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文:唯有自救才是出路!

Share on Google+

现在,三农问题与下岗失业问题已经变成中共的两条绞命索。为了不被中共牺牲而陷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命运,广大普通群众,特别是下岗失业者与流离失所的农民,必须依靠自已的力量,砸碎自已身上的枷锁,解放自已。

湖南的涟源、新化、双峰、五冈、益阳五县,是全国闻名的贫困县市。其农民遭受的苦难绝对比李昌平《我向总理说实话》笔下的湖北省监利县要严重几倍。从李昌平的书中可以看出:棋盘乡是“神仙聚会的地方”——鱼米之乡──,人们的生存之计大抵不用愁。而湖南的这五个穷县,却是一个山不见青、水不见秀的地方,拥有这样的顺口溜:

“山全水不全,百姓泪涟涟。
恶吏横着走,草民吃黄连。
富贵无三代,子孙受熬煎。”

在当今“繁荣昌盛”的中国,老百姓不仅为这首顺口溜注入了新的内涵,而且让这首凄凉的民谣成为了流行曲。这明白显示,无论是富乡贵县、还是穷村贫镇,中国的草根百姓,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然而,还有很多人相信“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中共通过50余年的愚民教育与洗脑运动,实行残暴的政治统治,让老百姓的眼混浊、心里没谱。中共之所以能够如此为非作歹,与人民群众的善良与宽容分不开,也与老百姓的无知、无能、无奈分不开。

幸喜,湖南的农民运动象九级台风,迅猛异常地扫荡着死水微澜一般的神州大地。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博士后、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于建嵘先生在其论文《在农民反抗的背后——湖南农村群体性事件的调查和分析》中透露:“湖南近年来在湘北、湘中和湘南及湘西都发生过影响较大的村民对抗基层党政的群体性事件。”当然,这些事件具体诱因全都是民众的生存权遭遇严重的危机:有的因为在上交提留时,发生了暴力行为或死人的恶性事件;有的是村民们不堪农民苛捐杂税,由少数人出面组织上访,进而发 生冲突;有的因村民选举时出现了“非法”的情况,村民们为要求行使“民 主权利”而集体上访;有的是由于村民们认为村级财务不清,村干部有贪赃枉法行为而采取集体行动……

在农民反抗的背后,是农民的觉醒、意识的复苏、无奈的释放。他们有组织、有目的地进行正义的抗争。村民们旗帜鲜明地打出“减轻农民负担,反对贪官污吏”和“村务公开和民主理财”旗号,万众一心地进行轰轰烈烈的维权运动。涟源市三甲乡的农民抗争就是典型的一例。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抗争。为了求生存、求自由、求解放,人类群众无法依靠神仙、上帝,自救乃是唯一的办法。动物有“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之说,何况人类乎!千百年来,湖南的历次农民运动,左右了中国历史的进程。有必要指出:中共正是借用了湖南的“刁民”“匪性”,才谋取了自已的江山,毛泽东也才能君临天下。面对当前这些汹涌澎湃的农民抗争,中共备受威胁、备感强烈,因为它害怕拥立中共的中国民众,以自己的怒吼与抗争再一次把它冲垮。

于是,自救组织成立起来了,群众的力量凸显出来了。湖南的农民运动,就湘中、湘南已取得的辉煌来看,涟源市在去年被定为全国贫困市,居民免除税赋3年,并且享受国家5年的财政补助。三甲乡更享受到了前所末有的关切:残暴的计划生育政策被取缔,每一位农民得到政府的困难救助,享受到了城镇居民的待遇。而新化县今年得到了国家的巨额救助——投放一亿元来扶贫。

当然,中共之所以不得不如此“善待”我们,是因为我们人民奋不顾身地从事了斗争,是群众自救的结果。于是乎,刁民成就了民族英雄,土匪也就成了惊天动地的豪杰。

因此,唯有自救才是出路!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阅读次数:1,4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