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编者按:近距离观察美国之“教授看大选”,深入浅出讲解现实与学理。本文为2016年4月5日刘毅副教授在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座的文字整理。刘毅教授赐稿共识网,以飨读者。

同学们好,有一段时间没见了,2015年下半年我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了半年。正好赶上美国大选,很精彩,比热播的美剧《纸牌屋》还精彩,遗憾的是没看完,只看了第一季,目前仍在紧张激烈的进行中。就我在美期间对美国大选以及美国政治和社会的观察,以及相关的思考,与大家分享一下。这次的大选非常的例外,非常的不一般,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一种改变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要讲讲这个事情。
在讲大选之前,首先需要说说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这两党是怎么回事。一般来说,我们在政治上习惯于划分成左和右,这个左和右又是怎么回事。说到两党制,看电视的时候我们可以注意观察一下,比如英国议会开会的时候,是明显分成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工党和保守党的议员,面对面相向而坐的,便于双方辩论吵架,中间坐的作报告的是首相,首相是多数党领袖,随时准备迎接来自左右两边批评的炮火,本党议员照样会开炮。英国跟美国一样正好是左右分明的两党,但是无论英国还是美国,并没有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只能有两个政党,或者说只能是两党制。目前这样的两党制是制度自然演进的结果,而且在美国,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外,还可以有任何第三党派或独立候选人参选,只要符合相关法律。在法国、德国这些欧陆国家,则是另一种风格,他们的议会中远不止两党,而是多党,但是再多党派,也有左右之分,只不过界限不是那么明确了,这从议会的座位格局和分布上就可以看出来,比如德国的国会大厦,是柏林著名的景点,可以开放游客参观,那里的座位布局是扇形分布的,议员们是怎么坐的呢,刚好也是左派的、偏左翼的坐在左边,偏右翼的坐在右边,中间偏左的就坐在中间偏左的地方,中间偏右的也是中间偏右的位置上,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格局。

西方政党政治中的左和右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是left和right来指代政治当中的派别,为什么不说上和下、东和西,或者里和外呢。最早这个词从法国大革命来,在1791年的制宪会议上,当时的所谓革命派、激进派,他们刚好坐在会场的左边,因此被称为左派;而另一派,也就是保守派,就是原有的贵族,或者是掌权派,或者是所谓的既得利益派,坐在右边。所以从法国大革命开始,这个左和右就代表了一定意义上的政治类别。革命时代过去后,就延续到常态政治中,所谓的宪法政治或者说议会政党政治沿用了这种左派和右派的区别。在美国和在欧洲都是这样,虽然叫法不一样,在美国是民主党是左,共和党是右;在英国工党是左,保守党是右;那么在德国呢,现在执政的默克尔所代表的基民盟(缩写CDU),是右派,是保守派;在默克尔上台之前的施罗德总理,当年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是左派的社民党,社会民主党(缩写SPD)。在德国主要是这两党。大家一听基督教或者是天主教,美国的共和党也是,德国的基民盟也是,一定是秉持传统的欧洲基督教价值观,是偏右翼的;一听到社会民主党,特别是“社会”这个词,一定是偏左翼的。特别是现在的北欧五国,是典型的民主社会主义,放弃了早年激进的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路线,主张通过议会竞选,和平取得政权,推行民主政治和福利国家政策等等。

