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党章近日,南昌那对年轻D员夫妇洞房花烛夜抄D章的特色奇闻,成为网络最热门话题;“抄D章”则成了网络最热门流行语……

看到那对年轻D员夫妇成了一班做梦都想走邪路的网络刁民尽情调侃挖苦、百般讽刺嘲笑的对像,看到人们在形形色色的、令人捧腹的嘲笑段子前笑得前仰后翻,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为何笑不起来?皆因自己年轻时做过太多比洞房花烛夜抄D章更特色的事,没资格笑!——我上小学时,恰遇“革命大`造`反”年代,同学们手臂上纷纷佩戴“红小兵”袖章,成“红小兵小将”了,我却因父亲是“国民党残渣余孽”,没资格成“红小兵”……这时,我不去质问学校“革命委员会”主任(校长):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出身富农,不是一样可以成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领袖和导师吗?我们那么多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不是出身地主、资本家和反动官僚家庭吗?为何偏偏要剥夺小李当“红小兵”资格?不是说“出身不由已,道路可选择”吗?……而是暗暗抱怨父亲为何不去当八路军、新四新和党的游击队,在自己的国家打《地道战》,打《地雷战》,打《平原游击战》,而是参加什么“抗日远征军”,千里迢迢跑到缅甸、印度去……现在想来,这不比洞房花烛夜抄D章更可笑吗?……

比抱怨父亲为何不参加八路军、新四军更可笑的是:听报纸、电台和老师说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天或挨工头皮鞭抽,或遭“地主的狗腿子”痛揍,那时的小李尽管跟小伙伴们一样天天吃不饱肚子,尽管一年四季穿周身打满补丁衣裳,也为自己出生在红太阳光辉照耀下的国度而倍感自豪,经常为三分之二“水深火热”的人民难过;尽管自己被剥夺了当“红小兵”和班干部资格,也坚信自己经过改造能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并暗暗立誓:长大后要跟着毛主席去解放全人类……那时,我还有一个屡屡让自己夜半热血沸腾的伟大梦想:解放美国之时,要自告奋勇参加解放军突击队,亲手将五星红旗插上白宫屋顶……现在想来,这不比洞房花烛夜抄D章更可笑吗?

别说四十年前、五十年前有太多比抄党章更可笑的,当下也太多比抄D章更可笑的,只是太多人没发现伟大的笑点而已:比如三天前吧,那份最权威的日报深夜发一文,说W革“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严重的!”如此神来之笔,令人拍案叫绝!想想是不是?——“领导者错误发动,”属好心办坏事,属人民内部矛盾;“反革命集团利用,”当然也就是故意从中破坏,属敌我矛盾。如此,极为巧妙地将伟大领袖与“反革命集团”地切割,将W革一切罪恶统统归于“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了。日报编辑部同志们的革命智慧和政治水平之高,足让兄弟国家《劳动新闻》编辑部的战友们五体投地吧?

更绝的是文章的标题:“决不允许‘W革’这样的错误重演!”粗心的人看不出其中的奥妙来:“决不允许”的主体是谁?果真有人要“重演”,日报有权“决不允许”?人民有权“决不允许”?……

另,日报不说“决不允许这样的灾难重演,”而说“决不允许这样的错误重演!”——“灾难”与“错误”连近义词也说不上吧?……还有,“错误重演”四个字如果出现在高小作文中,也会被扣分的吧?

尽管“错误重演”的语法很有问题,但政治上却绝对正确。想想日报也不容易,还是理解万岁吧。

稍稍遗憾的是,日报在文章中并没有向太多没有经历过W革的年轻人谈谈为何伟大领袖如此英明神武,竟会被“反革命集团利用”?身边为何竟埋藏着两个如此庞大的“反革命集团”?而且,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头子,一个是与伟大领袖同打江山几十年的最亲密战友、16岁参加革命的副统帅;一个是共床共枕几十年,并产下一位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妻子?……

同日深夜,球报也发文称:“W革已被彻底否定!”……锡进同志他们的高论精彩绝伦吧?——虽然一切罪恶都是“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干的,W革产生根源不能”妄议“,谈W革文章关键词须使用”片假名”……但W革仍“已被彻底否定”了。

《W革已被彻底否定》一文的点睛之笔是这一句:“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这个道理经实践反复磨砺变得愈发强大,获得了人民的广泛支持!”……如此高论,《民主朝鲜》编辑部的同志也未必说得出来吧?……只是看到“获得了人民的广泛支持”一句,不禁想起《日瓦戈医生》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对苏联文化部长波里卡尔波夫说的一句话:“人民!人民!您好像是从自己裤子里掏出来的。”

然而,就是如此两篇奇文,却引来太多每日高谈西方那一套的网民,以及一些文人学者的欢呼雀跃……稍稍一想,这不比洞房花烛夜抄D章更可笑吗?

就抄D章一事而言,也有比洞房花烛夜抄D党章更可笑的:最近, 全国各地掀起“手抄党章百日秀”活动,每一个党员每天抄写党章150字,用三个月的时间抄写完党章全部内容,并将全部党章内容的“抄写本”,作为每一个党员向“七·一”纪念建党95周年献礼的重要内容之一……既然是“秀”,当然也就要秀出水平,秀出特色,于是,一个特色奇观出现了:淘宝出现了代抄D章业务活动……想想不比洞房花烛夜抄D章更好笑吗?

想想目前全国D员中热热闹闹的“手抄D章100天活动”,想想淘宝出现的代抄D章业务,再想想南昌那两位年轻D员夫妇近日成为网络嘲笑对像,我不但笑不起来,还像看到自己孩子在大街上被密不透风的人群围在中间,然后遭人们尽情调侃挖苦、百般讽刺嘲笑一样,心里直想哭……

为何心里想哭?因为想起了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在背诵毛主席著作成风的年代里,太多思想简单、虚荣心强的工人、农民兄弟,纷纷成了背毛著的标兵,像马戏团的猴子一样,每天到工厂、田头、课堂现场为人们作背毛著表演,作学习毛著心得体会的讲用报告。随后,他们或被当选为各级“革命委员会”成员,或成为各单位的头头。成为每次政治运动的积极分子。十年W革结束后清理“三种人”了,这些人名正言顺、理所当然地成为“三种人”,落得可悲下场……而那对洞房花烛夜抄D章的年轻D员夫妇呢?看看网络上的评论文章,尤其是看看所有文章一边倒的喝倒彩声便可断定:此事对他们未来人生道路所造成负面影响是难于估量的。其内心伤痕甚至可能一辈子也难于磨去。

一位小技工、一位普通工人——一对思想既简单又有些复杂的年轻人,一时不慎便成了花架子Z治的牺牲品。作为他们的长辈,作为一位饱经沧桑、深知非阳光政治险恶的过来人,怎不嘘唏不已?……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想想心里怎不“直想哭”呢?

更想“哭”的是:举目特色土地,从庙堂到村委会、居委会,充斥着此类让人细想之下“直想哭”的荒唐事。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