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大陆以外,我经常访问台湾和韩国。在大陆我主要做采访市民活动家等工作,行动方式跟在日本的时候差不多。而在台湾和韩国,工作时间较少,主要做交流、观光等活动。但是,我的工作方式是基于跟本地人交流而进行,把大部分的时间用于交流活动。于是我在大陆、韩国、台湾和日本,都过同样的日子。

我在上述4个地域经常利用交通工具、经常上街走路。只通过像走路似的很简单的行动,每个地域让我感到的印象非常不一样。例如,我常常以舒服不舒服的观点而把四个地域比一比。在走路的时候,在我的印象里形成“舒服感觉”的是大多数步行者带有的状态,关于这些状态,我设定了两个标准。一个就是“他们的行为文明不文明?”。另一个就是“他们着急不着急?”,即是“街道上有没有压力的气氛?”按照这两个标准,把四个地域比较的话,可能得出如下的结论:

日本:有文明,有压力。
韩国:不文明,没有压力。
台湾:有文明,没有压力
大陆:不文明,有压力。

按照上述的关系图,让人感到最舒服的是台湾,而最不舒服的是大陆。当然,旅游地的魅力不只由舒服不舒服的观点来判断。另外,这只是在我印象中的关系图,应该有很多例外。但是我给不少中国人、日本人谈到这些印象,没有人否定。

我虽然写了“大陆:不文明,有压力”,但过去的大陆不是那样的。我第一次去大陆是在1987年。当时,在哈尔滨的电影院里、公交车车内,不少人不遵守“不可吸烟”的规则。但是他们的不文明行为没让我感到不舒服。在路上,不少步行者吐痰、把垃圾处理掉。那些行为也没让我感到不舒服。在大陆,我经常看到不文明行为,但是在过去,不文明行为和周围的社会能交融,在街道上不文明行为也有它们存在的资格。人家对那些不文明行为都有宽容的态度,不管他们。那时,我对那些不管的现象感到“自由”。

我觉得从2006,2007年左右起,人家对不文明行为开始表现出着急的态度。因为还有其他原因,在北京等大城市里,大家表现出的着急的心情形成了独特的压力。一般来讲,比较乡村的话,大城市生活带有独特的压力。日本也有。但是又一般来说,大城市生活带有的压力跟近代化、文明化、规范化密切相关,所以可以说越有压力,越有文明。但是中国的压力不是那样,就是又有压力,又不文明。

为什么不少人对不文明行为有着急的心情?我认为,在大陆,着急的心情肯定意味着不少公民希望中国变为文明国家。但是,目前,大家越来越着急,而在街道上仍旧可以看见不文明现象。关于被介绍很多的文明礼貌的问题,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攻击不文明的行为和人,而是重视不能以活用公民对文明化的需求而建设文明化的国家制度的问题。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