我们回到美国的背景下,民主党是左派,共和党是右派,民主党象征的动物是驴,共和党是象。一开始这个其实是有点无厘头的,有一个漫画家,画了一个《驴象之争》这样的讽刺作品,没想到这两个动物的标示就被他们欣然接受了,因为在英美语境当中,不像在汉语语境当中,驴被民主党人认为是聪明且坚韧、有坚持力的一种象征,所以他们愿意把驴当作自己的象征、吉祥物了。象也符合共和党对自己的这种设定,大象很庄重,很保守,很有力量,代表了一种强有力的势力或者背景。在色彩上也有区分,一个红一个蓝,民主党是蓝的,共和党是红的。美国以后要按州选举,一个州一个州的来。所以我电视上看美国选举,就感慨这个总统候选人一定要有一个强壮的身体,一个州一个州马不停蹄,一场又一场,几乎没有喘气的时候。所以他们选举的时候有一个标配,就是一个比房车还要大的那种“大篷车”,把所有的家当,还有顾问、助理等竞选班子都拉上。一下车就开始演讲拉票,特别是在投票前后,更是没日没夜的奔波。特别今年民主党这两位候选人,都不年轻了,希拉里年近七十,桑德斯今年已经七十五了,印象最深的特别是第一个州艾奥瓦州选举结果出来后,他的成绩不错,跟希拉里只差了1%,意味着首战告捷。那时是冬天,美国的北方很冷,下着大雪,他就在露天的大平台上,满头白发再配着漫天白雪,颤颤巍巍但是红光满面地出席与当地选民的庆功会,令人唏嘘感慨。希拉里也是,如果八年前当选,那时她还是比较年轻,看起来还是很有风采的,现在看起来明显苍老了许多,还要被邮件门的丑闻所纠缠。在选举政治下的政治家,不仅要有好的身体,还要有很的心理素质。当然,好口才也是不可或缺的,当年希拉里就是输给了口才、风度俱佳的偶像派领导人奥巴马。

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治倾向有什么不同,这个左和右不只是一个标签,而且暗含着一个非常明晰的界限,划分的不光是政治,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各种层面都有很明显的区分。可以分别用一个关键词来标识他们,民主党是“liberal”,是自由派;共和党是“conservative”,是保守派。Conservative这个词翻译成汉语中的保守,可能很有些贬义,但在英文和美国语境中完全不是,而是非常正面的,是共和党人必须要坚守的基本风格和立场。

这半年我通过网络和电视看了几乎所有之前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电视辩论,很有意思。因此我说这次大选要比电视剧《纸牌屋》好看得多,编剧的想象力永远是有限的,它来源于生活本身,生活往往比编剧的想象力还要丰富。编剧是想让剧情出乎观众的意料,但现实永远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是一点。第二个是电视辩论比所有的电视真人秀节目都好看,一般都安排在晚上的黄金时段,电视上一播出电视辩论,这个时段其他台都不会播有其他竞争性的节目了,因为电视辩论的收视率太高了。我觉得这个辩论赛很重要,也是一个公民教育的好方式,作为一个普通人,特别是作为一个美国公民,你如果想了解、想认识美国和你所在国家的政治的问题症结所在、它的解决方案,以及某人将来作为一个总统,他的才华、他的特点,主要是他的政治主张,电视辩论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即便作为一个普通人、老百姓,你看过之后对这个国家的问题和解决的方案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否则你在投票的时候凭什么去投呢。不能说某某某长得好看,年轻,是个帅哥,事实证明这次帅哥不灵了。帅哥、偶像派这种只能有一次新鲜感,现在留下的都是实力派。

关于conservative和liberal,这两个词的含义,用最抽象的概念来说就是自由和平等,我们都知道自由和平等是所谓现代社会的最重要、最核心的两个概念,包括我们法律当中,都是这样,再加一个公平、公正的概念。但是很有意思或者说很吊诡的是,自由派即左派更多的强调的是平等,而保守派、共和党强调的是自由、是权利。这都是法哲学或者政治哲学里最核心的概念。那么我首先来讲左派,自由派追求的平等,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实质公平,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川普这次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是因为他挑战了这近几十年来,所有的政客,只要是一个公众人物都不敢触犯的问题,就是政治正确。什么叫政治正确,政治正确就是特别不能触犯的问题,第一就是男女平等,希拉里马上就要当总统了,没有什么是女人做不了的事情。我昨天才看一个材料,就说川普现在很危险,因为他经常大放厥词,侮辱女性,但最近几次大选,55%投票的是妇女,女性是新生的政治力量,她愿意走到投票站去投下自己庄重的一票。川普现在不仅大放厥词得罪了女性选民,还说过墨西哥移民不是强奸犯就是杀人犯,要在墨西哥边境上修一道长城等等,他几乎得罪了所有的弱势群体,或者说是应该被平等保护的群体。

