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政治体制的变革,是中国近代以来所面临的历史使命,是中国进步与融入世界的关键一步。这一步没有捷径,也无法绕过。

这次台湾大选对大陆来说,确是一次现代政治的启蒙。参选的三方;蔡英文、朱立伦、宋楚瑜都表现出对政治规则的遵守;各党派在法律的规则下进行选举活动;全体台湾人表现出的现代政治素养与理性选择,都是对大陆的良好示范。

国民党败选,只是暂时的失去执政权。这种暂时的在野,或许才是获得新生的机会。民进党也不可能永远胜选、永远执政。蔡英文在2012年败选时的演讲中说:台湾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台湾不能没有制衡的力量。过去几年民进党代表了反对的声音和制衡的力量。那么,现在国民党又承担起这一任务。

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不是使一个政党永远掌握政权,而是使政权能够和平的更替。如果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使一个政党永远掌握政权,这种改革也就注定了不会成功。历史已经证明这一点。这种只为巩固政权的政治体制改革,只能取得一定的成果,之后就是停滞不前,再然后就是全面的倒退,回到原点,甚至更糟糕。黄宗羲定律,指的是历朝历代的税制改革;虽然在改革的初期暂时的减少了民众的税收,但是,当改革停滞不前之后,最终结果是民众的税负上升到比以前更重。黄宗羲定律虽然指的是税制的改革,但是用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上也是合适的。究其原因,就是改革的目的停留在巩固政权,而不是使政权可以和平的更替。如果不跳出这个窠臼,改革的前途必定是黯淡的。

政治体制的变革,是中国近代以来所面临的历史使命,是中国进步与融入世界的关键一步。这一步没有捷径,也无法绕过。无论怎样拖延,中国的前行都要跨过这关键的一步。台湾完成了这一历史使命。回头看,大陆已经失去了若干次机会,往前看不能再拖延下去。政治体制改革,早进行比晚进行好;在可控制的条件下有序进行,比在失控后出现动乱被动进行好;经过文化启蒙,理论准备,顶层设计之后循序渐进,比摸着石头过河的感性行为好。

民主政治是世界文明的潮流,是人类进步的大趋势,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内涵。关于这一点理应有清醒的认识,解放自己,才能拯救自己。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理应是思想解放的基本内涵。权利的和平更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规则。任何执政党都应该明确的是,多党制,竞选,轮流执政,不是谁取代了谁,不是谁推翻了谁,不是谁战胜了谁。打天下,坐天下的思维,禁锢了执政党的思维。这种斗争哲学,极大地阻碍了中国的进步。通过竞争轮换执政这是文明的人类社会基本的政治规则。任何政党在朝在野都是正常的。应该改变与世界为敌的思维方式,改变一个推翻另一个的生存思维。

中国经历了两千多年的皇权专制政治。洋务运动的成果之一就是现代政治理念进入中国政坛,并在较为艰难的时期得到传播和坚守。当时的政治活动表面看乱象丛生,今天被称为“乱世”;相互通电,吵吵嚷嚷,阵营变化眼花缭乱,政权更迭频繁,政府权利、或者说政治家的权利表现的极其有限或软弱,甚至无能,真的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其实,透过这些现象,表现出来的恰好是现代政治的规则与理念;公开,透明,权力受到极大制约。只不过在突破了几千年的封建皇权专制之后,表现的还比较稚嫩而已。但是,基本规则是政府权力受到极大的制约。用今天的话说,将权力关在笼子里。

从北洋时期,到民国时期,政治家们一般都遵循了基本的现代政治法则,维护了政治道德的底线。他们的学识以及人格力量,使这个时期的中国政治在混乱中保持了说不上完美,但基本可以说相对良好的政治生态。

大陆的主流媒体每到美国、台湾等大选时,就会喋喋不休地报道其“乱象”,争吵不休,花了多少钱等等。英国国会的咨询场面,更是乱象丛生,嘲笑首相,口哨声不断,哪有一点庄严的气氛。其他国家的议会争吵,甚至打闹更是媒体从不放过的报道场面。这一系列“乱象”都是为了证明这种政治的弊端深重。但是,这种争吵是公开的,透明的。权利在透明和公开状态下才不可能胡作非为。有反对的声音,有制衡的力量,腐败才能被最大程度的遏制,权力才可能廉洁,民意才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表达。这些却是主流媒体回避的话题。

当然反面的证明的就是一致通过,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等等永远公式化的溢美之词。但是残酷斗争,你死我活,暗箱操作,妖魔化对手,腐败严重,潜规则遍布社会各个层面。,表面与实质的反差使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扭曲变形。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于现代政治理念和制度的缺失。更何况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一派祥和之气象,背后却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残酷现实,给社会带来极不稳定的隐患。

对现代政治理念与规则的回避与漠视,或许是改革的最大缺陷。中国的改革,到目前为止仅仅局限在经济领域,产值的提高,物质财富的追逐似乎就是最终结果。经过三十多年,虽然在物质财富上取得了一定成就,但是对现代政治的改革几近于零的现实,隐藏着极大的风险与不稳定因素。目前所有社会矛盾的症结,几乎都可以寻根到现代政治理念的缺失,制度的缺失。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