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3

(编者按:辰巳嘉裕于3月7日去世,和去年的赤濑川原平一样突兀,原本还在雏形的专题文章只能提前发布了,以为悼念。因为我们主打研究的异常漫画家们,有许多活跃于日本6、70年代,为数不多的尚存者相继逝世,也是很自然的事吧,但无论如何,都希望我们喜欢的漫画家能活得更长久一些。汉化正在进行中,两到三周后,我们还将继续研究辰巳嘉裕。)

 

Manhua

我们得知辰巳嘉裕时,他已经老了,将自己的个人经历画成了漫画/剧画,后接了一个动词“漂流”,也就是部分资深漫画爱好者熟知的《剧画漂流》。也许他觉得这样还是不够,应该更加进行自我总结,所以又写了个人自传《劇画暮らし》(暂译:剧画生活)。

图注:《剧画生活》的文库本,书腰的宣传语相当夸张。

就像每次提起这些对漫画发展有影响的漫画家,总是会说起手冢治虫的嫉妒、称赞或者视为对手一样,辰巳嘉裕也不可免俗的在出版社的宣传语中被手冢治虫嫉妒了。在这本书中,他依然像是那些提起日本漫画就想起手冢治虫的人那样,将手冢治虫作为书的开头,也许,太多日本漫画家都有一个绕不开的手冢治虫情结。

作为业内人士,辰巳嘉裕了解手冢治虫的境地,或者同一时代出身使他切身感受到来自手冢治虫对他个人印象的冲击,以及手冢治虫对社会造成的空前影响,似乎是不可磨灭的。然而,我们没有从他的书中看到更多的、创作者的敏感,他停留在社会层面、资历层面,他对手冢治虫的评价是人云亦云的,是崇拜者对手冢治虫朝圣。得到了手冢治虫的谒见心中的狂喜,这也许是作者青年时代的美好记忆,但是作为读者、后来者并不能完全理解、或认同。辰巳嘉裕在这里并没有更多地对手冢治虫具体的漫画进行评论,提起手冢治虫只是一个过场,手冢治虫就像开启了日本漫画的黄金时代一样,开启了他的剧画漂流人生。

图注:《剧画漂流》中辰巳所画的自己第一次与手冢治虫相见的场面。

(编者按:注意书架上的这些名字,大都是影响过无数后来成为前辈漫画家<包括手冢>的更前辈漫画家,日本现代漫画始于战前,长久以来手冢治虫被认为是日本漫画独一无二的开拓者,其实公正来看,他只是日本漫画黄金时代众多开拓者们的代言人。)

在少年时代,辰巳就表现出漫画方面的才能,虽然只是一些线条简单的幽默漫画,但是已经被刊登在《漫画少年》等等杂志上,这个时期的辰巳就像是不断获得新视野的航船,准备前往属于自己的未开拓地,自己的新大陆,与他一同闯荡的还有他的哥哥桜井昌一(本名辰巳义兴)。这时手冢治虫领衔的日本漫画正进入一个崭新时代,辰巳兄弟也开始跃跃欲试。

图注:《剧画漂流》中辰巳在便利店中看到自己漫画第一次被刊登时的情景。

大城のぼる是昭和年代一个相当重要的漫画家,是日本科幻漫画的先驱人物,也是剧画的先驱。他对手冢治虫产生过影响,不过因为存世作品不多,在知名度上有所欠缺。大城のぼる对辰巳兄弟青睐有加,亲自指点他们,并且向贷本出版社推荐了他们的漫画,由此他们开始了自己的漫画之路。

有追求的漫画家并不甘心漫画只是作为少年、少女的枕边读物,他们希望漫画受到社会上更广泛人的认可,甚至认为漫画这一个名词不足以承载自己的作品,由此他们提出了种种概念,包括“说画、活画、写剧画、万画、激画、击画、演画、活动画、battle comic、drama comic、驹画以及剧画“,这些新的称呼渐渐被人们消去、整合,最后所固定下来的就是”剧画“。

