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兼港澳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驾临香港“视察”,宣称是要“看、听、讲”。他一改历年高官恶形恶相,家长式训话贯例,采取以理服人,开明有礼的态度,多番讲话正面得很,几乎无可挑剔。在行程中,他更史无前例地邀请泛民四位议员,包括公民党梁家杰,民主党刘慧卿,工党何秀兰,卫生服务界别李国麟在一小时酒会中会面对谈,直接聆听他们的诉求并作出正面回应,酒会沟通成为此行重要看点,突显他政策水平不低。我惊歎这位高官升级中央后道行了得,果然不同凡响,其道行之深连官媒港媒也无法准确点评。张德江访港目的何在?笔者有以下的看法:

这次酒会安排本不在行程之列,临时加上很出人意外,反映中央刻意与泛民议员会面的决定不变而梁振英阻拦无效的实情。这令我想起国内中央高官到地方出巡的时候,常被地方官员控制行程,只让他看到事前安排好的事物,有见及此,较有责任心的高官常会自行越出行程,到访地方官员没有防避的地方。这次张德江访港,梁振英正像地方官员一样,藉保安反恐级别,把张德江重重包围,而酒会最终得到安排就像是张德江越出行程的举动。这次近距离观察泛民领袖们的神态语调,清晰聆听到异见的真实含意,使中央可以分辨出与梁振英或中联办汇报的差异,会给中央一个真实的感性认知,从而作出正确的判断。

中国共产党有一个组织部,专门处理党员事务,干部政策基本上是从爱护党员出发的(毛泽东时期除外)。按照贯常党规,中共处理犯错的党员会比较从寛,通常是进行双规,闭门思过,也给予机会换一个岗位重头来过。张德江多次发言表示满意梁振英及特区政府,请港人支持他们的工作,是作为高级领导人礼貎地对干部政策的公式表述。

但在酒会中,张德江没让梁振英避席,而是要他站在一旁听着泛民四子公开地力数他的各种祸害反对他连任的说话,没有作出挺梁的辩护。我觉得这是要梁振英从反对意见中查找不足,是一种隐晦的惩罚。梁振英当时承受压力的紧张神态,何秀兰等人己经描绘得很清楚。从干部政策来说,这样的处理是相当罕见的,特别是在这个面向国际的特区之中。就凭对酒会全过程的观察,我相信“振英之乱”应该可以结束了。

泛民四子最终全部接受邀请,相信是经过深思且排解压力的结果,值得赞赏。他们这次是真正的站着沟通,而不是跪着沟通,显示无畏的骨气,为如何与中央沟通作出范例。梁家杰提出的“港是会议”作为研究香港各种问题的平台,很有创意,很有见地。只要吸取当年草委,谘委只由中共主导,以亲共人士为主,民意缺席的经验,是值得推行的建议,希望中央能考虑接受。

至于媒体〈香港01〉报导消息人士指,张德江不满曾俊华汇报内容一事,令我想起早于2010年我己为文指出梁振英是中共刻意培养的特首候选人,但总有评论提相反看法,认为中央要推举的是唐英年,使唐成为箭靶而放生梁振英。我反驳,从一开始梁振英己确实是中央的人选,是有人放烟幕,混淆视听影响选情,却没有人相信,眼白白地看着梁振英上台。现在恐怕是历史重演,又有人放烟幕打击曾俊华。希望这次特首选举,香港传媒及评论人千万要瞪开双眼看清事实,不要炒作,一错再错。

张德江来港的主轴应该是推销“一带一路”,酒会沟通只是扫清障碍的措施之一。中国经济情况正在下滑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早前习近平主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其中提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从生产领域加强优质供给‥‥”习近平正在拼力挽救中国经济于崩溃边沿之中,他的“一带一路”就是解决产能过剩,向外倾销的妙计,能否成功,要拭目以待。中共派出第三号人物兼主管港澳事务的最高领人来港推销“一带一路”就是要落实中央这个重要经济政策,其中的用意非常明显——即“一带一路”与香港。张德江在讲话中提到香港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中央政府把支持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作为重要政策取向。他特别提到会计、法律、谘询、旅游、基建、设计等领域是香港的优势,可以为沿线各国提供多方面服务。

有朋友向我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中国签订合同,指明要以香港法律为依归,他们相信香港的法治能公平处理法律案件。大概他们己经知道中国的法院有党委书记坐阵,不是真法治,香港的优势其实是法治。请看,张德江也说:“香港的法治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和自由的底线”“推动香港在国家发展战略中起作用,支持香港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解决争议服务中心,提供法律仲裁服务。”

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性,张德江己经说得很清楚,虽然把它说成是重大机遇,好像是中央的恩典,其实明显地是中共需要香港,以其专业法律服务去救命。但是香港自梁振英上台以来,反抗事件层出不穷,反国教运动、雨伞运动、旺角骚乱、港独、自决等等,一波又一波未见停止。这就是乱。张德江说:“大家是坐在同条船上,香港好,大家好,香港乱,大家一齐埋单。”这是说香港不能乱,乱了套的香港不能承担“一带一路”建设重任这个大方向,中共需要安定平稳的香港。梁振英未能平乱,还要煽风点火,谁搞乱香港谁埋单,不是一齐埋单。希望中央终于承认搞乱香港的罪魁祸首就是梁振英,为了建设“一带一路”,是时候解决梁振英这个死结了。

张德江强调邓小平制订一国两制的初心,更明言一国两制是基本国策,不会搞一国一制。但为何又有白皮书,831决定的实施?他没有说清楚,所谓坚守一国两制之说只是虚话。目前的中央只是愿意平心静气地聆听,暂未见治港政策有根本变化,一切言之过早。如果中共由于建设“一带一路”对香港有迫切需求,可能迫使中共承认原来香港的资本主义法治系统可以如此有用,被迫给与香港一个寛松的治港政策的话,这也只不过是邓小平的白猫黑猫,即不同时期,不同形势下的实用主义策略,并不是本质的变化。

蔡英文在总统就职典礼中演说:“人民选择了新总统,新政府,所期待的就是四个字‘解决问题’”香港不能再等,“一带一路”也不能再等,中共中央,是时候解决问题了。

2016年5月22日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