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心中耸立赵公亭

Share on Google+

2005年12月4日,因草拟了致中共十六大《欢迎一个与时俱进、推动民主政治的执政党的十六大的召开》的公开信,我被中共国安当局抓捕,特务们叫嚣:“你把那两个人的名字写在里面,扫了人家的面子,再也不会容忍你了。”

特务们的话,是指正式公开的文本中有前总书记胡耀邦先生和赵紫阳先生的名字,让江泽民和胡锦涛等人觉得很丢面子,因而非常恼怒,最高当局决定对公开信几位领头的联署人进行残酷打击。

因为我在整个事件中的作用不大和初稿的内容与正式文本的差异,以及其它指控缺少依据,成都当局并不愿意对我怎么样,案子拖了一年多,最后由“江办”敦促,判处我两年有期徒刑并再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同一案子的赵常青先生被判5年、何德普先生被判8年,姜力均、戴学忠、桑建成先生被判4年或3年。

仅仅因为公开信中提及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先生和赵紫阳先生的名字,我们这6个人就被江泽民和胡锦涛及其面子判了20多年的刑期。唉,胡耀邦先生、赵紫阳先生,他们何其在乎你们在国民心中的地位啊!

2004年12月4日我出狱月余,1月11日我祖父去世,1月17日,赵公紫阳先生去世。2005年2月《议报》第183期刊登了我一篇纪念赵公紫阳的文章。我在文章中写到:

我的叔祖自1951年就做村干部,一做就是20多年……有时候,叔祖还要拿出一个泛白的书包给我看,说:“就是那年紫阳同志来时发给我们做纪念的。”然后他又是感慨不已:“多好的人啊!那是我一辈子见过的最好、最实在、最大的干部,也是我们这一姓氏落脚这偏僻的地方见到的唯一的大官。79年下半年,四川实行包产到组、到户,也是他顶着压力干的。从那以后,再没有缺吃少穿饿饭了,后来就有了要吃粮找紫阳的说法。”……我有一位堂叔,是一位当了近30年社长职务的基层干部……站在当年赵公站立的地方,我突然故意问:

“堂叔,大天干是哪一年?”

“1979年到嘛,百年不遇的旱灾,眼看到一家家都要断炊,都打算去要饭。那时的省委书记是赵紫阳,带起东西来慰问,鼓励我们就地抗旱救灾,这门子才度过难关的。赵紫阳嘛,好人嘛!那是我一辈子见过的最好的大干部,也是我们这一姓人落脚这个佗见到的唯一的大官。那年下半年,就搞包产到组、到户,也是他顶到起压力干的塞。自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再没有着饿到起了,后来就说要吃粮找紫阳到嘛。”

我从这位满口方言的堂叔口里,应证了自己要应证的东西:

人间偏僻处,有人时时念赵公。

转眼就是2006年1月,我到成都八一骨科医院看望因为纪念赵紫阳先生而被当局记恨至于要暴力消灭的赵昕先生。我们的话题自然转到赵公紫阳逝世一周年方面。

我对赵昕说:将来在我的故乡将建一座纪念赵公的亭子,名字就叫“赵公亭”好了。

赵昕问为什么?

我说:我的家族自“湖广填四川”以来,到我已经第12代人了,两百多年来,封疆大吏或者庙堂当国者,只有赵公站在我们的家门口关心那里的人们的死活啊。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公路上尘土飞扬,28辆吉普车从我身边驰过,晚上,三叔祖告诉我们,省委书记赵紫阳来看望我们了,我们不需要去逃荒要饭了,救济物质很快就要运到。“这是我见到的最大的一个干部,好干部啊。”他说。

我还告诉赵昕,从成都到遂宁,现在高速路需要1个多小时,如果要到我老家,还需一个多小时。当时的老成渝公路就没有这样方便,从成都出发,翻越龙泉驿,经简阳、乐至,两百公里的土路、山路,车速最多40里,走走停停,十几个小时算是简单的,这也是蜀道艰难的另一种表现。赵公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我家门口,把我个十来岁的娃和我的乡亲从逃荒要饭的处境中帮扶了,我怎么可以忘记?

赵昕说:哪来地盘呀?

我知道赵昕想的是地价的问题,北京的地价有多高是我所不能想象的,然而,我故乡的地价之廉也是他难以想象的。我告诉他,我们乡村不存在地价的问题,况且我家的祖屋和自留地、山坡林地我还有继承权,大不了我用多换少,一个纪念亭也不需要多少地。我还告诉他,有乡邻要买我家的那些屋基地,也就几千块钱,我坚持不卖,就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我还告诉赵昕,我可以先修亭,暂不挂牌,坚信有一切都能解决的时候,再高挂“赵公亭”的字号。

对于今日当国的中共宵小而言,他们何其在乎胡耀邦先生、赵紫阳先生在国民心中的地位,但他们的嫉妒、偏狭、自私、自闭、自愚的行为,越来越远离他们企望的东西。但是,心锁不开,仁厚无地栽种,他们的天地和道路也就越来越狭窄、荒谬,也就越来越仇视国民和国民对于自己真正的领导人的爱戴,这是我两年牢狱和出狱后所见证的对于赵公去世的阴损计较的体会。

我知道,在我的故乡,那座“赵公亭”的耸立还需要时间,但是,在我和我的乡亲们的心里,那座“赵公亭”早已经高高耸立了。

1月16日,是三叔祖的孙子结婚的日子,我将偕妻携子回老家参加婚礼。我想,走过那个赵公当年驻足的山垭,我会对妻子和儿子说:

我的心中耸立赵公亭。这里将耸立赵公亭。

我还将向三叔祖的孙辈和其它家族子弟们说起我心中耸立的赵公亭,我不怕他们迷茫或者笑我痴和愚。

谨此纪念赵公紫阳先生逝世一周年。并怀念监狱中的赵常青、何德普、姜力均、桑建成先生。

2006年1月14日

《议报》第233期

阅读次数:5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