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1/2020

作者:流芳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总统大选中胜出的消息令多数欧洲国家感到欣慰。在特朗普当政的四年时间里,美国外交政策发生的变化,在全球外交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就欧洲而言,特朗普从宣布从德国惩罚性撤军,到颁布对欧盟的贸易关税等种种行为,严重冲击了跨大西洋伙伴关系。

随着拜登的当选,欧洲希望能够修复与美国的关系,共同应对当今世界的重大挑战。如何展望欧美未来关系走向?民主中国阵线秘书长、欧洲之声副社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 拜登当选下届美国总统的消息在欧洲引发较大反响。实际上,针对欧洲如何在与美国关系中定位的问题上,欧洲政界人士存有分歧。您如何看待欧美之间的关系?

潘永忠:首先谈一点个人对美国大选的看法。我相信美国的民主制度,无论谁当选总统,都是美国人民的选择。眼下美国社会出现的状况,只是美国内部的情绪之争,是暂时的,不会影响到美国的民主体制,一切都会过去,步入正轨。

我们没有理由去怀疑美国的民主体制,设想一下:怀疑美国民主党,怀疑拜登团队,其实就是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不信任;其次,各国首脑纷纷在第一时间祝贺拜登当选总统,欧盟与欧洲传统民主国家的欢呼雀跃,难道都错了?怀疑美国的民主体制,不啻是否定整个世界的民主体制,难道还要与之较量与对峙?

至于美国与欧盟的关系定位,即便是在美德关系深度不和谐时,德国总理默克尔仍然坚持重申:「欧洲与美国的关係,建立在传统的价值观基础之上,德国、美国等民主国家始终是站在一起的。」她还说:美国是德国、欧盟的同盟国,无论从价值观来讲,还是从现实同盟利益来看,德国与欧盟都会选择站在美国一边,这一点毋庸置疑。

前些日子,为了欧洲的「战略主权」问题,德国防长克兰普·卡伦鲍尔(Kramp-Karrenbauer)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之间发生了争执,但这是欧盟大家庭内部的「防务政策」走向讨论,并不意味与表明美欧之间有什么根本性矛盾,一不是敌对矛盾,二不是不可调和的问题。拜登总统说了:「我们用手指戳盟友的眼睛,却拥抱独裁者是毫无道理的!」我们相信他有智慧、有能力与欧盟共同妥善协调好这类问题。

法广: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建立的欧洲联盟,经过多次扩大,成员国从最初的六个扩至最多时的28个。欧盟的初衷,是要变得更加强大。数十年后的今天,您如何评判欧盟在全球的地位?

潘永忠:冷战结束以来,在德国科尔总理与法国密特朗总统的努力推动下,促成了1992年的《欧洲联盟条约》,欧共体正式被欧洲联盟所取代,继而进一步组成经济货币联盟,实施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内政司法合作的目标更明确,建立了「超国家机构」的联盟。欧盟至今已扩展成28个欧洲国家组成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发达国家经济政治集团,并由17个成员国共同使用单一货币——欧元,成为美元以外又一国际储备货币和结算单位,对国际社会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吸引力。毋庸置疑,欧盟已成为当今国际地缘和政治格局中十分重要的力量之一。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全球战略是:共同远景,共同行动,建设一个更强大的欧洲。

从国际政治说,现代的国际体制、及多边合作的规则制定,均是由美国与它的同盟国一起制定的,欧洲民主国家都是主要的参与制定者。再则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欧盟成员国就占了2席。经济上,欧盟是世界上第二经济实体;科技上,以德国、法国为首汇聚了全球领先的科学技术力量;军事上,欧盟成员国绝大部分属于「北约」成员国;在文化上,欧盟国家因地理位置虽然受到中东北非伊斯兰难民潮的冲击,但是传承了欧洲的基督教文化。从「文明冲突论」的角度来看,欧洲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战后的德国,一跃而重新回到欧盟霸主地位,德法两大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都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法广:从战略角度看,欧盟恢复与美国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意义何在?

