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桥 旅美学者

11月24日(一)
bkncn-20141124000309823-1124_05411_001_01p左起:伊力哈木、浦志强、高瑜。

最近网上疯传的涉及中国社会政治生态的新闻,让人有时空穿越之感。伊力哈木案二审,被告被迫带着脚镣出庭,二审判决是在看守所里宣布,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做法,摆明了要重罚伊力哈木。浦志强案被控四罪,赫然有煽动颠覆和分裂国家罪,摆明了要让你受罪,什么都可以是“欲加之罪”,没有证据也能判你,你又能怎样?高瑜案秘密庭审,家属都不让出席,甚至被迫在国保陪同下去外地“旅游”。这三个案子,一位是高校教师,一位是著名律师,一位是记者作家。他们犯下的,其实就是以独立的思想和做人的尊严,挑战党要控制一切的法西斯意识形态。

另一方面,习总书记亲自选中的作家继续为网友们制造新闻。著名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习总书记的最爱之一,网络作家花某“应邀”出席,会后一句“中国引领信息时代的决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引来网友议论纷纷。花作家还不明白,网上报道说,花作家“认为网友没有弄懂他的意思。他说,他并没有使用错误的歇后语。他强调的是『司马昭之心』的结果。”看来他连补考都没及格。不过,报道还说,花作家的代表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已经联系好了出版社,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中国的作家们,别脸上拉不下,你们也有机会的。

伊力哈木、浦志强和高瑜三案,最高当局要传达的信息是,你们即使是人才,也不允许找我的茬,朕即国家,即使你们找茬找得有道理,那也是不可接受的,越是有道理越得罚。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团结那些批评过我们而且批评错了的人,这是毛主席的大气魄,如此“团结”过来的人最好用。毛主席没明说但是用实践教导过我们的还有,凡是批评我们而批评得正确的人,是一定要往死里整,非整死不可的。伊力哈木、浦志强和高瑜三案之所以凶险,恰恰就是因为摆到台面上,三位的批评是正确的。

在三案之后,中国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监狱外面保持沉默,要么到监狱里面去保持沉默。

他们保持了沉默,“作家出版社”就可以出花作家的代表作了。司马昭之心,典故确实没有用错,习总书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没文化不要紧,一样可以“受邀”登上大雅之堂的,只要你好用,中央要的是示范作用,榜样的力量。

榜样的力量很明显,文艺座谈会后,大牌人物纷纷跟上,作诗的作诗,演讲的演讲,可惜效果都不怎么样。除了这两根幼苗继续受到特殊保护培养外,其他人都还没能进得了样板团。这是为什么呢?

我给那些想跟上的人一点小小的提示。

习总书记接下了谁的班?你回答胡温,那就错了。习总书记接下的是毛主席的班,胡温是老一代革命家的警卫员通信员小鬼,在习总书记还在吃奶没长大成人的时候,让警卫员通信员暂时代理管一下祖传家产是可以的。现在,红色江山的真正接班人来了。

回想一下毛主席的时代,你就能更好地理解习总书记了。

有人想不通,为什么习总书记选了这两位网络新作家,而不选显然更有才气的司马南、孔庆东等人。道理很简单,这些人虽然能干,却原来是有主子的。换主不是不可以,却须得置之死地而换的人,才能忠心耿耿。轻易换主的人能靠得住吗?

为什么不大大地提拔胡锡进呢?我可以大胆地预言,胡锡进没戏,因为他两张嘴皮子太能翻了,黑的能说成白的,而且能说得相当地漂亮。这样的人能用,但不能重用,不是因为无能,而是因为太能。再说,这样的人提拔了也起不到样板作用。

抢著作诗的大画家,做几个小时报告谈学习心得的二人转演员,献忠心犹如司马昭之心。他们不仅不会得到重用,而且还有一点危险。不知他们是不是已经看出来了,习总书记和毛主席一样,不喜欢出生贫寒而如今巨富的人。富可敌国的人要小心了,除非你是红二代。

于是,习总书记选的就是两位网络作家这样的人,不怕他们蠢,只要他们是真正的奴才。现在还只是两个,以后将陆续拉起一支队伍来。

今后一段时间里,中国的政治生态就是这样,人才进了监狱,奴才上了殿堂,红太阳就会升起来了。当年毛主席不就是这样的吗?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