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萌按:转发我的朋友晓榕写的一篇关于国民党战犯的文章,是她自己的经历,写得非常真实感人。 以此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注:艺萌的姨公是1975年3月19日的第七批特赦战犯。

战犯楼

北京朝阳区和平里北边有一大片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建成的多层住宅楼,是机关单位的职工宿舍。其中十一区二十号楼是一栋四层楼的住宅,这栋楼的第三单元是属于全国政协的职工住宅,就是这个单元,曾经住过一些在国民党时代的抗日将领,解放战争的共产党战俘,文化大革命时期这栋楼在当地被称为“战犯楼”。
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我去外公家探望,没想到扑了个空门。正要扫兴而去,对面住户李以劻先生开了门,邀我进去坐坐,心还在犹豫,脚已踏进了李先生家的门。

闲时去外公家偶然会遇到在楼门前打太极的李先生,李先生看上去仙风道骨,总是在一板一眼的比划招式。我们只有过眼睛的对视和点头的交道。此时,坐在李先生家略显尴尬,并不善交的我不知话该从何说起。还是李先生打破了沉默,和我闲聊起来,他给我看了一些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位端庄大方气质优雅的中年女子,身后站着两个帅气的青年男子,李先生介绍这是他的妻子和儿子,李先生的家人在香港居住,一个儿子是在英国读过大学,另一个是在香港读的大学。我像傻瓜一样明知原因却故问,“为什么不到香港和家人团聚?”

“你是党的人吗?”李先生问我,
“不是”

“我留在这里,政府需要我。”

李先生用词很特别,因此留下很深印象。

在聊天时谈到了抗日战争。当时已经老大不小的我所知道的抗日战争历史也就是小学读过的课本,那内容早像钢印嵌入脑海,我顺口说出:“八年抗战,国民党除了打共产党,就是躲在山上。共产党打垮了日本人,国民党下山摘了胜利果实。”李先生激动的给我看他身体的伤疤,那都是同日本人打仗留下的,李先生给我讲了他同日本人浴血奋战的经历。我看着李先生真诚的眼光,心充满疑惑的同他告别。

李先生可以到香港和家人团聚已是八十年代中期了。走之前,李先生把广州老家带个小男孩的侄女在和平里安顿下来,小男孩阿简和我的小表弟成了玩伴。阿简告诉小表弟:爷爷交代了,爷爷的床不能睡,爷爷是将军,睡他的床要杀头的。阿简在北京成长:读书工作,结婚生子,只是依然没有北京户口,因为有住房,阿简并不太在意北京户口。

1986年广西电影制片厂摄制的《血战台儿庄》,我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又想到了当年李以匡先生给我讲的故事,我为自己曾向李先生提出的无知愚蠢的质问万分羞愧。泪如泉涌的我当时真是热血沸腾心潮澎拜,就想端着一把冲锋枪向日本人扫去。

百度百科是这样描述的:电影血战台儿庄,再现了台儿庄大捷的历史。是一部正面描写国民党抗日的战争史诗力作。该片由广西电影制片厂摄制,荣获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由杨光远和翟俊杰联合导演,是大陆影坛第一部以正面而肯定的态度来拍一场由国民党军队打胜仗的战役。

九十年代初,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电影,抗日战争以后的共产党如何打垮国民党大决战系列片,大陆新浪网开头是这样介绍的:这套电影由《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战争史诗三部曲,三部电影以宏伟逼真的气势再现了解放战争中三次决定性的伟大战役。

有如此实力拍摄波澜壮阔,史诗般的电影《大决战》战争题材片的制片厂,在制作抗日战争这个国际历史性题材上,我能回忆起来的电影就是:《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三进山城》,《铁道游击队》多是些地方百姓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绝不能用史诗般来形容。

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今天,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到底是谁在同日本侵略军浴血奋战?

有一篇文章《国共双方对抗日战争的贡献》提到,在抗日战争中,按照大陆的说法,自卢沟桥事变至1945年6月,国军中少将以上的将军,共牺牲115人。其中上将8人,中将42人,少将65人。而国民政府的何应钦则说是206位将领。无论是一百还是二百,都已表明战将伤亡惨重。如果不是积极抗战拼死抵抗,怎么会如此惨烈?在共产党人中,牺牲的高级将领仅有左权将军和彭雪枫将军(左权为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彭雪枫为新四军的师长)。

有兴趣的人更可参考大陆2012年国家图书管出版的图书《抗战阵亡将士资料汇编》,作者是李强,任震。

住在“战犯楼”这个单元的原国民党将领如下:

