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约翰·亚当斯诞辰二百八十周年

美国早期独立革命的历史期间,弗吉尼亚州在北美各殖民地当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长期扮演着北美反英独立运动“领头羊”的角色。它是英国人在北美建立的首个永久性殖民地,因此有着“老国土”的绰号,还因为它为全美贡献出了一批智勇兼全的领袖级人物。在这片土地上总共诞生了八位美国总统,故而又有着“总统之母”的美誉。尤其是,美国建国之初的第一、第三、第四和第五任总统均来自弗吉尼亚,从一七八九年乔治·华盛顿担任合众国首任总统,到一八二五年詹姆斯·门罗卸任第五任总统,在美国立国初始的这三十六年间,除了期间有一位来自马萨诸塞的总统执政四年外,其余的绝大部分时间,美国一直由弗吉尼亚人执掌国政。因此,历史学家将美国早期的这段历史称之为“弗吉尼亚朝代”。

这位夹在“弗吉尼亚朝代”之间颇为紮眼的外州人总统,就是来自马萨诸塞的美利坚合众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这位来自马萨诸塞的约翰·亚当斯,是美国“国父群”中的一位。而,在长达近两个世纪的岁月里,约翰·亚当斯并没有获得与其“国父”身份相称的尊崇待遇,更多的时候,人们只是把他看作是美国政治史上一位曾经的总统而已。他那短暂的四年总统任期,夹在华盛顿与杰斐逊这两位耀眼的政治明星之间任职,与这俩人相比,他显得像是一个可怜多余的“插入者”一样。美国的许多公立高中都会以华盛顿、杰斐逊的名字来命名,这俩人的头像被雕刻在拉什莫尔山“总统山国家公园”的巨大石壁上。而约翰·亚当斯在美国各地的建筑物或纪念碑之上却很少出现,在历史教科书中也只是被无关紧要地提了一下。

并且,两百多年来,约翰·亚当斯几乎从未被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家看成是“伟大的治国者”,或者是改变了美国历史进程的总统,甚至在许多学者或普通美国人的眼里,约翰·亚当斯常常被看成是一个“失败者”。由于四年总统任内在内政、外交方面没有什么显着政绩,他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只有一届任期的总统,而“弗吉尼亚朝代”的几位总统全都是任职两届八年。随着他在一八00年总统大选中连任选举落败,他所属的政党——联邦党——失去了政权,日后逐渐失势,再也没有机会成为执政党,最终于二十多年后宣告瓦解,成为一个在美国政坛上短暂存在的政治派别。亚当斯四年总统生涯的失意,使他处在华盛顿、杰斐逊等开国总统中间未免有些黯然失色,也似乎长期被后人、被历史所遗忘,以至于后来美国历史学者约翰·帕特里克·迪金斯在为他作传时,干脆就将书名定为——《被遗忘的总统:约翰·亚当斯传》。

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情况开始有所转变,美国人民又重新对这位被遗忘许久了的开国总统发生了兴趣。有关他的研究专着接连出版,有关他的学术研讨会不时召开,甚至还专门制作、播放了一部名为《约翰·亚当斯》的七集电视迷你剧,美国国会也曾一度考虑要在首都建立一座纪念碑,以纪念这位“被遗忘的总统”。

依我看,这是一份姗姗来迟的关註和纪念。约翰·亚当斯是不应该被长久地埋藏在历史地表之下而不为人所知的。这是一个马萨诸塞英裔农场主家庭中的长子,一个受过哈佛教育的律师,一个喜爱鉆研社会科学的学者,随着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北美殖民地反英运动的萌发,这位曾立誓要追求自由和公正的年轻律师积极投入其中,从此与政治结下了不解之缘。

反英运动中,他撰写文章,启发民智,鼓动风潮,抨击英国当局的政策,宣传自由民主的思想;他利用律师的身份,为反英民间组织的领导人辩护,呼吁民众支持活跃在殖民地各地的反英组织;他竞选马萨诸塞殖民地议会的议席,当选议员后参加各种抵制殖民当局的活动,参与北美民间的抗税行动和其他种种反抗活动;独立战争爆发后,他被推选为马萨诸塞州出席大陆会议的代表,参与起草呈交英国当局的“权利宣言”,与妥协派针锋相对地辩论,提出一系列建立殖民地独立革命政府的主张,被公认为大陆会议立场最坚定的激进派代表、“大陆会议的灵魂人物”;在独立战争期间他临危受命,先后出使法国和荷兰,参与缔结和平协定,使这两个当时主要的欧洲大国站在了势单力薄的北美一边,为北美谋得了极其宝贵的经济、军事援助和道义帮助,为此被英国当局视为仅次于大陆军总司令华盛顿的北美第二号“邪恶人物”。

长年跌宕起伏的政治生涯,他从波士顿地区的一个青年律师一路走来,奔走呼号,振臂高呼,勇往直前,起先是为了北美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后来是为了北美的独立建国和独立后的政体规划,进而成为北美独立革命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直至被誉为“美国独立的巨人”、与华盛顿和杰斐逊齐名的“独立运动三杰”之一。

不但如此,约翰·亚当斯在知识史与社会哲学研究方面也有着一定的声望和地位,与他同时代的不少人当时就尊称他为“政治哲学家”、“权威哲学家”。直到今天,他的许多关于政府的阐述、关于自由与权力的论述,在美国和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被实践着,他在这方面的著作文章受到学术界的肯定和重视,以至于有学者认为他是“美国政治学的奠基人”。

我想,这样一位英才卓砾的人物,是不应该被后人以至于被历史所遗忘的。他的经历、人格和思想是一本内容丰富的历史书,他在自己身处的时代最大限度地参与了时代,尽力完成了时代所赋予他的使命,也将自己的身影定格在了那段风云激荡的美国早期历史之中。如今他已离世将近两个世纪,作为一个历史写作者,我不会忘记他那身材矮小、身躯肥胖、头大而圆、眉毛浓弯的形象,更不会忘记他的言行、事功和着述思想,也会时常想起他的那句名言:“我们这一代为何要修习政治学、军事学?就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够在民主制度下修习数学、哲学、商学和农学,让我们的后代能够学习绘画、诗歌、音乐、雕刻和瓷艺。”谨以此文纪念即将到来的约翰·亚当斯诞辰二百八十周年。

写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