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二讲述了川普深谙洗脑技巧,利用了美国社会中极端宗教情绪上位)

在深入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得先将中国朝野之间,准确点说是整个华文世界对这个问题(指川普现象)的各种看法做个简单介绍。

因为深陷囹圄近两年,在里面只能看央视的新闻联播获取资讯。之前坊间流传一个说法,30分钟的新闻联播是这样分配的:前十分钟领导很忙,中间十分钟中国很好,后十分钟外国很乱。我这里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改了,改成这样了:前25分钟领导很忙,其中20分钟核心领导很忙,5分钟其他非核心领导也很忙,中间4分半钟中国很好,最后半分钟外国很乱。所以可想而知我对外界发生了什么基本是不知道的,美国的事就更别说了。出来以后,又是旅行,又是忙着糊口,也没太关注美国的大选,只是从各类新闻中知道这次美国选举共和党出了匹黑马,不仅各类大嘴巴,闲时还会抓抓女人的下体,当时也是一笑而过,心想谁当美国总统也不干俺的鸟事,他爱抓鸟还是抓猫由他去了。

但是,慢慢地我感觉到了这个抓猫黑马的影响力了。在各个微信群里,不时出现挺川的中文文章,言论,尤其是在一些本是倡导民主,自由思想的微信群里。一些过去与我经常沟通,也经常互相声援,思想开明的朋友也异口同声地夸奖川普,认为川普是拯救美国,最后拯救中国的救星。由此,我也开始关注这个川普,查了很多资料,觉得在对待川普的问题上,各类人等的表现很值得玩味,对人很有启发,所以有了这篇文章。

对川普的态度,在中国大陆大致有下面几种:

知名的公知,不论的在体制内的或体制外,除了个别人,大多数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川普。

很多以往持自由派观点的网络活跃分子公开称赞川普,认为希拉里是美国左派的代表,是政治正确的代表,是圣母婊,是只说不干的政客。而川普是里根第二,是实干家,将会从左派手中拯救美国,最后搞倒邪恶的东西朝鲜,打垮穆斯林。

以基督徒示人的网络活跃分子,很多来自美国,一些生活在大陆,盛赞川普是诚实的基督徒,是上帝派来从邪恶的穆斯林,同性恋者,左派们手里解放美国的救星,至于中国怎样,不是他们关心的话题。他们主要以布道,反穆斯林为主。他们的文章经常被自由派网络活跃分子转发。

在中国生活的基督徒,基本支持川普,转发各类挺川黑希的帖子。

大量过往政治面目不清的网络活跃分子挺川骂希,各类圣母婊,政治正确混蛋,穆斯林混蛋的脏话满天飞。在这些人的言论里,川普是怎样的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川普对美国主流媒体,美国知识精英的指责,对人权等价值观等的指责已经成为一种指责中国公知阶层的理由,证据。从此出发,一种知识分子混蛋,撒谎,欺骗百姓的言论又尘嚣又起,最后推导出知识分子最坏,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反智言论。

很有意思的是,很多生活在中国的,对耄五体投地的崇拜者转而将川普供上神位。这一次似乎中国的左派右派,保守派自由派达到了惊人的一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说清这个问题,我们就得翻回到很远,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回溯中国的思想控制术。这个问题因为与现代的洗脑技术关联不大,所以我在《洗脑的历史》中没有涉及。正好在这里给大家做个介绍。以后我也会将写一本从思想控制看中国历史的书,这也是我在狱中思考成熟,写好了提纲的五本书之一。

大家都知道,秦朝统一六国以前,中国文化有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这个时代也基本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基础。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为了减少反抗,除了收集天下兵器在首都咸阳铸造了十二个巨大的金属人像,免得大家一言不合就舞刀弄枪之外(这基本就是菜刀实名,玩具枪入刑的最原始版了)还将六国书籍全部收缴,除了农桑,医疗等实用性的的书籍,其余书籍全部烧毁,当然法家著作是不烧的,因为秦朝统治因循的就是法家理论。(法家的主要思想就是依法治国,不过这个法是国王委托大臣制定的,不用征求百姓的意见,也没有民意代表,对百姓严苛无比。老百姓稍有触犯,不是砍手砍脚,就是砍头,最轻的也得服刑做苦工,比如去修长城,挖大坑做陵墓之类的,所以史书上有记载,有秦一朝二十余年,流徒不绝于路。就是大路上被判了刑而被送去服劳役的人络绎不绝,和糖葫芦一样一串一串的。由于营养不良,医疗条件很差,这类刑徒能最后返乡的也很少。能保持这样严苛统治的秘方当然是优待军人。秦朝军人凭军功获得爵位和土地,能获得令人羡慕的生活。想想现在东西朝鲜的状态,你们就好理解了。)

这就是历史有名的“焚书”。

“坑儒”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因为秦始皇如此严苛对待臣民,很多读书人心里看不过,凑在一起就议论始皇帝的所作所为,有点妄议中央,结果被秦核心抓了起来,让人挖了个坑就将这些妄议中央,百无一用的书生们给活埋了。被活埋的书生人数历史上说法不一,比较靠谱的说法是400多人。

这里我们看到秦始皇和他的大臣们已经触到了思想控制的核心,及控制信息的来源。

尽管秦核心的手段如此霹雳,但秦朝还是没活多久。因为害怕被严刑伺候,陈胜吴广等人在今天的安徽宿州大泽乡一声大吼,拎着大棒就杀将出来,可怜秦二核心既没AK47,也没拖拉机,居然被这俩不要命的二货给搞得丢了江山丢了脑袋,被一姓刘的流氓捡了便宜,坐上了皇帝。

