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中国作家 余杰)

二○一五年五月十五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正式以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及寻衅滋事两项罪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起诉人权律师浦志强。 此时,浦志强已经被拘捕一年多的时间,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之间几度公文往返,如今终于步入了“正常”的司法程序。

继伊力哈木. 土赫提、高瑜被判重刑以及郭玉闪、唐荆陵被拘押之后,浦志强的命运亦不容乐观。 习近平的笑容改变不了他“笑面虎”的本质。

网络控制日趋严密

“煽动民族仇恨”的罪名,最高可判刑十年。 检方指控浦“煽动民族仇恨”的主要证据是他所发的30多条微博。 十年前,记者师涛因为通过雅虎信箱给海外媒体发送政论文章,被判刑八年,中国国安部需要向雅虎施加压力索取有关数据;如今,微博本来就是中国自行研发的社交媒体,秘密警察搜索微博讯息就如同进入自家的后花园一般。 由此可见,中共的网络控制已日趋严密。

浦志强的获罪言论有:“说新疆是中国的,就别把它当殖民地,别当征服者和掠夺者,先发制人后发制人都为制人,都是把对方当敌人,都是荒谬的国策。 ”、“昆明事件太血腥,凶手罪孽深重。 说疆独制造恐怖,这回我信,但这是结果,不是原因。 死伤极惨重,后果太不堪,你就给了我一句话,说疆独凶残你没责任,我不满意。 ”在民主国家,这些都是卑之无甚高论的、受到宪法保障的公民的言论自由;在中国,这种如同安徒生童话《国王的新衣》中孩子脱口而出的真话,却成为统治者眼中大逆不道、反动透顶的“致命话语”,一定要将言说者打入天牢。

浦志强是一位从六四屠杀的血泊中一路走来的人权律师,他不仅关注受专制政权迫害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四川地震死难孩童的家长群体以及形形色色的、基本权益被侵犯的公民,而且对藏族、维族等在中国作为“二等公民”的少数族裔伸出救援之手。 由此,他本人也成为中共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乃至被冠以“煽动民族仇恨”的罪名。

那么,究竟谁才是“煽动民族仇恨”的罪名的罪魁祸首呢? 中国历代统治者从来都不是热爱和平的天使,从秦始皇开始就痴迷于开拓疆土、东征西伐。 隋唐两代兴师动众远征高丽,明朝大儒王阳明屠杀西南地区的苗族人,清代名臣左宗棠屠杀西北的回民,历史上的斑斑血迹,不堪回首。

而中共建政之后,汉族中心主义更是变本加厉,阶级迫害和民族迫害齐头并进,不惜以飞机大炮对付帝国边陲的反抗运动和分离运动。 中共一方面在新闻媒体和教科书中渲染近代以来中国受西方列强凌逼之民族主义悲情,一边却选择使用比西方列强更加残暴的方式屠戮那些更为弱势的族群。 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和习近平才是民族屠杀的元凶,他们将与希特勒一起站在历史的审判台上。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