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下旬,中国政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针对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的“红色通缉令”,集中公佈了一百名外逃贪官名单,追缉全球百名外逃涉贪官员。这其中,外逃地区以北美最多,有四十名外逃贪官在美国、二十六名在加拿大。在这份外逃名单当中,以贪汙受贿的官员居多,占六成以上;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名单上厅、局级官员及以下的低级别官员(俗称“苍蝇”)居多,而省、部级以上的高级别官员(俗称“老虎”)难以觅见,譬如外逃澳洲十多年的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据传携带大批秘密资料逃往美国的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之弟令完成等人,均不在名单上。这使得一些国际媒体批评这份追缉贪官名单“只见苍蝇,未见老虎”。

习近平自二0一二年十一月中共十八大上全面掌权以来,在中国掀起了一场颇具规模的反腐运动,对中共党员腐败问题发出了“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号召,而通过微博等网路平台掀起的反腐风暴成为了社会新亮点,迄今已查处逾十八万名官员,包括数十名副部级及以上的高官,遍及党政机关、政协、军队武警和中央企业等,也即所谓的“苍蝇老虎一起打”;直至二0一四年六月和七月,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先后落马,成为习氏反腐运动的一个高峰。在这场运动中,中共昔日“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被打破,就连昔日铁板一块的军方也有“大老虎”被拿下,追查贪官行动延伸到国外,无论从查处官员人数、涉及贪腐领域来看,还是从行动密度、追责力度来看,在中共建政六十多年来都称得上是空前的。

表面上看来,这场已历时两年多的反腐败运动颇具成效,对纯洁政治生态、平息民间怨气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按理说,中国官场的清廉度应有所提高,中国社会的腐败风气应有所改善,然而最近,致力于反腐的国际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佈了全球清廉印象指数,这份排名显示中国的排名下滑了二十名,在评鉴国一百七十五国中仅排名一百位,也即处于下游水准。

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透明国际”,是一个著名的监察贪汙腐败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从一九九五年起,该组织制定和每年公佈清廉指数,提供一个可供比较的国际贪汙状况列表,按世界各国本土贪汙情况的普遍性进行排名。其评比依据是独立调查机构过去两年的资料,任何国家倘若被收录进排行榜,必须至少要被三个独立调查机构调查,中国也是其中部分组织的成员。这里要提到的是,“透明国际”发布年度报告衡量的是接受调查者(主要是国际商界人士)对某国腐败情况的印象和感觉程度,而不是实际腐败程度,因为多数腐败案件并不公开,实际贪汙腐败情况更无法测量。这个著名国际组织最近发布的清廉印象指数,让一些国际媒体惊呼“看不懂中国”,这个国家展现出的是“反腐反腐,越反越腐”。

对于“透明国际”公佈的中国清廉指数排名,让中国当局颇为尴尬亦十分恼怒。中国外交部对此作出回应,认为“透明国际”的全球清廉指数排名缺乏客观性、公正性,“与中国反腐败取得的举世瞩目成就的现实情况完全相悖、严重不符。”“透明国际”则明确指出,中国在反腐透明度、政府问责、新闻自由和公民社会都缺乏的情况下,反腐效率低下,将对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和较脆弱的民主构成威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中国外交部的回应没有什么实质内容,而是延续其一贯的套话、大话风格,无法说服世人相信其说法;而“透明国际”的报告却道出了中国反腐运动的致命缺陷所在,也即中国当局“越反越腐”的根本缘由所在,是理性而客观的评析。

在不少人看来,这场反腐运动很大程度上有“作秀”的成分,一个接一个“老虎”的落马无疑会引起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註、以及国内民众的热烈反应,民间频频发出欣喜式的询问:下一个老虎是谁?但在民间,也有民众希望反腐败不应将主要精力放在追究省部级以上官员的贪腐问题,而更应追究基层“苍蝇”的低级别官员腐败问题和行政不作为,因为基层党政官员的所作所为更关乎老百姓的直接利益。理由是,中国地方政权存在着严重的腐败和权力滥用现象(譬如强制拆迁、城管和乱收费等等),在大多数情况下,地方政府和基层官员的腐败对民众利益的损害要远远大于省部级政府。举例来说,原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公司总经理马超群仅系一名一科级官员,贪汙金额却高达上亿元,甚至高于一些落马的省部级官员。

并且,反腐运动仍然採取中共过去“政治运动”的方式,系由执政党自上而下地不定期发动,而非法治社会的常态;在反贪腐的同时,却出现对公民社会的强力压制,这是一种垄断公权力以整肃民间社会的做法,与法治化和民主化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驰。当局以并非司法机关的执政党纪律部门(中共纪律检查委员会)主导反贪,以像“钦差大臣”般的巡视组督办,再加上控制媒体、压制民间反腐声音和公民社会价值,以防止反腐运动失控,无疑乃是专制手段,并不符合现代社会的治理潮流。如此之反贪腐,并非完全以事实和法律为依归,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当权者的政治利益动机,既与民众的期待存在较大落差,也背离了法治原则,甚至是借反腐进行权力斗争,藉以巩固当权者的权力。

当局若想要消除世人对反腐运动“越反越腐”的观感,就应当认识到腐败的根源乃在于专权制度本身,贪腐泛滥的根本原因在于权力没有受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正如英国阿克顿勋爵的那句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因此反贪腐的治本在于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推进政治的民主化,实现党政分开,改变党权独大的不合理现状,改变权力不受监督的政治局面。同时实行新闻自由,实现司法独立,让民间力量自我兴起,也即赋权于社会,包括其他政党社团、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一言蔽之,只有从专权体制中解脱出来,真正走向法治和民主,才能真正做到从源头上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真正有效地遏制贪汙腐败泛滥之风。否则,再有更多的反腐措施出台,再有更多的官员甚至“大老虎”落马,也难逃腐败丛生和“越反越腐”的宿命。

写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