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国经济有减缓趋势,政府和一些学者很是担忧,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依托政府宽松的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反而使经济不能健康持续地发展。

目前,中国经济有减缓趋势,政府和一些学者很是担忧,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依托政府宽松的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反而使经济不能健康持续地发展。让经济自由地运行,使它按照自己的规律运行,使它随着市场环境恶化和经济行为决策失误而自然地衰退,让亏损的企业努力地调整或自然地破产,在调整或破产的过程中,既改变了产业结构又造就了技术创新,经济就会自然地繁荣起来。

市场经济是伟大的经济制度,它是实现幸福生活和创造更高价值的制度,因为,在市场经济中,我们有了分工,我们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或自己擅长的工作,使我们都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因为,在市场经济中,我们有了交换,我们能够在交换中满足彼此多样的欲望,使我们福利增加。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我们要遵循市场的逻辑,如果你想使自己幸福,使自己欲望得到满足,你就必须使别人幸福,使别人在消费你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时得到满足。有了市场的逻辑,每个人就会努力提高自己的知识或技能,经济就会有效率地发展,社会就会进步!在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中,每个人追求幸福的努力,是自己和别人更加幸福的基础。

市场经济的本质是自由,没有自由就没有市场经济。张维迎教授指出,市场经济三要素是:自由、产权和企业家精神,其中企业家精神是市场经济的灵魂。我们社会的进步来源于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而企业的创新精神是以自由为前提的。企业家的投资行为是基于对未来市场前景看好所做的判断,他们预期能带来更高的回报,所以,他们牺牲现在的消费享受而追求更好的未来,正是他们对利润的追求,我们才能够享受到了更廉价或更高品质的不同产品。

如果政府对企业投资行为对进行过多地审批,企业家的投资行为就很难不受限制,其精力主要不是研究市场而是进行权力的寻租,创新精神自然受到抑制,官员腐败因而增多。如果政府实行宽松的财政或货币政策,短暂并不合理的需求被激发,市场传来虚假的利好信号,企业家因而误判市场形势,造成过度投资,从而带来产能过剩,投资无法收回,经济就会进入衰退。人的潜力是可以不断挖掘的,人的创造力也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在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要保持镇定,宽松的政策一次又一次地消灭着企业家的创造力,他们总是拿着大把的钱做着轻率的投资,或者他们总是在产品价格高涨的时候不断地放弃创新的机会。在宽松的政策下,一大群体的企业家都是这样的行为,他们相互依赖相互竞争,却又相互麻痹着彼此正确的判断。如果政府实行支持产业的政策,企业就会蜂拥而至,争向取得政府的补贴或税收支持,他们又造成了过度投资,产能也将过剩,最终所谓的“新兴产业”也面临亏损,就像我们的光伏产业一样。市场总是不确定的,企业家甘愿在冒险的过程中组织资源以赚取超额的利润,这是其功能,所以,市场机会是个秘密,新兴产业是企业家在挖掘秘密的时候自发地演化而成,而这是不需要政府以政策的形式来告诉我们的。

人总是不愿意改变现状的,人的惯性思维是那么强烈,以至于我们一旦试图改变时,总是进入惯性思维的轨道,所以,我们得出结论:我们无需改变。改革是艰难的,总有固有利益的藩篱束缚着我们,使我们寸步难行,但是法治、自由、平等的市场经济应该是追求我们的目标,改革源于我们坚定的理念。

自由的市场机制值得我们信任吗?一直以来,自由市场的失败例子好像可以不胜枚举,比如1929年的美国大萧条,但是,据经济学家罗斯巴德的研究表明,美国大萧条的严重程度恰恰正是政府干预的结果。正如哈耶克的信息分散理论指出的那样,市场机制所传递信息的功能在于价格体系,它是一种交流信息和沟通信息的机制,正确的价格信息在市场上有效地扩散,促进了资源的合理配置。每个企业家依托所具有的知识和价格信息,来进行决策,这种分散性的决策自发地维护着市场整体的秩序。而政府的干预政策扭曲了价格信号,造成了不恰当的投资,浪费资源却又泯灭人的创造力。熊彼特指出,经济的发展在于创新,创新是企业基于对人性的理解,而采取满足深藏于人们内心欲望的手段,而创新需要自由的环境,过多的行政审批或政策刺激,不仅滋生权力腐败,而且不利于自由环境的营造。

人在安逸顺畅的环境中是很难思图改进的,这是人之本性,之前,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企业拥有高额的利润,欲使企业进行技术创新是非常困难的,就像林伯强教授所说的,以前很多煤炭企业就干两件事——“卖煤”和“数钱”。十八大后,“习李”新政改变以往经济过度依赖政府刺激的政策和进行了一系列经济改革,经济的泡沫减少,虚假的繁荣慢慢破裂,经济出现下行趋势,使经济出现了“新常态”,这是难得的改革机遇。人们总是不愿忍受经济下行的痛苦过程,但是,没有痛苦,没有难受,怎有真正的改革呢?怎有真正的激励来创新呢?回顾以往,历史中的重大改革,哪一次不在危机或困难时期进行的?

纵观中国改革三十多年的经济巨大发展和进步,不是国家宏观调控的结果,不是政府控制经济、调节经济的结果,反而是,政府不断进行改革,不断减少政府干预,给经济以自由,使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所激发的经济活力。让政府回归自己的职能,减少政府干预,减少行政审批,给经济以自由,让经济自由地繁荣,自由地衰退,自由地转型,自由地调整结构,让政府管住自己的手,专注于法治的实施、公共服务和环保的执行,这才是改革正道。所以,我们必须忍受经济减缓的痛苦,忍受住政府政策刺激带来短期虚假的繁荣,企业必须摒弃以前的惯性思维,适应这一痛苦过程,通过了此次过程,将是美好的明天!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