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媒体,我们经常看到的是诸如环境生态恶化、拆迁纠纷、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或起薪一低再低、工人讨薪、国外对中国产品反倾销、能源与生产资源不堪重荷、社会贫富两极分化日趋严重、人们幸福感缺乏等等报道,足以让每一位中国人反思我们现有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是不是已经走到尽头?

这些看似毫无联系的经济现象实际上是关联的,并能够让我们梳理出问题的症结:“劳动-资本”比价严重扭曲。目前中国各级地方政府的各项经济社会发展政策及以“招商引资”为宗旨的经济政策,基本上还没有走出靠以廉价的土地与劳动力为代价的一种要素驱动型增长,也相当严重地压低了劳动和土地这两类要素的价格,尤其是劳动价格。作为一个人口大国,我们拥有供给弹性无穷大的剩余劳动力,政府的招商引资虽然能够扩大就业部分解决一些就业压力问题,但也产生的很多的社会问题:投资者利益至上尤其是大型投资者而缺乏对劳动者权益的保护,如厦门有关政府部门对于DELL侵犯员工权益漠视及偏袒处理;依靠廉价要素(土地、劳动)和优惠政策建立起来的成本优势使投资者缺乏依靠创新及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动力,使增长陷入对要素驱动的依赖中,他们可以高资源耗费而不担心竞争力,从而加剧生态紧张以及牺牲未来发展的空间;产品的人力资本含量低使我们建立在成本基础上的竞争优势异常脆弱,就算是我们的一些值得骄傲的高科技企业也不过是引进西方先进生产线的一个装配加工厂而已;我们的产品在给海外消费者带去最大消费福利的同时却被屡屡遭受他们国家的反倾销调查而处处树敌;潜规则盛行使老外也学会了与我们政府打交道的方式;等等。

不仅如此,对要素驱动增长依赖的国内企业还对本已廉价的劳动力价格异常敏感,在对许多企业老板的访谈中他们都会坚决反对,如每位员工每月加薪100元,就可能影响到产品成本进而影响到市场地位,可见我们的竞争力是何等的脆弱。随着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为了将产品卖出去,使流通流域不但挤压生产领域利润,最后形成普通员工的报酬收入也受到挤压而得不到增长,这也是企业老板对劳动力价格异常敏感的原因了,同时也加剧了分配领域的不合理,使广大的劳动者没有最大享受到经济高速增长所带来的实际收入同比例增长。最近国家统计局一个调查就充分反映出这个现实,统计表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平均收入水平高于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平均收入水平远远高于企业普通员工平均收入水平,并且企业普通员工收入增长率最小。吃“皇粮”机关事业单位受益于这几年来的多次加薪,而企业的普通员工则处于分配链条最末端备受挤压且得不到应用的利益保护,大学生起薪一低再低也见怪不怪了。面对丰富的物质文化消费渴望,企业普通员工们不敢一丝懈怠,既要担心饭碗也要以拼命赚钱为目标,他们每天拖着疲惫回家,夫妻必须同时工作才能养家,使家也少了传统的温馨。

上述的这些,既是“劳动-资本”比价严重扭曲的现象,也是其成因。我们可以发现,这根源并非市场机制的错误,是人为的,是地方各级政府的一手政策造成的。作为发展中国家,负责任的经济政策,应当是鼓励经济尽快从要素驱动阶段进入到“资本驱动”和“创新驱动”的发展阶段。作为人力资源大国以及人力资本密度不断提高的中国,我们的后发优势就是尽快将经济增长模式转向依靠人力资本驱动与创新驱动。而要改变扭曲的“劳动-资本”比价,将劳动力价格提高到合理水平是我们增长模式转型的根本,也是提高广大人民生活水平,缩小贫富差距,推动社会和谐公正的需要,也使企业能够更加重视人力资源的科学化管理。

政府主导下的改革与经济高速增长使政府认为是无所不能,而且也使保持任期内经济高速增长作为他们政绩以及统治合法性的基础。然而各级政府行为,由于普遍实行的“任期制”,由于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缺失,还由于无药可救的腐败,正在越来越“短期化”。以这种短期化的政府行为,欲纠正阻碍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要素价格的扭曲,实在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各级政府能够重新认识与调整其管理职能,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建设有限政府而不是万能政府,按照科学发展观的思路,并培育民间力量来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问题。争取招商引资不是比土地、劳动力廉价和优惠政策,也不是如某镇政府通过选美大赛选拔招商干部制造轰动效应(其实伤害的是政府形象与信用),培养人才、支持创新以及发展信用环境才是促进经济增长模式转型的根本,当然这些可能都不是一个短期能完成的任务。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中,工会起到一个十分重要的作用,对于平衡劳资关系、化解劳资纠纷、保护劳动者权益、增强劳动者职业精神与责任(不要再抱怨员工的职业道德了,没有真正意义的工会来自律能怪他们吗?)等意义重大,而且这也是市场经济体系健康运行的基础。然而在中国,工会的作用被人为的忽略了,不是没有工会就是工会成为资方的合谋。工会以帮助企业提高生产率和经济效益为存在任务,受老板管理并对老板负责,老板、员工都是工会成员,工会负责人吃老板的饭说老板的话,而不是能够真正成为员工权益维护的中心。在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私有经济外资经济不断壮大的今天,劳资矛盾已经成为普遍。我们的工会组织理论也一定要适应现有的企业形势。工会改革就是要能真正让工会独立,企业工会负责人不是由隶属于共产党的上级工会组织或老板指派而是由员工选举产生和任免的,企业工会以保障员工合法权益为使命,这可能才是解决“劳动-资本”比价认为扭曲的唯一有效之道,当然也需要政府建立更完善更严格的劳动保障法律并且更有效地发挥起监督职能,比如超过一定人数的企业不能任意解雇员工要与工会协商,建立招募员工的反歧视条款等。劳动力价格的提高和更严格的劳动保护政策才能使企业更加重视人力资本的管理,并提高人力资本在产品中的含量,促进劳动者劳动能力的再生产,并真正将要素驱动增长转变为人力资本驱动增长和创新驱动增长。政府在解决就业问题上可以通过依靠内在经济增长、鼓励创业来推动,而不是透支未来。总之,制度创新解决才是根本,也是保证中国经济的长远竞争力,不仅赢得短跑,更要赢得马拉松。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