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玉:民主大旗呼啦啦飘——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

Share on Google+

【可是又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民主”这个词身上长了毛刺,它摇身一变成了刺猬。这个刺猬,当局者甩不掉,捧不起,因此很少把它当作大旗举扬了,相反总是小心翼翼地使用。】

(一)民主政府爱人民呀

10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系统阐述了中共关于民主政治建设的观点。这是迄今为止,中共官方发表的第一份系统阐述民主问题的官方文件。中共一改一个时期以来视“民主”为忌讳,从党内外、国内外拿“民主”作为攻击中共口实的人们手里,夺过这杆大旗,呼啦啦飘举起来,宣告世界:中国走的就是一条民主政治道路,中国就是要走民主政治道路!

本来,毛泽东靠枪杆子夺取政权的时候,也打过“民主”这杆大旗。记得解放初期,唱得天翻地沸的一首歌是“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呀呀火嘿……”那是一段美好的也是难忘的记忆,其实,全面地说,共产党的政权,既是枪杆子夺取的,也是歌声唱出来的。

从此,政府是人民的,警察是人民的,军队是人民的……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人民的。正如这个白皮书中使用最多的一个词——“当家作主”,作为人民的我们在歌唱中都产生了“当家作主”的自豪感。

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这首歌从中国消逝,消逝得无影无踪了,大概只在我们这些曾经疯唱过这些歌的人的记忆中,还留下依稀的余音。或许,如今再唱这首歌,就怕会产生反讽!

(二)与时俱进,与世界接轨

可是又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民主”这个词身上长了毛刺,它摇身一变成了刺猬。这个刺猬,当局者甩不掉,捧不起,因此很少把它当作大旗举扬了,相反总是小心翼翼地使用。毛泽东是辩证法大师。他总是谆谆告诫他的子民:辩证法的秘密就是事物会在运动发展中在一定条件下向对立面转化。他曾经针砭的蒋介石实行的是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专制独裁统治,现在,夺取了政权的中共,和民主已经渐行渐远。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建立了一个比蒋介石实行的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有过之而无不及之的专制独裁统治。

因此再奢谈“民主”,岂不是引火烧身,自取灭亡!“民主”成了中共手上捧着的大刺猬。

而亲身体验了中共专制滋味的中国人民,终于领悟了一个普通的常识:民主,民主,不在沉默中奋争,就在沉默中灭亡。民主成了中国老百姓追逐的目标,也成了国际社会期望中国社会演变的归宿。

中共积数十年成功与失败的经验,不但知道不能和文明世界对着干,反其道而行之,以自外于文明世界为光荣,而且逐渐学会了用世界上通行的方式如白皮书来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观点、理念,如同一个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几年前还发表过《2000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这说明中共虽然坚持所谓中国特色,却处处要采用西方世界惯用的通用的方式方法以及语言概念,与世界接轨,与时俱进。你批评我无视人权吗?我立刻抓住人权,还要写进宪法。你批评我不讲民主吗?我可以证明民主一直是我们追求的宗旨,总之使自己不要成为世界潮流世界文明的边缘人、另类人。

因此,从今以后,中共不但成为了人权卫士,而且成为了民主卫士。

对此,我们仍然要举起双手,表示高兴,因为,起码,当我们老百姓,身处大陆的老百姓,也敢于述说民主的时候,即使唱的是反调,在一般情况下,大概不至于成为冒犯国法的罪人了。

(三)但愿以此为起点

这和毛泽东已经大不相同了。毛泽东敢于旗帜鲜明地和世界文明世界潮流唱反调,例如,当五星红旗还没有在天安门升起,他就对假想敌的攻击“你们独裁”,实施毫不掩饰的还击:“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那时,章伯钧正兴高采烈地准备在怀仁堂里排上一把交椅,哪里会料到自己竟然会成为坐第一把交椅的右派呢?!

历史就是这样开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玩笑。

尽管胡锦涛不顾邓小平、江泽民也拒绝朝拜天安门前的那具僵尸,前去顶礼膜拜,但是今天,中共在事实上还是要放弃毛泽东的邪恶,由实行专政转为要实行“民主政治建设”,这应该说是好事,值得庆幸,值得称赞,但愿以此为起点,从这一步走下去,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是会高兴的。

读了《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这让人想起了毛泽东的名篇四评美国国务院关于中美关系的白皮书,于是在下拾其牙慧,仿其笔法,胡诌几句。

中共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名义,在这个时候发表《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不是偶然的。这个白皮书的发表,反映了中国人民对一党专制的极端厌恶,对民主的强烈渴求,反映了中共当政者已经难以压抑党内党外要求民主的呼声,反映了中共坚持的一党专政处在世界民主潮流的冲击与包围之中孤立无援的处境,因此不得不公开阐述自己的民主政治观点,来回答党内外、国内外对中共的指责。

但是,声言民主,并非是中共新调。其实,这是一个重弹旧调了无新意难以抚平众怨、满足民望的文件。

(四)为什么中共不以民主“强加”给中国人民

诚如这个白皮书开篇所言,“民主是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成果,也是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要求。”但是,笔锋一转道:“各国的民主是由内部生成的,而不是由外力强加的。”那么,当今中国人民对民主的强烈要求是“内部生成”的,还是“外部强加”的呢?难道中国人民对民主不是发自内心,而是受了国外反华势力的挑拨离间、煽惑欺骗才产生需求的吗?难道只要是中共说话,就毫无疑义地是“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吗?难道中共不予恩赐民主就说明中国人民没有民主的愿望与要求吗?为什么中共不以民主“强加”给中国人民呢?就以最近发生在广东太石村的村民维权事件来说,他们完全是在国家法律法规的范围内进行理性的理智的民主维权活动,可是却遭到粗暴镇压。在这个时候,当局发表这个白皮书,岂不是有点自相矛盾?

白皮书说“中国13亿人口中有8亿多在农村。如何扩大和发展农村基层民主,使农民在所在村庄真正当家作主,充分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是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重大问题。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找到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推进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途径,这就是实行村民自治。”(《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笔者已经长期身居城市,但不时见到农村来人,当然都是普通村民,问及农村基层民主问题,无不愤愤难抑。白皮书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汇是“当家作主”,而今天的农民,土地已经成了“集体所有”的财产,他们成了真正的名副其实的“共产主义”者,因此他们哪里有一丝一毫“当家作主”的地位、权利、感觉?!

当农民不能为所欲为地自主地选举村委会的时候,当村委会要成为村党支部的附庸的时候,当农民不能行使罢免权,罢免村委会的时候,当农民无权监督村委会的时候,当农民选举出来的村委会不能按照村民的要求行使职权的时候,那么,这样的村民“自治”又有什么意义呢?

白皮书说“村民自治的成功实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农民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创举。”这是自我贴金。我们只要到普通农村去走走,问问,就可以证明,现在的“村民自治”实际上是“他治”。虽然可以称之为“伟大创举”,但离开“成功”的彼岸,还茫茫然看不到涯际。

今天的中国农民要享受民主的恩惠,首先要成为土地的主人,实现耕者有其田。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民,也只能做任人宰割的羔羊,在自家的炕头上当家作主而已。

无论如何,从今而后,民主大旗在中国获得了合法地位。它终于呼啦啦地飘飞了起来。民主的第一伴生物因该是言论自由。中国特色的民主总不能体现在仍然实行言禁吧?

不管是假戏真唱,还是真戏假唱,我们拭目以待。

(2005/10/21于山东大学附中)

原载《议报》第221期20051024

阅读次数:8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