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湾地区食品安全不断出包,许多国家主义者就抓準时机开始质疑:“无政府资本主义不可行,否则谁来监督食品安全?”这些人都忽略了所有的食品安全出问题不都是在政府监督之下产生的吗?当然他们会反驳说这是因为政府某些政策不够完善、某些政府官员不适任,只要我们怎样怎样的改正就能使政府发挥监督的功能,我只能说这种对政府的崇拜已经是接近于宗教迷信的程度了。

市场是反映消费者的好恶,所以当大多数消费者都重视食安问题时,市场就会将不重视食安问题的厂商淘汰,食品安全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选择,而是每一个人都程度不一的主观考量,有的人可能非常注重养生,任何一点点对身体有疑虑的食品加工成份都不愿食用,而有些人可能愿意为了省下一点点钱而某种程度的牺牲一些健康,更有些人是愿意为了满足口腹之慾而吃下对身体有危害的食品,例如油炸食品与速食,所以如果你的讨论前提假设为每个人对有害身体健康的东西都是完全拒绝的,那这个假设本身就错了,否则怎么会有人吸毒、抽烟、酗酒?自由主义者主张人民有吃馊水油的权利,今天厂商错是错在没有告知的欺骗行为,而不是错在製造馊水油这个动作的本身,如果是你情我愿的馊水油食品买卖,我认为是完全合法的,违法的行为是卖给不知情的人,这一点很重要,所以我再叁的釐清。

所以在市场机制之下,如果足够多数的消费者将食品安全视为重要的购物因素,市场自然会产生许多监督检验的民营食安公司,当然这是需要成本的,而这些成本就会由消费者来支付,假设我不是一位注重食安的人,我可能会购买低价但未经任何检验的食品,而其他注重食安的消费者则会选择有经过检验的食品,有人会说这样不是加重了注重食安的消费者成本吗?但这就是市场的使用者付费塬则,而且请不要忽略了,由政府来对食品检验把关的成本是更重的,只是它收费的方式不是直接针对使用者,而是透过不公平的收税方式,政府提供的食品把关服务也一定是低效率且高度浪费资源的,这就是我常在讲的民营企业效率一定高于国营企业,因为前者必须接受市场的淘汰,而后者则是靠着暴力抢劫获利。

市场产生的食安检验公司不会被黑心商人收买吗?答案是当然会,但当一间检验公司受了贿赂而不将有危害的食品公佈时,就是其他检验公司取代它的时候了,如果无法收买所有的检验公司,只要有其中一间报出了食品的危害,这时消费者就会倾向支持诚实的检验公司,而受贿赂的检验公司营收则会受到严重的影响,黑心商人要收买所有检验公司的成本是非常巨大的,远远比收买政府官员要大的多,而且永远有诱因让新的检验公司来踢爆黑心食品而赢得商誉与获利,这就是市场的监督力量。

如果市场机制那么棒,那为什么现在还不断发生食品安全出问题呢?一部份是因为有政府存在,政府昂贵又低效率的食安监督,让人民产生误以为有食品安全的假象,而当没有政府时,人民手上拥有的资源会更多,也就会有更多人愿意为了购买食品安全而多付费,另一部份则是因为其实人们并不是那么在意食品安全,也许多数人在看到黑心商品的新闻时都破口大骂,但如果要他们为了食品安全而多付出一些费用时,很多人就会迟疑了,他们也许更愿意拿这些钱去做别的用途,而不是购买一份食品的安全性,这就是我一直在强调的食安问题不是非黑即白的二择一,而是每个人不同的主观选择。

市场并不完美,无政府资本主义也不能保证给每一个人满意的食品安全,因为不存在100%的食品安全,真实的社会存在的是每个消费者在价格与食安偏好中的主观选择,但我能保证的是政府不能给你食品安全,而市场它一定会做的更好。

来源:百辩经济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