liberal这个词在二战以后的美国是最强势的价值观,美国当代最著名的政治哲学家罗尔斯主要就是自由左派的立场,即对于少数族裔,对于社会弱势或边缘群体,一定要提供实质的保护。比如说美国有一个著名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对黑人等少数族裔,在升学就业方面给予特殊的照顾等。比如今年的奥斯卡奖,在颁奖之前就有媒体提出抗议,说本届所有主创人员的候选提名都是白人,所以为了弥补一下,奥斯卡颁奖礼专门安排一名黑人做主持人,但是令人意外的是,这名黑人主持人又在颁奖过程中不当地冒犯了亚裔群体,所以以李安和林书豪为代表的亚裔群体又向奥斯卡学院委员会抗议,学院后来又向亚裔道歉。所以liberal这个词第一个意思就是反歧视。刚好去年一个热门话题,就是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问题,是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一项裁决确立了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事情,大家可以注意到这个判决结果是五比四,所以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两党之间非常有争议的事情。如果你是自由派,就意味着你在社会文化层面很宽容、包容,比较容易接纳一些新鲜事物。在这个意义上就体现出来保守派的保守所在了,保守主义看不惯这些新鲜事物,他们认为,特别是在婚姻家庭这个方面,认为一些和基督教价值观和理念相冲突,所以保守派是坚决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甚至他们对于同性恋,这个看起来有些一般的行为是相当排斥的。举一个有意思的例子,在奥巴马上台之前,小布什政府是一个保守派扬眉吐气的时代,小布什的副总统切尼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强势的副总统,也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保守派,但是他的女儿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使得切尼非常恼火也很尴尬,这在当时也是一个新闻。这也是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分歧之一。现在还有一个新词 LGBT (女同、男同、双性恋和跨性别恋者),代表在婚姻和性别方面的边缘性人群,所以自由派一定是强调对这种边缘性人群的保护,甚至同性恋婚姻在荷兰这些地方早就合法化了。自由派更倾向于保护少数族群、弱势群体,所以在美国华裔(亚裔)的移民一定是拥护民主党的。还有一个与之相关的就是堕胎的问题,支持堕胎还是反对堕胎是一个分辨你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立场的非常鲜明的区别。因为反堕胎是传统的基督教特别是天主教的不可改变的价值观,你也就能理解以前保守的西方人对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为什么那么深恶痛绝,因为他们认为人在胚胎阶段就已经是人了,不是说生下来才是,在一定程度上堕胎是一个谋杀行为。这些是是文化社会方面的自由与保守的区分。

在经济、政治层面上,民主党、自由派是主张大政府的,共和党、保守派是主张小政府的。民主党为什么主张大政府,大政府意味着要收更多的税,政府要管更多的事情,收税来补贴、平衡社会的中下层,劳工阶层,甚至是无业者、无家可归者、难民、移民等等,要补贴他们,而不是让他们自己承担竞争失败的后果。例如 loser 这个词,在很多网站上都有人用,还有一个中国特色词叫地青,即“地下室青年”,与之相关的词是“地命海心”,即住着地下室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这个意思大家都明白吧。loser这个词更多是用来自嘲的,用来说别人就有不尊重和歧视的意思了。但在这次选举中也有出现,出现在电视辩论时川普的口中,这也是非常惊世骇俗的一点,这个词在自由派是绝对不允许说出口的,就是永远不能在公共场合说一个人是失败者,这本身就是一种歧视。自由派更多地强调公平,是一种相对意义上的平等,那么怎么才能平等呢,政府要做更多的事,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就要征更多的税。包括在经济方面,声誉最好的总统是罗斯福,罗斯福是民主党,他就是实行新政,目的就是用政府来拯救市场,刺激经济,是左派的,也是凯恩斯主义。那么共和党一派他们是要小政府,他的保守也体现在这里,不光是基督教价值观,在经济上体现在保守最原始的市场经济,保守原初意义上的私有产权、自由竞争,保守最初的经济政治意识形态,所以他们特别警惕政府滥用权力,扩张权力。

