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随感之二

中国先秦诸子百家中,只有 “ 民本主义 ” ,没有 “ 人本主义 ” 。这是由于,当时人们的 意识中,只有群体的人,只有为人君或臣,为人父或子,为人夫或妻,为人师或徒,为人主或奴等作为角色的人,没有个体的、独立自由的人。

根据许慎《说文解字》, “ 民,众萌也。 ”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萌即氓, “ 自他归往之民曰氓 ” ,也就是移民、流民。由此可见, “ 民 ” 是多数,包括原住民和移民、流民的群体。《尚书》和《左传 . 》所说的 “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 ” ,指的是群体之民, 或者叫做 “ 百姓 ” 、 “ 庶民 ” ,庶者多也。当代中国,把人民叫做 “ 民众 ” 或 “ 群众 ” ,还是指群体之民。至于个体的人,作为第一人称之人 —— 我、余、吾,那是无足轻重 的,个人主义、为我主义在中国是受批判的贬义词。

杨朱,大约生活在公元前 400 年,是老子、孔子之后和孟子之前的哲学家。他的著作早 就不存在了,我们只能从《列子》的《杨朱篇》中来了解他的一部分思想。 杨朱的思想,一是为我;二是自由;三是乐生。

孟子批判杨朱: “ 杨朱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 ” 其实, “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 也, ” 是具有反讽意味的极而言之。为了便于读者了解,我把杨朱的话译成白话。杨朱 说:古代人损害自己一点来为天下人谋福利,他不干;把天下的财富给他一人享受,他 也不要。人人不损害自己一根毫毛,人人不为天下人谋福利,天下就太平了。禽子问杨 朱,取你身上一根毛来救助天下人,你干不干?杨朱说:天下本来不是一根毛能够救助的。禽子说:假如一根毛能够救助天下,你干不干?杨朱不回答。大概杨朱认为你禽子 是故意抬杠,所以不回答。

由此可见,杨朱的 “ 为我 ” 是把 “ 我 ” 看作不是超人,不是伟人,不是救世主的平民百 姓。他对社会、对天下,既不追求特权,也无力承担责任;既不舍己为人,也不损人利己。他所以要坚持这种态度,是因为他看到:那些自命以一身救助天下的人,实际上是 要争夺天下的统治权,使天下的人和财富为自己服务,这样的人多了,反而会造成天下 大乱;如果人人独善其身,人人都不去当天下的救世主,天下就太平了。

杨朱的 “ 为我 ” 还包含着追求个人自由和个人幸福快乐的内容。他假设了齐国两个贤相 管仲和晏婴的一段谈话。晏婴向管仲问养生之道。管仲说:快意罢了,不要遏制和堵塞 个人的欲望。晏婴要求他说得具体一些。管仲说:耳朵想听什么就听什么,眼睛想看什 么就看什么,鼻子要闻什么就闻什么,口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身体安于什么就安什么 ,意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耳朵想听的是悦耳的音乐却听不到,这叫抑制耳聪;眼睛想 看的是美丽的颜色却看不到,这叫抑制目明;鼻子要闻的是椒兰的香气却闻不到,这叫 抑制嗅觉;口舌要说的是非善恶却不能说,这叫抑制聪明;身体要享受的是厚实的衣服 和被褥却得不到,这叫抑制舒适;意志要干的是自己想干的事却不能干,这叫抑制人 性。以上这种种抑制,是摧毁人的大事。去掉这些摧毁人的事,快快活活一直到死,一 天,一月,一年,十年,这就是我所主张的养生。管仲又反问晏婴:养生的事,我已经 讲了,你看,怎么送死呢?晏婴回答说:我已经死了由得了我吗?把尸体烧掉也可以, 沉到水里也可以,埋了也可以,暴尸荒野也可以,抛到山沟里也可以,穿上极好的礼服 放在石棺石椁中埋葬也可以。管仲最后说:养生和送死的方法,我们两人都说尽了。

杨朱还主张乐生,主张追求个人的幸福快乐。他的乐生不是纵欲,不是贪求无厌,而是 听其自然合乎人性的享受生活。

杨朱说:高大的住房,华丽的衣服,美味的食品,美丽的女子,有了这四样享受何必再 追求别的?有了这些享受还要追求别的,那是贪得无厌。贪得无厌,是世上的蠹虫。杨 朱又说:忧愁苦恼是违反人性的,安逸快乐是合乎人性的。名怎么可以不要?只是不要 为追求名声而损害了实际的生活享受。

杨朱说:原宪在鲁国受穷困,子贡在卫国赚大钱。原宪的贫困会损害生命,子贡赚大钱 会拖累身体。贫困不行,赚大钱也不行。那么,怎样才好呢?杨朱的回答是:快乐一生 ,安逸一生。要快乐一生就不能贫困,要安逸一生就不图过渡的赚大钱。

杨朱所处的社会是一个维护君权、父权、夫权同时也维护家庭、家族、国族等群体利益 的社会,是一个漠视个体的人和压制个人自由、个人幸福快乐的时代,杨朱的为我和追 求个人自由、个人幸福的思想,在当时是大逆不道的。所以,儒家的孟子要批判杨朱和墨翟的 “ 无父、无君 ” 。不仅如此,杨朱的思想,在整个君主专政时代,都是主流社会 和主流意识形态不能容忍的。所以,汉武帝 “ 罢黜百家 ” ,实际上并没有罢黜道家、法 家、阴阳家,而是把道、法、阴阳各家融入儒家,唯独杨墨两家是被真正的罢黜了,尤其对杨朱的学说罢黜的最为彻底,以至杨朱的著作荡然无存了。杨朱的尊重个性和个人价值的思想,追求个人自由和个人幸福的思想,在西方,是在 15 世纪和 16 世纪的人文主义运动中才产生和发展的;在中国,是在 20 世纪 20 年代的新文化运动中,才从西方引进 过来的。可是,杨朱这位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乐生主义的创始者,却始终是默默无闻 的。

当然,杨朱的学说有它的缺陷,他的 “ 为我 ” ,他的自由主义和乐生主义,都是主观自 为的,脱离了社会,脱离了客观的环境和条件,是不可由理想变成现实的。如果把杨朱 和墨翟的思想结合起来,互相补充,在尊重个人价值、个人自由、个人幸福的基础上去 实行 “ 兼相爱 ” 和 “ 交相利 ” ,去实行 “ 尚贤 ” 、 “ 非命 ” 、 “ 非攻 ” ;同时对杨朱思想加上对社会、对人类的责任感,去掉墨翟的 “ 节用 ” 、 “ 非乐 ” 、 “ 摩顶放踵 ” 的苦行主义,这就能够构成一种完整的可操作的人本主义的人生哲学了。

自由圣火2005年11月15日(半月刊/第七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