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眼下有些人却闭眼不看现实,念念不忘甚至极力鼓吹几十年前毛泽东时代的福利政策。这很可能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一些失了特权、国家断了奶、下岗又失业的老工人老干部,为了私利而胡说八道。

一段时间来,不时有人在网上曝出毛泽东时代的福利政策是多么地优越而丰厚,令人惊羡不已。这些福利政策包括教育免费、医疗免费、住房免费等等。有人断言,那个时代的福利,每人一生可享受几十万元,现在的人即使挣一辈子工资,也挣不来那个时代的福利。言外之意很明显:改革开放了几十年,人民生活还不如50年前!

对于这种背离事实、违背人心的荒谬言论,竟然很少有专家学者和知情者站出来予以批驳,致使谬言不断流传,不少青年人信以为真,对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提出了质疑。

笔者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对那时所谓福利政策和生活状况有切身感受,很有必要实事求是地将那时的福利和生活予以介绍,以正视听,以利改革。

先说那时的教育福利。文化大革命10年,大学基本停办。中小学教育,也是时而“停课闹革命”,时而复课打派仗;一段时间抓了教育质量,就被批为“右倾回潮”,只好让“白卷先生”横行无忌,让“反潮流闯将”张牙舞爪。总之这十年的教育一直是打打闹闹,破败混乱,无数青年人的青春就这样被白白葬送。这十年的学费即使很低,甚至是免费,那也不能叫“福利”,而是沉重的灾难!

那就只能说1966年以前的教育福利。那时,只有考上大学(包括列入国家计划的中专学校),才能享受学费和生活费的全免。可那是千里挑一甚至是万里挑一的人才能享受,这种对极个别精英人才的优惠和照顾,能称为教育福利吗?

而那时的小学、初中、高中教育,则是全部收费的,虽然费用很低,上学期间还有困难生助学金,但是上学交费,学杂费、书本费、住宿费是非交不可的。笔者1963年考上县里的一所初中,进校就要交各种费用10元钱。1966年考上高中,则要交学费20元。无论城市农村,无论干部群众,子女上学统统要交学费。那时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义务教育”“教育免费”的政策。

所以,说毛泽东时代是全民享受“教育免费”的福利政策,纯属子虚乌有!

其次,再说说那时的医疗福利。那时的国家干部、工人、公办教师等这些吃“商品粮”的“公家人”,确实享有一定的医疗福利,他们看病就医、住院、买药,有一定的优惠和报销的比例。那些中高级干部还享有更优惠的医疗特护政策,那是普通老百姓想象不到的。

然而,对于六亿多普通老百姓来说,“医疗免费”乃天方夜谭。除了1958年大跃进年代,在“吃饭不要钱”的食堂化裹挟下,有一段时间看病不要钱以外,20多年里,农民看病必须花钱。那时的农村大都有业余的“赤脚医生”,有大队医疗室,但看病买药是一定收费的,虽然费用很低,却是免不了的。那时的赤脚医生比一般农民收入高,吃得香,原因就在于此。农民如果有大病到县以上的大医院,那昂贵的医药费更是让人望而却步,所以那时的农民有病,宁可在家里忍受,也很少上大医院。

这种“医疗福利”,只有极少数有权利、有地位的人才享有,而90%以上的广大劳动人民却享受不到,这实际上是一种令人唾弃的“特权福利”,值得拿出来让人自豪和炫耀吗?

最后说说住房福利。这项“福利”对咱们农民来说太陌生了,什么人什么时候才能享受这种最优厚的福利,公家免费给你住房?通过调查方知,城里的干部、教育科研工作者、国有企业职工和一些市民,才能享有这种待遇,一家几代住公房。而六亿农民,只好住自家房,破屋茅庵也将就。他们从来就没听说过,政府把房子盖好,让农民免费去住,根本就不知道“福利分房”是何物!

综上所述,毛泽东时代的所谓教育、医疗、住房三大福利政策,确实存在,但实在不是老百姓的福利,更不是全民的福利,而是少数人的特权福利,是对特殊人群的特殊照顾。这种福利和照顾,是建立在剥削和排除亿万农民的基础之上的,是故意拉开并加剧城乡差别、工农差别的不公平、不合理的应当受到批判和抛弃的错误政策,而不能称为毛泽东时代的优越性,予以歌颂和怀念,更不能要求现在的社会倒退到那个时代。

其实,当时的国家干部、工人和城市市民,除了上述三大福利政策以外,在生活和工作上还有更多的福利,在物质极为贫乏的时代能过上超过农民几倍的生活。城里的医院、学校、商店、影剧院、体育场馆等等,这些国家投资建设的高档设施,成了城里人的专利,农村人根本沾不上边。难怪城里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如同被发配劳改,叫苦连天,政策一松动便发疯一般朝城里狂奔,而亿万农民子弟就只好世世代代趴在农村吃苦受罪。

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如同两座大山,把本应享受同等待遇同等权利的中国人民分成了高低贵贱的两种不同的人群。我们的党一贯以消灭这两种差别为己任,一贯以实现共产主义、公正平等为目标,然而却又制定了种种不合理的政策扩大了这种差别,以致让那两个差别成了那个时代最显著的标志。

当今社会,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亿万普通老百姓正在享受着最丰厚最普及的福利政策。教育上,城乡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初中、中职教育全部免费;高等教育收费,但是,贫困生的入学绿色通道、助学贷款、奖学金等优惠政策,让每一个贫困生都能圆了大学梦。医疗上,覆盖全国的城乡医疗保险和新农合政策,使亿万普通老百姓解决了就医难、看病贵的问题,城市的大医院也穿梭着乡下农民的身影。住房上,城乡普通老百姓的居住条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新房遍布,城市高楼林立。胡温新政免除了农业税,农民种地不纳粮还能得补贴;大量农民工进城务工,既鼓了农民的腰包,又推进了城市建设。无数的农民工趁机融入了城市,享受了市民的待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是城乡差别、工农差别最小的时代,是十亿普通老百姓享受最高最普及的福利政策的时代。

固然,现在还有巨大的城乡差别、贫富差别,许多贫困人家依然被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这当然是需要改革和发展的问题。尽管如此,早已解决了温饱问题的亿万农民以为,现在处于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也比那个时代啃红薯、吃野菜、饿肚子强太多了!

然而眼下有些人却闭眼不看现实,念念不忘甚至极力鼓吹几十年前毛泽东时代的福利政策。这很可能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一些失了特权、国家断了奶、下岗又失业的老工人老干部,为了私利而胡说八道。可是请问,你那时在享受种种特权的时候,可曾想到几亿农民在痛苦地呻吟?少数人享福,多数人受苦,这样的社会制度公平吗?你们受了一点苦,国家也不会不管,何至于一味叫嚷今不如昔,邓不如毛,呼吁倒退到举国贫穷的时代,让大多数人再去受苦受难?

“四人帮”说,毛泽东时代新闻最自由,我想批判谁就批判谁;红卫兵“造反派”说,毛泽东时代行动最开放,我想打倒谁就打倒谁!这样的“自由”“开放”给了他们,亿万人民还有活头吗?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