民主党和共和党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分就是枪支的问题,这是只有美国人自己能理解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很难解决。就是今年冬天,奥巴马对于枪的问题说了不止一次了,曾经白宫的记者招待会泪流满面,为那些在枪击案中不幸丧生的孩子们,因为美国接连不断的发生,特别是针对中小学生的枪击事件。而美国的限制枪支的法令始终不能在国会通过,因为共和党这一派也就是右派,坚决反对禁枪,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对限枪,就是因为他们在建国之前就在新大陆上确认了这个传统,类似于一种民族精神,即用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美国人自己也感觉到枪的问题确实令人非常纠结的,很多人认为这太不应该了,但这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所保护的权利。这也可以看出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区别,保守派认为老的就是好的,传统的就是好的,经典的就是好的,任何一项风俗习惯、权利自由、社会风俗行为风尚,能够不改变就不要轻率提出改变;那么自由派呢,就是勇于创新,勇于接受新鲜事物,对于与自己不太一样的事物、生活方式,要有一种包容、宽容、理解、接纳的态度,所以对于移民、少数族裔这种所谓的边缘人群、弱势人群要有包容性的,接纳性的态度。

从公平来说,民主党主张要保证最低工资,还要不断提高最低工资。共和党则反对最低工资,因为那样会妨碍竞争,会让老板、企业家不断增加成本,增加成本的话就会阻碍企业的竞争力,降低整个经济的活力,进而实际上影响了整个社会的福利。如果工厂倒闭,那工人连工作都没有了,那还谈什么最低工资?关于环保也是,民主党非常注重环保,典型的共和党人则根本不承认有气候变化一说,它认为这都是骗人的。我到了美国以后还有一个重大发现,相比欧洲,美国是一个很不环保的国家,纽约地铁里,一年四季里面,除了开暖气的时间就是开暖气的时间,永远开着空调。在超市购物时,你买了两件东西,恨不得给你五个塑料袋。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分类垃圾,比起台北差太远了,台湾又是学的日本,日本在(垃圾分类)这方面做得特别好,值得学习。

用我们时下流行的话来说,民主党偏向于小清新,提倡环保、博爱、公平;共和党则是叼着烟斗的,穿着礼服的一种非常严肃的中老年精英的形象。奥巴马是网络时代的第一位总统,肯尼迪是电视时代的第一位总统,他们都十分受益于当时的传媒工具。尼克松在位时,美国举办了第一次电视演说,大家可以想象,肯尼迪完胜。奥巴马也是如此,奥巴马绝大多数的竞选资金都来自于网上的年轻人的小额捐助。

从地域分布上,美国有传统的蓝州(民主党的州)和传统的红州(共和党的州)的区分。比如说加州,中国人最早熟悉的地方,它是民主党的地盘,所以在加州的竞选没有任何悬念,一定是民主党的票仓。还有美国东北部的这一片新英格兰地区,都是传统的民主党的势力范围,代表城市、商业化、中产阶级。纽约一定是民主党的天下。西部这里多为移民,很多中国人都在这里,中餐馆遍地都是。加州是一个移民的地方,新兴的网络经济、前沿经济都集中在这里。好莱坞也在这里,加州也是铁定的民主党的天下。剩下的就是中部和南部,中部大部分都是大平原、大河谷、峡谷,地广人稀,以田园牧歌,传统的生活方式为主,很多虔诚的基督徒,因此主要是共和党的支持者。小布什就是从德州出来的,德州是典型的牛仔州,男人粗犷彪悍,可以带着枪上街,去年在大街上和快餐店就发生了大规模的枪战,这种地方是典型的共和党老巢,小布什就是因为当年成功扮演了牛仔的角色深得共和党选民的喜爱。