杜建时:国民党中将,国民党北宁线护路司令兼天津市市长。解放军占领天津时被俘。杜建时是共产党1961年12月25日第三批特赦战犯。

罗历戎:国民党中将,国民党第三军军长。1946年5月5日获颁胜利勋章。1947年十月在河北定县战败被解放军俘虏。1952年12月判处12年徒刑,是共产党1960年11月28日第二批特赦战犯。电影《解放石家庄》上映时,当年的罗军长已经是坐在轮椅上的人了。

范汉杰:国民党中将,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山东第一兵团司令官,热河省政府主席,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1948年10月14号在辽沈战役锦州攻坚战中被解放军所俘。是共产党1960年11月28日第二批特赦战犯。

李以劻:国民党中将,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抗战胜利后任中央第六军官总队少将副总队长,粤桂南区副总指挥兼参谋长、总统府高参,国民党第121军中将军长。1949年在福州率部队投诚。是共产党1960年11月28日第二批特赦战犯。

康泽:国民党中将,国民党第15绥靖区中将司令。康泽是中华复兴社创始人之一,复兴社的名字就是康泽取名;康泽亦是三民主义青年团三位创始人之一(另外二人为刘健群、陈立夫),1948年7月在襄樊战役中被解放军俘虏,1963年4月9日第四批获特赦战犯。

康泽没过得了文化大革命这关,一个深夜被红卫兵打的半死,后被拖进秦城大牢,伤重而死。

王耀武:国民党中将,抗日名将,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兼山东省政府主席,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委员。青天白日勋章,抗战胜利勋章,美国总统二战金质自由勋章获得者,中正剑持有人。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任受降主官。1948年在济南战役后被俘,1959年12月4号第一批特赦战犯。

王耀武1966年与北京的一位中学女教师共结连理。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王耀武因“反动”经历被时常批斗,1968年因病死亡,一代名将王耀武就此命休。他的妻子也跟着倒霉,作为反动家属备受欺凌,后来不堪迫害而发疯致死。

廖耀湘:国民党中将,抗日名将,国民党第九兵团司令。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南京保卫战,昆仑关战役,1940年同杜聿明率领中国远征军赴缅甸抗日,1945年4月,雪峰山战役打响,廖耀湘率新6军从缅北空投到芷江,作为此次战役的总预备队。抗战胜利后,廖耀湘率领新6军被空运到南京,接受日军的投降。1948年在辽沈战役中被俘。1961年12月25日第三批特赦战犯。

按官方记载,1968年 “文革”正席卷神州,在一次被批斗中情绪激动,突然心脏病发作,一代抗日名将,就这样撒手人寰。”

杨伯涛:国民党少将。抗日名将,英勇善战,战功显赫。抗战时期,在著名的湘西雪峰山战役中出奇制胜,打败横行一时的日寇,受到蒋介石的器重,被委任为第十八军军长。1948年12月淮海战役中成为解放军的战俘。1959年12月4号第一批特赦战犯。

(上述各人简历来源于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

大陆有部电影“决战之后”,描述了三大决战之后,在北京战犯监狱“功德林”改造国民党战犯的思想,上述各位都在电影里再现被改造的经历。特赦了又怎样呢?王耀武,廖耀湘,康泽就冤死在文化大革命。

历史岂能轻易改变和遗忘。

向参与抗日战争的人们,士兵,将军致敬!

韩晓榕

二零一五年八月

后记:

我看了晓榕这篇文章, 想起了我爸从前给我说过的我的姨公的事情。 他叫郑锡麟(1900- ) 四川温江文家场人,1926年10月南京中央军校第六期毕业,是戴笠早期特务组织十人团成员之一,主管军统几十个训练班。后任国民政府军统局训练处少将处长。解放后被判无期徒刑,1975年3月19日第七批获特赦。 我爸跟我讲他16岁报名参军打日本时去跟他姨父,即我的姨公告别, 姨公知道后非常赞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好! 好男儿志在四方”。和国难当头 岂能坐视之类的话…… 我爸跟我说姨父的行踪一向非常神秘, 当时谁都不知道他的工作, 包括家人。 我打电话给我姑妈询问后来的事,才得知姨公释放出来后,已是物是人非。 美丽的太太,就是我曾经在我的回忆祖母的文章中提到过的我的三姨婆, 在巨大的变故后,被赶到一个小屋子里居住, 每天不停的打毛线, 变成一个孤僻古怪的被后来的孩子们称作的“毛线婆婆”, 在几十年的漫漫长夜中等待,在孤寂中死去。身边也没留下一儿半女。 我姨公出来后无人投靠, 也没人敢收留。我姑妈那时也到了阿坝。不在成都。 他就在街上露宿,然后死去。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