当然,最应该向鸿鸿、杨佳娴等“诗歌节”的筹备工作者致意与感谢,比尔曼与潘蜜拉的成功之夜,说明了主办方没有把“诗歌节”僵硬地安置在舞台上,而是播种到了人们的心坎里……

民报2019-09-30

阅读次数:73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