此外,在最高法院也有左右之分,大家知道,最近美国最高法院有一个保守派的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突然离世,引发了很大的震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法官,一般不允许加入某个政党,必须在党派上保持中立,因为法官只能向法律负责。但这并不意味着法官没有意识形态的倾向。美国最高法院一般是四个民主派的大法官和五个保守派的大法官或是五个民主派的大法官和四个保守派的大法官,比较一边倒例如一比八或二比七的情形是很少见的。九个大法官里也有可能有一两个是处于摇摆立场的,但有些法官会非常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例如刚刚过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就是坚定的保守派。在宪法或法院裁判上,保守派采用文本主义、原旨主义立场,即根据立法者当时的原初的立法理念对宪法进行解释,拒绝不合理的随意的改变;民主派则坚持与时俱进,这就意味着他们倾向于对宪法进行一种时代性的解释。现在的问题是,谁来替补?奥巴马是否有权在他所剩无几的任期进行大法官提名?奥巴马提名的一定是自由派大法官,共和党一定会全力阻击。

讲过左与右这些相对理论化的问题,我们来说说当下美国总统大选的具体问题,最后,我也试着预测一下大选的结果。先说说民主党这边。目前只有两个候选人,就是希拉里·克林顿和伯尼·桑德斯,曾经还有一位马里兰州的前州长马丁·奥马利,这位州长实在是人气不高,在第一个艾奥瓦州初选中只得不到百分之一的票,十分没面子地黯然出局,关于此人,还有一个真实的段子,他的一场竞选活动安排在小镇上,不幸赶上了风雪之夜,结果只有一个当地选民来参加活动,悲催之处还不在此,当奥马利和颜悦色地向这名选民表示感谢时,不料此人并不是他的支持者,而是专门跑过来跟他辩论的反对者。由此我总结出一个规律,竞选政治拒绝平庸,这一点很像演艺界,要么你有实力,比如冯小刚、葛优,丑点儿也没关系;要么有魅力,比如周润发、梁朝伟这种偶像派;要么有特点,比如王宝强、岳云鹏这些真正的草根明星,最怕的就是四平八稳、毫无特色的路人甲。

桑德斯是民主党这边横空出世的另类,因为他声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他也是第一个在美国大选中打出社会主义口号的候选人。大家知道,社会主义源于欧洲,当代欧洲仍有许多执政或在野的社会民主党,社会民主主义在欧洲很有市场,在美国却从来站不住脚,美国立国之初就是一个非常崇尚竞争、崇尚个人主义的国家,所谓美国梦就是通过个人奋斗实现生活理想的模式。所以,那种过分强调社会福利和社会公平的(民主)社会主义在美国历史上从未形成主流影响,美国政治中主要是我前面所说的liberal和conservative两派,很少social的因素。但是这一次,这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儿却让世人大跌眼镜,也让原本认为胜券在握的希拉里阵营如芒在背,不敢有丝毫懈怠。桑德斯出身于东欧犹太移民家庭,成长于纽约布鲁克林贫民区,家庭本身就有左倾思想的影响,而后又在有“花园州”美称和小国寡民特色的佛蒙特州从政,因此他的政治理念带有鲜明的左翼理想主义色彩,也因此被共和党候选人卢比奥嘲笑为“桑德斯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丹麦总统,而不是美国总统”。但是这样一种社会民主理念,会得到很多中下层民众和年轻人的支持,因为福利中还包括免除公立大学的学费。不过总体来说,桑德斯的政治立场在美国语境下显得过于激进,也过于理想化,至少目前不会成为美国的主流政治倾向,另外他也碰上了一个强大且经验丰富的对手希拉里——希拉里担任过国务卿和参议员,还有第一夫人——所以虽然在民调和选票上一直紧随希拉里之后,但最终胜算不大。不过桑德斯的意义不在于是否应得总统大选,而是对美国社会形成了强有力的冲击,这种激进左翼的政治主张,第一次在美国社会中赢得了如此多的拥护和喝彩,甚至形成了一种新的政治潮流,这是最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接下来说希拉里,首先要说,这个女人不容易。八年前“既生瑜,何生亮”,当年风头正健,“廉颇未老”,却输给了光芒四射的奥巴马,也成就了美国第一个黑人总统的传奇。但是这一次,希拉里卷土重来,应该是志在必得,也许美国也要历史性地产生第一位女性总统了,记住,她还是法学院毕业的女生!只要她在民主党的初选中顺利出线,战胜共和党似乎更容易一些,因为这届的共和党候选人实在是难堪大任,不过也是出人意料,话题多多。