毕竟是靠着反秦的旗号才坐上皇帝宝座的,当然不好一上台就恢复秦朝那一套。但过了几代坐稳了江山后,刘大流氓的曾孙刘彻当上了皇帝(就是大名鼎鼎的汉武帝),又觉得有那么多妄议中央的人总归对稳定不是件好事,但又不好像秦始皇那样大开杀戒,毕竟秦二核心是因为过分严苛而丢了江山和脑袋的。恰在这是,一个名叫董仲舒的儒生向他建言,应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对什么名家,法家,墨家,兵家,纵横家等等学说统统不鸟,中央政府只赞助儒家一家,对儒家学说的传人给以高官厚禄。这样儒家自然会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思想,进而影响人们的行为,您的江山就会稳固了。

汉武帝刘彻大喜,立即下令执行。还别说,汉朝确实比秦朝活得久多了,除了公元前后的王莽篡位搞了二十几年的新朝,东西汉加起来都快小四百年了

为什么儒家学说会有这么强大的功能为一个王朝续命呢?

我们先得稍微介绍下它的理论核心。

儒家理论的核心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家国。是不是很熟悉,对了,著名的带鱼名言:身许家国,心许你中的家国二字的关联就是从儒家文化中来的。

儒家理论的核心是从家出发,做儿子的要孝敬尊重父亲,尊重父亲,而父亲也要有父亲的样,要对儿子爱护,文言文是这样说的:父父,子子。

那么出了家门,国家就是一个大家庭,君主,皇帝就是全体国民的父亲,全体国民的就是君主皇帝的儿子,做君主的要有做君主的样,要爱护臣民,而臣民也要有臣民的样,要像服从父亲那样服从群主,尊敬君主,文言文是:君君,臣臣。

至于妇女怎么办,好办,听说过三从吗,即从父,从夫,从子。没出嫁听老爸的,出了嫁听丈夫的,丈夫死了听儿子的。

总之,家是缩小的国,国是扩大的家。在家听父亲的,在外听君主的。妇女,反正是不让出门的。多简单的理论。

读过我的《洗脑的历史》的朋友一定会意识到董仲舒的理论实际已经触摸到了思想控制技术的两个核心要点:排他性和简单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使儒术成为整个社会的主流思想。简化理论,使人易于理解接受。

从此,儒家思想成为了中国社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的主流思想。经过南北朝长达400年的动荡,虽然从印度传来的佛学对中国文化也产生了极大影响,但隋唐的统治者一旦掌权,又在第一时间就将儒家学说当成社会主流思想进行宣传,并创造性地通过科举制度固化思想,让儒家的思想彻底控制了中国。而后的宋,元,明,清,将儒家的地位越推越高,儒家思想对中国社会的控制似融化的铁浆一样渗透到各个毛细管,冷却,形成牢固的形态。

这种思想模式可以概括为:服从权威,而权威是由年龄,地位决定的。不允许自由思想,不需要理性推理,也就是不需要理由。

尽管1911年清廷倒台,西学渐起,但很无奈,不到40年,中国又回到了闭关锁国,固步自封的地步,所提倡的理论比儒家更不容自由思想,更强调服从权威。关于这段时间的历史,我在《洗脑的历史》第九章有长达15万字论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读读,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但有一点要提醒大家,因为1949年以后在中国流行的理论最初来源是基督教,所以儒家与这种理论的共同处就是:不提倡理性思维,不提倡自由思维,强调服从,强调权威,而权威来源于神授。(还记得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吗?)

而这种理论与儒家教育的不同之处在于,更极端,更粗暴,你如果不服从,就直接从肉体消灭,有时仅仅出于恐吓的目的就会大量地杀人,以图利用恐怖造成人们思维真空,以便更好地灌输自己的思想。

在这种强力的思想灌输之下,绝大部分人会形成服从权威,崇拜权威,不愿自己思考的性格,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号令,他们就会激动起来,按照权威的指令行动。如果没有了这种权威,他们会很痛苦,会去寻找下一个权威,否则他的世界就要失去平衡,没有了安全感。而他们找到的权威会利用他们这种需求,害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实现自己的野心。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义和团会兴起,文革会发生的文化深层的原因。当然这也是同样在欧洲会有烧死巫婆,毒杀犹太人,在美国会烧死黑人,响应教主号召集体自杀等等事件发生的社会背景。

尽管在文革以后,在中国,上世纪80年对此有一些反思,但很可惜,因为某些政治人物,政治团体出于利己的考虑,这类反思萌芽被打断,中国的文化思想界又陷入了类似文革之前,之中类似的为权威歌功颂德,为当局寻找统治法理基础的行动当中。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很多人觉得现在的中国大学还不如上世纪80年代思想活跃的原因。

既然儒家的,以及引进类基督教思想中的权威崇拜从来没有得到彻底清算,理性思维,自由思想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提倡,学习,贯彻,我们就用不奇怪中国的所谓自由派人士和保守派人士,右派人士和左派人士混到一起去了,因为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思维,他们都在寻找一个权威,寻找一个能带领他们的领袖。他们都为川普像神一样的断语,伟人般的斩钉截铁的语气,成功商人的光环还有那和周带鱼一样谎话当做真话讲的勇气所吸引。

因为他们一直都在寻找能带领他们的权威,所以当一个骗子正好符合他们的理想时,他们宁愿相信他说的都是实话也不愿意去探究这个人的真面目的,甚至还会找出各种理由来这个骗子开脱。因为一旦他们承认这是个骗子,那实际是对他们自己的否定。

所不同的只是,自由派人士认为川普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未来搞倒东西朝鲜,而保守派人士,耄粉认为川普搞好美国后于中国和平相处,两个核心可以和平相处领导世界。

(敬请关注《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连载四)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