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是一个独特的词儿,有其特别含义。从字面上说复有重复、恢复、复原、复辟之意,兴有兴起、勃兴、崛起之意。中华复兴就是指中华(作为一个国家-中国,作为一个民族-中国人,中华是中国与中国人的代指之词)的复原与兴起。复原,什么是原呢?复什么原呢?恢复汉唐盛世?还是恢复其他?兴起、崛起是必要、必须与可取的,但复原却有大问题。恢复汉唐盛世吗?汉唐也非都是盛世,汉唐有盛有衰,有治有乱,即使汉唐都是盛世或可笼统地称为盛世,我们真的应当回到汉唐去吗?我们不应当回去,因为那不是我们的目标与心愿所在。我们也无法回去,因为我们不再拥有可以回到汉唐去的那些社会条件。

那么,还有什么恢复、复原呢?兴起、崛起是与恢复、复原相一致、相伴随的,没有了恢复、复原,兴起、崛起也就没有了,或者说是在恢复、复原的意义上没有了。也许有人会说中华复兴只是一种臆想、一种借指,是说我们应当让我们的国家重新变得象汉唐盛世一样强大,并不是我们要重回汉唐或重建汉唐,这一说法貌似有理,但亦有问题。首先汉唐是否真正强大?历史上的汉唐是有时强大,有时并不强大,而一旦强大了,百姓的生活又未见好。强大的汉唐也有软肋。即使是真强大,我们要将汉唐那样的强大视为目标吗?我们要建设汉唐那样的所谓强大国家吗?不要忘了,汉唐作为国家可都是封建皇权国家,我们要恢复、复原或仿效汉唐封建皇权国家吗?或者我们需要借复兴之名而设立我们的未来之路吗?我们的复兴梦是不是因为空幻而无价值呢?甚至价值负面呢?我们追求国家进步,人民幸福的目标一定要借助于复兴一词吗?我们没有其他选择与表述了吗?我们是要进步、前行、追赶、达成目标。

我们首先需要有一个明确可实现的国家发展目标,比如我们可以将国家发展目标确定为:建设自由民主宪政的现代国家,建设发达的一流的现代国家,建设拥有充分人权保障、法治、和平的现代国家,或者其他。我们为什么要那个又假又大又空的所谓的民族、中华复兴梦呢?那是一个无现实内容或者现实内容不当的蠢人之梦、仿古腐朽的春秋大梦。2、文明,中华的文明,这是最重要的。是的,中华的文明,是那种与世界先进文明相融合、相互兼容但又中华特色的文明,是普世文明与地域文明完美的结合,是普世文明在中华的土地上所开之花。

中华的文明不再是偏居于一隅与普世文明相互隔绝的地域文明,中华的文明更不是与普世文明相对抗的文明,那种对抗普世文明的文明本质上己不再是文明,而是野蛮的反文明。如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那不是文明,那是野蛮,那是反文明,那是注定了生命力无法长久的东西。无论那些愚昧的冥顽不化者如何坚持,它总是会消失,会被真正的文明所消解、打败。中华的文明是新文明,她不同于传统的中华文明,她是现代的并指向未来的。她的文明之根源于传统又超出传统,她不再狭隘地将文明的源头界定为中国一地,她开放了口岸,引入了异域文明的种子,并使她的世界自由,以使新的文明自由健康生长。

中华的,也是世界的。此种新文明就思想而言,她既尊崇孔子、老子、孙子、也尊崇亚里士多德、柏拉图,就传统习俗而言,她既坚守中华的传统民族习俗,又不排斥外来的民族世界性的习俗,她是自由的,故能融汇中西。就经济、政治、文化体制而言,她是普世的,也是中华的。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