这次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从一开始就显得鱼龙混杂、群龙无首,第一次共和党电视辩论就有17名候选人登场,一个场地站不下,要分为A组和B组两场,实在是史无前例、叹为观止。正是因为一直没有一个特别具有号召力、特别有人气的候选人出现,所以大家都想“我也可以试试”。当初的17罗汉,如今只剩下三人,特朗普(又称川普)、克鲁兹和卡西奇,不过我还是想简单说说杰布·布什和卢比奥。大家都知道杰布·布什是老布什总统的儿子,是小布什总统的弟弟,他们家已经出了两任总统,所以在杰布宣布竞选之处,“家族政治”的嫌疑(民主党那边是克林顿夫妇)成为媒体的热门话题,杰布的母亲、老布什的夫人芭芭拉、布什还特意出来打趣化解说,是不是我也来选个总统干干啊。这个小小布什虽然在一开始很被外界看好,杰布的各项外在指标也不错,没成想来到真刀真枪环节,却是一败涂地,始终没有进入前几名,很快就出局了。不过也不意外,根据我的观察,如果说小布什总统给人以粗犷牛仔的印象,那这个弟弟杰布在电视辩论和竞选中的表现,分明像个羞涩的中学生,丝毫没有总统候选人应有的睿智、自信和霸气,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在竞选出于劣势的时候,把他年迈的母亲芭芭拉搬了出来,一起接受电视采访,为他拉票背书,我当时看着电视就说,杰布完了,这分明是个“妈宝男”,美国人怎么会选这样的当总统啊。接下来说卢比奥,就个人喜好而言,我比较欣赏也看好他。卢比奥被称为共和党的奥巴马,也是一个偶像派,形象、口才俱佳,我曾在《纽约客》杂志上看到过卢比奥原先在佛罗里达州的竞争对手这样形容他:“卢比奥看不能小瞧了,他是一个能让大妈倾倒、姑娘尖叫,甚至马桶都会自动冲水的家伙。”但是不幸的是,在领略过奥巴马迷人的竞选风采和平庸的执政生涯之后,当下的美国人已经对偶像派不感冒了,这次大选的特别之处就在于,越是体制外(比如商人川普、医生本·卡森和霸道女总裁菲奥莉娜)、越是激进甚至极端的候选人,越是受欢迎,结果卢比奥在自己的家乡佛罗里达州反而大败于川普,无奈退选,但是他的政治生涯还远未结束,因为他跟另一位古巴移民的后裔克鲁兹一样,是如日中天的70后,前途无量。说到克鲁兹,他跟卢比奥有很多相似之处,除了同为70后的古巴后裔,他俩也同样是法学院的毕业生,卢比奥是迈阿密大学的JD(法学博士),克鲁兹的学历则更亮眼,是哈佛大学的JD,而且担任过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助理和德克萨斯州的副检察长,有着较为丰富的法律职业经验。目前看来,克鲁兹很有可能遏制住咄咄逼人的川普风暴,在共和党初选中胜出。不过,鉴于克鲁兹的“茶党”出身和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立场,在共和党内也属于另类,也有人预测共和党高层可能会在最后阶段通过政治运作的方式,避免川普或克鲁兹“意外”出现,这有点像这次台湾大选中国民党的做法了。很难说,这次美国大选之所以被媒体称为史上“最诡异”的选举,就在于共和党这边个性鲜明、风格出位的候选人,以及扑朔迷离、难解难分的选情。