潘永忠:跨大西洋关系(Transatlantic relations)是指一系列位于大西洋两岸国家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国际关系。也特指美国与欧洲国家(如英国),或相关国际组织间的关系。

随着美国大选结果明朗化,欧洲国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欢呼声一片:「欢迎美国归来!」

拜登总统明确将结束川普总统「对传统盟友打压、欺负、要钱」的政策,强调了与同盟国的合作。

默克尔总理明确期待与拜登的「合作」,她说:「要战胜我们面对的巨大挑战,跨大西洋的友谊无法取代。」

马克龙总统发推特向拜登表示祝贺,并说「战胜挑战,我们任重道远,让我们通力合作。」

尽管也有评论置疑,「把美国理想化毫无意义」。但我深信美国民主制度的完美与成熟。事实上,任何制度都有缺陷,但只要具备恢复与修正机制,就是完美的制度。拜登新任命的国务卿布林肯说:我们必须运用谦卑和自信的方式,谦卑正像总统当选人拜登所说:我们无法独自解决所有问题,我们需要与他国合作!这就是美国修复的宣言。

欧盟国家向来比较理性,通过价值观理念,通过制定制度规范,共同约束与制裁独裁专制国家。拜登总统,被誉为「美国价值观的捍卫者」,美国传统政治精英的回归,欧盟期待与拜登团队的合作,回归同盟的正常合作,应对当今时代的重大挑战,其中包括共同抵御中国的世界扩张。再则,欧盟跟美国恢复大西洋伙伴关系,结成牢固的盟友,这对北边的俄国是一个直接的提示,欧美关系好,能让俄国有所顾忌与忌讳。

法广: 从经济角度而言,中国经过多年谈判,终于在十一月上旬,与另外14个国家就建立全球最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区签署了协议,该贸易区涵盖全球经济的近三分之一。这一协议的签署对欧洲意味着什么?

潘永忠:谈到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就会想起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2009年,奥巴马总统宣布美国将参与TPP谈判,2015年,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成功结束「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TPP不仅涵盖国际贸易领域,还对劳工和环境、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敏感议题进行了规范,因此也被称为「21世纪的贸易协定」。TPP就是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制约中国国际贸易市场的发展。有专家指出:只要TPP存在,就没有今天的RCEP。

美国民主党利害,玩的是国际规则,讲究的是游戏中的制约与封锁,在交往中、在笑谈间,让对手灰飞烟灭。特朗普讲究「天雷滚滚」的声势,与中国经济「脱钩」,大幅缩减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殊不知雷鸣声中,却给了中国一片天空。

什么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是东盟十国发起的,由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与东盟有自由贸易协议的五国共同参加,共计15个国家所构成的高级自由贸易协定。在新冠疫情第二波逆袭、全球经济萎靡之际,这样的区域经济协定签署,对亚太地区的经济复苏与更广泛的合作具有积极意义。另一方面,今天的RCEP能签订,中国首先应该感谢特朗普总统退出TPP的协议,给了中国今天的机会。

应该说:RCEP,对于德国不一定是好消息。德国联邦外贸协会(BGA)主席伯尔纳(Anton Börner)指出:「在这一世界最大的自贸区的其它14个国家,中国企业未来将获得更便利的市场准入,同时意味着德国企业的销售条件相对变差。」他说,中国还由此获得机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这一经济区域的贸易规则。

11月24日,默克尔总理与习近平通电话,她表示:「德方祝贺中方同有关各方达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并敦促:「希望同中方加大努力,推动年内完成《欧中投资协定》谈判……」。

我的估计:中国会响应默克尔总理的呼吁与督促,背后原因,是中共对拜登政府的担忧与防范。

拜登上任后,会组成民主国家联盟,共同对付与制约中俄集权独裁政府。拜登接任后,会持续特朗普总统的一些做法,比如对中国的加征关税、封锁半导体制造设备和芯片等高科技产品限制、包括香港、维吾尔的人权牌,及台湾安全牌(这些都有美国数个宪法保障,对于今天的拜登政府都是无法改变的。)

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与《欧中投资协定》,无疑都成为中国抗拒未来拜登政府压力的「金钟罩」与保护层。

法广:您认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能否在较短时期内得到恢复?

潘永忠:还是那句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迎接拜登总统的将是千头万绪的工作。从默克尔总理与习近平通了这番电话来看,我的悟觉与看法是,是否欧洲政治家预感到了: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不能在较短时期内得到恢复与迅速展开?因为:1、美国疫情太严重了,拜登将首先集中精力,专注于国内疫情治理与经济恢复。2、看到美国选举而引出系列的社会问题,欧洲国家是否在担忧,这次选举产生的社会分裂能否在短期内修复?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