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纳·欧克勒瑞:苏联的最后一天

2016-02-12

当大陆网民高谈“赵家”,以及面对严峻经济危机之时,很少“赵国人”,对同样是独裁专制的苏联解体,有更多的了解与研究。《苏联最后的一天》,就是少数触及核心问题的一本书,内容围绕的就是令苏联解体的两位主角,即苏联唯一的总统戈巴卓夫,与俄罗斯首位总统叶利钦之间的权斗;苏联解体,或者是历史的必然,但却偶然地提早,由两人的权斗引发,这种形式值得令人关注,是因为和“赵家”——中共的权力斗争最类似。

虽然今日中国,质实上已经是一个资本主义的国家,但在独裁专制以至党的家天下,和苏联解体之前的情形,却没有不同;唯一守住中共“赵家祖业”的,就是中国的经济。和苏联最后几年不同的是,中共一直拒绝任何改革,也没有选举舞台留给叶利钦之流的人;然而“赵家人”却不断在走资外国期间,买起各国的传媒,再利用传媒之间不宣而战,互相狙击对手,则早是公开的秘密,大量揭露中共权斗与内斗的禁书,就是关键线索,甚至为了“禁书”而越境绑架,把权斗去到变成外交问题,则显示共产党的内斗已经去到白热化,是“赵家”各系生死存亡的斗争。

由于中共早已错过了政治改革的时机,中共内部的权斗,不是由选票以至政治人物的辩论来决定,而是“赵家”高层以宫廷斗争的方式来决定。在这种缺乏透明度,依靠各派系利益分赃的方式,最终的必然,是向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民来开刀,来满足背后集团的利益。因此中国式的腐败,变成了另一种共犯式的超稳定结构,即一堆赵家权贵集团,一方面不断互相竞争,同时却为了维持“赵姓人”的特权,能够对外团结合作,这种结构在经济继续向上的时候,都可以发展下去,反正钱多的是;然而财政向下调整,内斗起了,这愈来愈大的经济黑洞,由谁来填补呢?反贪官,捉对家的人去填,总有完结的一日,到时如何处理呢?

面对外资撤走,股市楼市不断下跌,赵币——即人民币的不断贬值之时,以往埋在利益分赃之下的“赵家和谐”,究竟还能够持续吗?还是政治局之间的内斗,会变成全面的斗争呢?苏联解体指出了一个可能性,而上世纪几个军国主义国家,则指出了另一个可能性,然而两个例子都说明,无论是内部制度的崩解,或是外面横挑强邻,两边都只会距离“民主中国”的希望愈来愈远。

结果俄罗斯走回头路了,借帝俄的尸体还魂,又变回了一个独裁专制的国家;能够逃离苏联魔掌的加盟共和国,藉小国寡民,则部份有幸逃出这种不断重复错误的轮回。最应多谢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竟是波罗的海三小国,以至乌克兰等走向西方的国家,俄国人如今仍在鼓吹民族主义,慨叹苏联的分裂,却不知最应惋惜的,不是苏联崩解,而是俄罗斯本身没有变成碎片;如化为十多个小国,则或许早已走上民主自由之路。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