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个月,中国游客在国际航班上或在海外旅游时的不文明表现,成为国内外舆论的热议话题。数名中国乘客在泰国曼谷飞往江苏南京的航班上,将开水泡好的速食麵泼向空姐,还扬言“炸飞机”、“跳飞机”,导致飞机被迫折返,员警直接上飞机抓捕两人;数日后,由重庆飞往香港的国泰航班上,两名乘客发生争执,协商不成大打出手,混乱中有人被抛起撞到行李架;去年四月泰国飞北京的航班上,三名中国乘客因嫌对方吃饭声音大,用餐刀叉互相殴斗;去年二月,在广州飞往加拿大温哥华的航班上,一名乘客闹酒疯,在一万公尺的高空上爆粗挑衅空服人员,结果被乘客和机上安全人员合力制伏;去年二月,六名乘客在北京机场搭乘荷兰航空头等舱前往荷兰,因迟到与空服员和其他乘客发生冲突,机长拒绝起飞,最后闹事乘客被带下飞机;去年底,一名中国乘客乘坐国泰航班由曼谷飞往香港时,在飞机上吸烟被捕,被控以违反航空保安条例。

除此之外,中国乘客在国际航班上不时传出大闹机舱、训斥甚至侮辱空姐、擅自开启机舱门、破坏机舱物件,还动辄大声叫嚷“老子花不起钱吗?”、“老子要把这个飞机炸掉!”等言词,一副暴发户的嘴脸。这些航班乘客的不文明行为,引起国内外航空业界的关注,不但违反了公序良俗,甚至危害飞机的飞行安全,触犯航空法律。

近年来,随着中国游客到海外旅游的增多,一些中国游客在国外的举止不文明引起世人议论。最近,有中国男童在游客母亲的陪伴下于白天热闹街头,在加州巴斯托品牌产品直销店门外大便;另一起是,一位中国游客让孩子在加州蒙特利公园市街头当街撒尿,遭当地居民报警;上个月,泰国发生一起中国游客破坏泰国景区古老文物的行为,一名中国游客对着清迈素贴山双龙寺内的古钟狂踢,为了让古钟发出声响;另一起是,几名中国游客弄倒了曼谷大皇宫壁画前的栅栏,事后矢口否认此事,后在摄像的证据下才予以承认;去年亦曾发生中国游客在法国罗浮宫前喷水池里泡脚,在埃及神庙雕像上刻上“XXX到此一游”字样;去年九月,习近平访问马尔代夫时对中国游客提出:“也要教育我们的公民到海外旅游讲文明。矿泉水瓶子不要乱扔,不要去破坏人家的珊瑚礁。少吃速食麵,多吃当地海鲜。”

据说,有报纸总结了国人出国旅游时常发生的不文明行为,包括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不守秩序不排队、不良的卫生习惯,还有随地吐痰、乱扔垃圾、抢占座位、争嘴吵架、不尊重当地风俗、吃饭时大声咀嚼等;此外,中国游客经常骑上旅游景点雕塑上拍照、常脱下鞋子、在公共场所蹲着、摆排场点很多菜又剩一堆等等。这些不文明行为,使中国游客被一些国家被列入不受欢迎的游客,甚至某些国家在公共场所上会写上一行中文:“卫生间是给大家用的,请保持卫生间的乾净”、“中国游客用餐区”、“中国人,请便后沖水”、“请保持安静”、“请不要随地吐痰”……这种仅以中文标出的警示牌,使“中国人”成了不文明、不礼貌和粗鲁的标志。

上述这些中国游客举止不文明的现象层出不穷,让中国游客成为海外游客中一个较为鲜明的群体,甚至被一些国家民众贴上低素质的标签,这无疑是令人遗憾的事。对于中国游客在海外展现出的粗俗、不文明形象,只能怪这些“丑陋的中国人”自己不争气,给中国人乃至全体华人丢脸,怨不得外国人,不能将之归为外国人的偏见。毫无疑问,中国游客在海外的种种不文明行为,引起外国人的侧目和指责,这将会损害中国的形象以及全体华人的形象。并且,这些行为也连累了其他在海外遵纪守法、举止文明的中国游客的形象。

究其原因,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部分民众的收入增加,一些民众随之飘飘然起来,觉得中国人在海外“有面子”了,就像英国《每日邮报》指出的,一些“新富”的中国游客,也即新兴中产阶级有种“忽然土豪”的“大爷心态”,自认比航班乘务员在内的各类服务员“高人一等”,可以对服务员颐指气使,态度蛮横傲慢,在公共场所大摇大摆,做事大大咧咧,毫无顾忌。其次,以前“阶级斗争”时代留下的阴影尚未消除,制度性的土壤依然存在,民众心里有一股“暴戾”的心态,内心有什么诉求,往往通过“闹一闹”就会有收获利益。于是在国内有“医疗闹”、“商场闹”等,出了国门就会出现“飞机闹事”、“景区闹事”等;

此外,国民素质不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中国人缺乏遵守公共秩序的习惯,不知道在公共场所的一些基本规则,也缺乏自发性维护秩序和安全守法的观念,这与中国民众普遍欠缺契约意识,不注重公德心有关。中国的教育从小学开始就强调所谓的“政治教育”,要培养“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各级学校里的“思想品德教育”也只是片面强调“政治素质”,而没有现代社会所应有的“公民教育”、“文明教育”,缺乏对学生在公共场合的行为举止的引导教育。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股金钱和利益至上的社会风气在中国逐步形成,导致中国社会道德滑坡、诚信缺失。这样的社会现状也随着部分国人出国带到了国外。

为此,整个社会应当塑造良性的社会文明行为规范,培养国民良好的文明道德习惯。在教育层面,应将文明行为的教育从孩子开始抓起,即从少年儿童时期就培养举止的文明,将公民教育列入学校的必修课,从教育体制改革上注重文明修养,培养国民具备一个现代公民基本的文明素养。而在国民性层面,学者王霄沉痛地指出:“中国人普遍存在着一种专制人格,专制人格是专制政治的必然反映。”

也有学者从制度层面进行反思。学者陈破空一针见血地指出:“无论中国官方还是中国社会,最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一个最强调集体主义的国家,国民却最缺少集体观念,自私自利,极少考虑他人和环境;一个最强调秩序的国家,国民却最没有秩序,抢先恐后,恣意妄为;一个最强调稳定的国家,国民却最不稳定,首要的就是,情绪最不稳定。”陈破空接着提出来:“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为何同种同文不同质?国民性败坏的最大根源,在于专制制度,因为专制制度的本质,就在于,以粗鄙的力量压制文明的力量。”无论这段话是否直指问题要害,我想这段话都值得国人思考。中国要融入现代文明社会,就不单单只是经济上的融合,也意味着国民的文明素质,应当符合现代公民的形象,应当做到“富而好礼”,更应当成为合格的“文明人类”和“现代公民”。

写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七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