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习近平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开始了首次访美之旅,此次访美,规格甚高。在随行人员当中,仅仅地方大员就达到六位之多,其他人员不计其数。习近平此行可谓举世瞩目,不论是在中国国内还是海外媒体上,都是关注的焦点。

不过,对于不同的群体而言,对习近平访美的期盼各有不同。海外媒体和中国民间人士,其实更希望奥巴马在与习近平会谈时,谈及人权问题。然而,众所周知的是,中方对于人权问题,一直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如果美方一定要谈,中方往往也只是虚与委蛇,不会在改善人权方面作太多的努力。

在习近平访美之前,通过各路媒体的报道不难推断,此次“习奥会”的重点议题必然包括网络黑客以及南海问题,人权问题根本就排不上号。不过据报道,在9月25日“习奥会”上,奥巴马屈于舆论压力,对中国的人权纪录进行了强烈的批评。前段时间,中美关系因为南海问题一度紧张,中国官方不断向美方“开炮”,态度强硬,可是在习近平访美之前,中国媒体却突然转向,大肆宣传中美之友好。

纵观中国的历史,不难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对外越强大的时候,对内就越软弱;对内越强硬的时候,对外就越软弱。如今的中共当局,对内施行的是铁腕政策,对外虽然在口气上比以往强硬了很多,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就软弱无力。因为经济形势严峻,在习近平访美之前,释放了个别反对派人士,这可能是讨好美方的举动之一。

江泽民时代,每次访美,人权议题都必不可少,正因为如此,很多政治犯被提前释放。到了胡锦涛时代,当局开始也还是能够向国际舆论让步,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突飞猛进,在人权方面,当局越来越强硬,根本不在意国际舆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指责,更别提释放政治犯了。

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执政,侧重点有所不同,在人权问题上,共和党显然要比民主党态度更鲜明。奥巴马上台之后,虽然有时候也会见人权组织的负责人,但都是出于政治需要,应付国内的民意而已。中国方面非常清楚美方对待人权问题的暧昧态度,所以在习近平访美之前,就开始撒钱,通过与波音公司签订高达380亿美元的订单,来堵住奥巴马的嘴巴,让他最好不要谈人权,即便要谈,也只能是轻描淡写。

习近平此次访美的首站是西雅图,当习近平抵达西雅图时,数百名示威者打出标语,抗议中国的西藏政策和对人权的侵犯。在华盛顿,抗议活动也如火如荼,位于白宫和国会山之间的新闻博物馆在外墙挂出了“释放中国人权捍卫者”等醒目的标语。访美时遭遇抗议可谓中共党魁的宿命,江泽民、胡锦涛都遭遇过;只要中国的政治和人权状况不能得到彻底改善,抗议就不会停止。

中国官民矛盾已经到了异常激烈的境地,很多访民求告无门,只得出境抗议。习近平和彭丽媛夫妇9月25日中午在前往美国国务院参加招待午宴途中,其专车遭到来自北京、上海、湖南和河北等地中国访民的拦截。北京访民李焕君和上海访民葛丽芳以钻到一辆加长凯迪拉克车车底的方式拦停车队。葛丽芳和李焕君看到了习近平,习近平与访民对视几秒钟。受惊的习近平,随后派秘书接见访民,接访民投诉材料

另外,9月25日下午1时37分左右,彭丽媛的车队经过21街与C街交叉口时,又有四位访民冲出封锁线,其中马永田堵到彭丽媛的车,这辆车被堵到人行道并且撞到马路牙子,随后车开走,马永田则被警察拘捕。马永田被警察拘捕后,经“公民力量”组织创建人杨建利博士、原北大教授夏业良和美国维权律师的紧急交涉,很快获得释放。

最近这些年,一党独裁之下遍地是灾,人权灾难尤为严重。从打击网络“大V”到打击维权律师,神州大地早已被一片恐怖气氛所笼罩。原以为习近平的登台能够缓解中国的社会矛盾,殊不知,对内政策更为强硬,对反对运动的打压更为严厉。在当前,要从事维权活动,进行批判性的言说,宣传世界主流价值观,都会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如今,即使是像信力建这样极为温和的反对派人士都遭遇打压,足见中国执政者胸怀之狭隘。

很多中国人喜欢把改善生存环境的希望寄托在外国身上,事实上,对于一个大国而言,国际舆论所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美国共和党议员、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史密斯(Chris Smith)表示:“奥巴马没有为中国人权的改善作任何事。他很少提及这个话题。”史密斯对“德国之声”指出,这一情况在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访问美国时就已很明显。“奥巴马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当他会见要为另一位和平奖得主身陷囹圄负责的人时,却连刘晓波的名字都没有提。”

很明显,奥巴马为了追求美国在经济利益上的最大化,顾不上中国的人权状况,也管不了刘晓波、高瑜等政治犯的处境。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美国民间人士却路见不平一声吼,在习近平访美之前,40多位美国知识界人士联名签署了一封致习近平的公开信。联署者包括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杰弗里·尤金尼德斯(Jeffrey Eugenides)、乔纳森·弗兰岑(Jonathan Franzen)等知名作家。公开信呼吁中国释放“因为表达了他们的观点而被判罪入狱的作者”,信中提到了刘晓波、刘霞夫妇以及维族学者伊力哈木(Ilham Tohti)和高瑜。

“人权观察”中国分部的负责人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指出,尽管美国曾在一些场合对中国高层官员就人权状况表达过忧虑,但白宫对中国“令人警惕的人权瓦解”并没有作出应有的反应。理查森写道:美国政府“只是很不情愿地对中国受压制的人权活动人士作出声援”。

中国作为一个泱泱大国,民众在争取民主、自由、法治方面,其实更需要自身的发展壮大,不像是其它小国家,只要受到足够的国际压力,就有可能和平转型。最近这些年,虽然中共当局对民间的反对运动疯狂打压,但是,公民社会依然在不断成长,呈现出了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态势。

在“习奥会”的议程上人权问题不是重点,虽然最终被奥巴马提及,但习近平的回应则是浮皮潦草,表示:“中国关注人权,但是改革需要按照其既定的时间表来进行。”“民主和人权是人类的共同追求,……但同时,我们必须承认,不同国家之间的历史发展和现实情况不同,我们也要尊重世界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其发展道路的权利。”显然,习近平是在为践踏人权的行径辩护,实质上是不想做丝毫的改善。

可以预料,国际社会对中共当局的绥靖政策还会持续。中国民间人士不必为此而苦恼:“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只要坚持不懈,不断推动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那么终有一天,民间会拥有跟当局叫板的实力——到那个时候,再顽固的执政者也无法阻挡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潮流,而刻意制造的人权灾难也将彻底走入历史。

2015年9月28日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