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度第十二届自由写作奖、第十届林昭纪念奖暨第五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颁奖典礼,今年3月21日下午在国立台北教育大学举行,独立中文笔会亦与国立台北教育大学人文艺术学院、中华紫藤文化协会、台湾种子文化协会和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共同举办了台北国际作家周系列活动。

十五位中国大陆和海外各地的独立中文作家来到台湾出席相关活动,并与台湾本地文学界进行广泛交流。这是全球独立中文文学界难得的盛事。在当中,我们发现了台北在全球中文文学版图中的中心位置,许多为自由写作而遭到压迫、拘禁或流亡的中文作家,在台湾找到了最多的读者,也享受到如同回家一般的安心和自在。

独立中文笔会是在国际笔会促成下,由刘宾雁、郑义、万之、孟浪、贝岭等中国流亡作家在美国筹组而于2001年成立,现任会长为贝岭,而副会长心语则为台湾人。该组织将本身定位为全世界中文写作者、编辑者、研究者和出版者自由缔结的非政府、非营利、非政治和跨国界的组织,以“弘扬中文文学、维护言论自由”为宗旨,强调写作自由与新闻自由不受政治因素的干扰和迫害。

事实上,独立中文笔会是一个对应于中国笔会中心而外在于中国作家协会的组织。中国作家协会前身之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成立于1949年,于1953年改为今名,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作家组织,而以组织作家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学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为其宗旨,中国笔会中心则是中国作协参与国际笔会的代表机构。

中国作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准官方机构,其干部享有国家公务员待遇,更有领取国家俸给的驻会作家,并对作家进行评级,而想而可见,中国作协作家的创作,是不可能正面批评或直接挑战中国共产党的权威和意识型态,而凡是基于人性与良心,在写作上抵触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方针,揭露出中国大陆社会的黑暗面,而可能动摇人民群众对中国共产党之权威和意识型态的崇拜和信仰的作家,不仅不能参与中国作协,还可能因共产党各级宣传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国家安全部门的政治审查,导致作品无法出版或流传。

更严重者,则是受到国家安全保卫部门的监控或软禁,或者被扣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而逮捕下狱。同样获得诺贝尔奖的莫言和刘晓波,前者为中国作协副主席,后者为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一身居庙堂,一身陷囹圄,正就对比出中国体制内与体制外作家的两种命运,而流亡法国的高行健,则几乎被中国大陆文坛除名,似乎不曾存在一般。2012年德国书业贸易和平奖得主廖亦武,正是在偷渡云南边界逃离中国之后,才能彻底摆脱国家对于作家心灵的禁锢,创作自由受文明国家宪法的充分保障,始得以在国际文坛发光发热,并使得他同受中共压迫的独立作家难友遭遇,经由他的现身奔走,而受到全球的关注和援助。

台湾的《中华民国宪法》维护言论和思想自由,箝制出版自由的《出版法》早已废止,国家图书馆免费为所有的台湾出版者提供国际书号申请服务,还有兴趣广泛而品多样的读者,这是全球中文作家最为羡慕的创作环境,举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法完整出版的诗文和图书,都能在这里得到完美的呈现。文学的写作和出版不只是市场和产值的问题,它是民族精神的写照、时代和人性的记录,台湾的政府要有此一认识的高度,为中文世界保留最后一块不受共产党国家暴力幽灵笼罩的净土。

我们感谢贝岭、心语、独立中文笔会和所有参与主办台北国际作家周的各个机构,创造了台湾文学和独立中文文学交流的空间,也期待和呼吁大家共同来保守这一个独立于中国共产党党国宰制之外的自由写作国度,要求台湾的政府坚持立场。我们也要向今年度获奖的中文作家杨继绳、杜斌和陈树庆等人致敬,您们以作品和独立人格维护了文学的价值,彰显了自由和良知的意义,希望您们的作品能自由地在台湾出版和流传,也终有一天在您们的故乡里受到真正的接纳。

来源:民报社论,2015年3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