最后,必须要说说已经成为某些美国民众眼中的政治大明星,同时也是另一些美国人眼中的“魔鬼”的争议人物——特朗普(川普)了。我还是更愿意按照他的英文发音——川普——来叫他,这本身也体现出这个人物搞笑 一面。川普可以说是横空出世,搅动得2016美国大选一片混乱,几乎所有人都在说,看不懂了。看不懂为什么川普言论如此出位,态度如此嚣张,立场如此“反动”,却人气节节攀升,民调一直领先,选举越战越勇,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川普现象”,不仅是美国人,已经引起全世界的关注,甚至质疑美国怎么了?其实,客观分析的话,川普现象既令人讶异,也在情理之中。首先,川普挑战的所谓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在某些美国人特别是共和党立场的民众看来,就是在替自己说话,说出了一直想说却不敢说出口的怨气。另一方面,川普直来直去的风格,对于已经十分厌倦华盛顿虚位政客的美国人来说,反而有些清新之意,同理,川普直言不讳提出的问题也是美国民众十分关心,却是一般政客们刻意回避会语焉不详的,因此确实收获了一大批传统共和党选民的心。不过,总体来说,川普更像一个搅局者,而不是建设者,他的出格言论完全不像个成熟理智的政治家,他所掀起的种族、宗教领域的仇恨言论,对于美国这样多元文化的社会来说,是极大的威胁和伤害,因此那些忍无可忍的美国人已经掀起了“反川普”的运动,其效果在刚刚结束的威斯康星州初选中显现出来,克鲁兹获胜,川普为他的“大嘴巴”付出了代价。也许这预示着此次美国大选中理性的回归。最终结果可能是民主党由历尽千辛万苦的希拉里·克林顿出战,共和党一方可能由克鲁兹和卢比奥(副总统候选人)的少壮组合迎战,最终结果应该是或者说我希望是民主党希拉里获胜,这个原因是非理性的,因为希拉里是法学院女生。

最后,我来结合这次美国大选显现出的问题,谈谈我对当代美国政治与社会的一点思考。去年法国巴黎发生暴恐袭击之后,我曾发过一条微博,说全世界开始向右转,其实更准确的说,是世界范围内出现了意识形态极端化,或者说原教旨化的趋向。伊斯兰世界的原教旨主义政治极端化,及其所引发的暴力恐怖主义问题,已经影响到世界格局,这里就不多说了。美国大选中出人意料涌现出的桑德斯现象和川普现象,也代表的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左翼激进主义和右翼激进主义政治倾向,而且得到了很广泛的民众支持,不可等闲视之。就背景来说,与经济全球化、金融虚拟经济的繁荣所带来的经济机构调整,引发的是贫富分化的加剧和传统产业的失落;发达国家后现代生活方式,导致作为传统社会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人口减少和意识形态的衰落,外来移民大量涌入却无法真正融入主流社会文化,美国的“大熔炉”传统正在面临严峻挑战。当年政治学家亨廷顿所提出的承载美国主流文化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WASP(信奉新教的盎格鲁萨克逊人)正在被边缘化,未来会成为少数族群。社会的整合(integrity)程度正在被削弱,裂痕则不断加大,原有的体制被质疑,传统的政客则越来越不受欢迎,电视剧《纸牌屋》的风行反映的是一般民众的潜意识文化心理。当年托克维尔在其名著《论美国的民主》中就预言的美国痼疾——种族问题,至今依然是美国人的心病,也是很多社会问题——例如暴力犯罪、警民关系等——渊薮。这次美国大选,因为桑德斯、川普以及克鲁兹等持极端立场的政客的出现,使得这些隐藏的矛盾更加表面化和激化。就算最终选出的是希拉里或其他相对温和中庸的政客做总统,这些问题依然不会得到缓解,很可能会继续蔓延并恶化,这是对未来美国的政治和社会精英提出的严峻挑战,借用林达的书名来说,这是“历史深处的忧虑”,决定着未来美国乃至世界的命运。

责任编辑:棠棣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