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二十六周年,因为六四而流亡德国的王万星先生呼吁一切与六四有关联的人,呼吁国际社会更加积极地救助六四受难者。

一 九九二年,六四三周年的时候,王万星先生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开标语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而成为当时国际社会纪念六四的头条新闻之一。其后他被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十三年,直到二〇〇五年,在国际社会的救助下他从北京的精神病院直接流亡到德国。在纪念六四二十六周年的时候,到德国后在德国人权国际工作过多年,现在 担任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德国分部主席的王万星先生再次呼吁欧洲社会,以及一切与六四有关联的中国人勿忘六四,更加积极地救助六四受难者。为此,二号上 午,记者采访了王万星目前生活在法兰克福的王万星先生。

王万星先生首先对记者说,“今年我到德国已经十年了,看病、吃穿、住房都有保障。我认为,之所以海外华人如此众多,是和八九六四有着密切关系的,而很多人是受惠于八九六四的,但是能够认识到及认可这点的就比较少了。”

关于他和八九六四的关系,王万星先生介绍说,“当年八九六四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已经四十岁了,之前在七六年和七七年我曾经分别因为参与异议抗争坐过两次时间不 太长的牢狱关押。所以在看到四二六社论后我马上连夜去了北京大学,前去阻止,劝说大学生先不要上街游行。在这个时候结识了柴玲和丁小平。这在柴玲的回忆录 中有所记录。在此后我也找到过柴玲,劝说过柴玲在五月十五日戈尔巴乔夫来访之前撤回学校。六四镇压之前我也又去过广场,劝说过学生。

九二年一些因为六四被关押的大学生陆续被放了出来,他们又想在九二年六四三周年的时候到天安门广场聚会。为了避免他们再次被捕关押,我劝说过他们,但是他们不同意,我为了阻止他们前去,只好自己前去。”

王万星先生说,他的行动避免了更多的人被捕,而十三年后他获得自由,流亡到德国又是受益于国际社会,及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的积极行动,对中国政府施加的足够压 力。为此,在纪念六四二十六周年的时候,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特别呼吁说,“由于九九年法轮功的许多学员也被关进精神病院,数量非常多所以就引起世界精神病 组织的注意,国际社会要进一步调查中国的精神病问题,为此,在国际社会的的压力下,我才被中国政府允许直接流放到了德国。如今纪念六四二十六周年,国内外 的情况虽然已经和当时很不相同,但是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我仍然是在国际社会压力下,由于国际人权问题会谈而被释放到国外的最后的一个人。现在我希望,浦志强、高瑜、高智晟、王炳章、刘晓波、圣观法师、张文和、彭明这些人能够释放到国外,还他们的自由。”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