图注:辰巳与漫画家们合作的贷本漫画合志《影》

何为剧画?剧画是指以成年人为读者对象,在漫画中引入现实主义的视角,经过50年代贷本漫画家们的探索,在70年代爆发,融合成为当下日本漫画表现形式的重要根基。剧画一词的最早提出是在1957年12月的《街》上,《街》是辰巳嘉裕与人合办的定期发售的贷本漫画合集,当时辰巳嘉裕在自己所创作的短篇漫画《幽灵taxi》上第一次使用了剧画这个名称。随后,他在水木茂所经营的兔月书房新发行的定期贷本合集《摩天楼》上,与志同道合的漫画家一起创立了剧画工房,并且印发了150份致词辞广发媒体,向世间发布自己的“剧画宣言”,而辰巳和他的剧画成为了风向标,开始改变日本漫画的走向。

图注:“剧画”一词第一次出现

承载剧画的载体贷本漫画受到漫画杂志的冲击而日渐衰落,白土三平注资、长井胜一创办的《月刊漫画garo》因为《卡姆依传》刮起了一阵左翼思想的旋风,主流漫画杂志也开始渐渐接受剧画。1969年贷本漫画黯然退出历史舞台,这时辰巳嘉裕也心灰意冷的宣告剧画的幻灭,与剧画告别。但随着《卡姆依传》的结束,《garo》需要有表达也有分量的作者参与,这样辰巳嘉裕开始在《garo》上连载自己的社会派剧画,这些剧画关注底层人物的命运,有着批判现实主义的倾向。

然而剧画并没有如当时辰巳所说的那般消亡,借着漫画杂志的东风,反而在1960年代到1970年代爆发,压过漫画的势头,成为当时漫画杂志的主流。由辰巳发起的剧画,裹挟了一股强劲的风潮来到了手冢治虫面前,为了适应市场,手冢治虫也开始向剧画借鉴,改变自己的风格。

(编者按:某种角度来说,手冢在《garo》和剧画影响之下转型,开始涉足严肃成人题材的创作,有如换血重生。其最具盛名的代表作,如《人间昆虫记》《奇子》《怪医黑杰克》,乃至《火之鸟》中的部分篇章,都能看到剧画的影响,或者作品本身亦可归入剧画。)




从1980年代开始,因为漫画作品的左翼视角,辰巳嘉裕开始受到欧洲的关注,他的漫画间或被欧洲出版社翻译翻译发行。进入1990年代,铃木出版计划出版一套108卷的佛教漫画,辰巳嘉裕受邀参与了这个项目,一共绘制了108本中的9本,前后一共8年,其中的《最澄大师》还被翻译成了中文在中国出版发行。

2011年,辰巳嘉裕因为《剧画漂流》获得了手冢文化赏,虽然发起了一场引起日本漫画巨变的运动,但是在得奖时,辰巳依然没有改变对手冢治虫的粉丝式推崇,也许如岭南玫瑰(漫画研究者)所说,他从来只是自居为普通人,秉持着朴素的观念。同年新加坡导演邱金华将这本漫画改编成了动画电影《TATSUMI》,其中辰巳嘉裕亲自献声,讲述自己的往事,这部电影参加了戛纳国际电影节,但是直到2014年11月才在日本国内上映。

图注:剧画《剧画漂流》与电影《TATSUMI》同一场景对比。
2015年3月7日18点49分,辰巳嘉裕因恶性淋巴肿瘤去世,享年79岁。这个消息是英国的独立记者Paul Gravett通过曾经制作辰巳动画电影的新加坡导演邱金华得知的,也是先于日本国内。

辰巳嘉裕的离去也只能是剧画对他的告别,剧画的手法在当下已经被融合在漫画之中了,但是它并不是过去的、历史的名词,现在仍有不少采用“剧画调”的漫画家。手冢治虫开启了日本战后现代漫画的道路,而辰巳嘉裕从严肃性、社会性、现实性等方面切入创作,将日本战后现代漫画的道路引入到了更为开阔的地带,和手冢一样,成为来自二十世纪的日本漫画遗产。

文:臆想图志 / 协力:胡晓江

————————————————

臆想图志:漫画收集症患,专栏【见世物夜话】写作中。

更多内容,请订阅异常漫画研究中心(微信号:scomix)

来源:异常漫画研究中心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