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就是大年三十了,鸡年即将过去,狗年即将到来。辞旧迎新,是期待大吉还是继续选择苟活?

说实话,在当代中国,恐怕人活着都是喜忧参半的境遇吧。

平时我们都在交流,现在我们还要交流,人活一口气,没有嘴边的这口气,我们人的价值就不存在。所以,我可以把这口气比作争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没有言论自由,人的价值就损失一大半,也就是说作为肉体和物质的人不过是一小半,信仰和精神的人是另外的一大半。一大半没有了,整个人生就损失惨重。

没有百分之百言论自由,可以去争取;没有争取百分之百言论自由的努力,就没有宪法的合法性,也就没有人权的安立之本,人生就成虚空。

在中国,争百分之百言论自由无比重要,没有这个自由,就谈不上和谐和小康。和谐和小康是建立在人人自由的基础上,若连这个基本自由都不能保障,还谈什么和谐和小康。也就是说连“那口气”都没有了,还谈什么真正活着的人生?

当然,中国的现在仍然是欠发达的中国,还有九亿农民,以及至少有一亿人每天收入还不到一美元。他们以及我们的公民权利,还没有真正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必要保障,我们当农民的父母,还没有条件享有和城市人同样的国民待遇,政府的政策甚至政府机关对农民的歧视还有很多,政府财政投入和教育投入对农村还相对“冷酷”,农村人当选人大代表还不能和城市人保持平等的当选人数比例,农村的土地还没有成为私有土地,渔民的海涂往往被当地政府这个“大老板”以低廉的价格收回(称“补偿”而不是赔偿),美其名曰是“国有”——国家所有,私有财产在国有财产面前往往一钱不值。

难道,这个“国有”所特指的“国家”就是当地的镇政府还县政府所有吗?中国宪法什么时候规定,地方政府可以代表比中央还大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难道对农民有效,而对地方政府可以任意“庇护”(官官相护)?什么时候,中国的广大农民可以拥有自己的私有土地,私有农场,神圣不可侵犯,而不担心政府随时收回?什么时候,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名正言顺地成为私有制条件下的人人有福利有平等的真正社会主义?

一句话,若有一天,中国能够减少4亿农民,也就是让中国的4亿农民成为私有制条件下的产业工人、资本家、中产阶级,中国就可以胜过俄罗斯,可以和美国比实力。很明显,若这一天能够实现,那个具有体制优势的中国,是和平的崛起,也是和平的发展。这一过程,就是一个和平的演变过程。这一天,才真正是举世瞩目的——但现在看来,来日方长。

没有农民的小康,就没有中国全民的小康。没有农村的和谐,就没有中国的和谐。没有农业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

鸡去狗来,我们要期待大吉,同时仍然要无奈地苟活着,只要一天没有争取到百分之百言论自由,城市人和农村人还存在着政治上、制度上的不平等,我们嘴边的这口气就要努力争取,和平的理性的争取;只有一天没有实现全民的和谐和小康,中国的和平发展就仍然是一个欠缺。

中国之大,在于人人负起责任来,天下民主,人人平等,人人有责;民主强国,人人共享,人人喜乐。期待着,未来中国大吉,所有沉重而无奈苟活着的人们能够挺起胸脯,直起腰杆,当走向共和的共和国公民,做走向共和的共和国公民。

2006年1月27日大年二十九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