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8/10

纪念胡琏将军百年冥诞,昔日袍泽和眷属重返金门追思。(本报系资料照片)

纪念胡琏将军百年冥诞,昔日袍泽和眷属重返金门追思。(本报系资料照片)

编者按:两岸史话将用两期篇幅刊出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曾建元副教授的来稿。他将带你领略在国势风云激变的1949年,胡琏将军如何临危受命,将金门建设为一个物资充足、军队有序的护国前沿。

金门从贫瘠的闽南小岛,成为中华民国台湾国防的前线,中国民主的灯塔,守护人类自由的堡垒,两岸和平的桥梁,以及民生富裕、人文和生态兼备的海上乐园,由1949年10月古寧头大捷重挫中国人民解放军,奠定两岸分治基础而展开金门的当代史,长期镇守金门的胡琏将军功不可没,他也因此而被誉为金门王、金门恩主公。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于北平举行开国大典,解放军席卷大半个中国,这一年春天才在江西省成军的胡琏第12兵团,一路由赣南、闽西、粤东突围,集结于潮汕,正要渡海向台湾撤退。

国民党撤守台湾

这是一支在国军兵溃之际,于江西收容残兵败将,兼以在地强徵沿途拉夫,于仓皇中组成的10万大军,以文天祥正气自许,在战斗中锻炼战技,军容逐渐茁壮,士气无比坚定。

这也是一支平地升起的大军,也可以说是从天而降的神兵。在那个风云飘摇的国家存亡之秋,文武百官不是丧魂馁志于铁蹄之下,便是苟且偷生竞相争宠于新主,谁能想像有一位42岁的胡琏将军率军千里,共赴国难。

就在厦门沦陷之际,东南军政长官陈诚任命胡琏接替汤恩伯出任福建省政府主席。此时,解放军第三华东野战军第十兵团司令叶飞则正志得意满,准备拿下福建全境,作为红朝开国献礼。10月24日晚,解放军利用胡琏兵团在海上飘忽之隙,抢攻金门,未料胡琏兵团于当晚由台湾海峡转向金门增援,而因事前汤恩伯与第22兵团李良荣部署得宜,兼以东北季风破坏解放军登陆计画,国军火焚解放军兵船断其后路,乃得以哀兵之姿痛歼骄兵于岛上。

10月25日台湾光復节当天,胡琏于金门水头登岸,指挥清理战场,是为古寧头大捷。此役被誉为现代淝水之战,台湾转危为安。年底,中枢行政院各部会由阎锡山院长率领自成都迁都台北,隔年3月,蒋中正復行视事,回任总统,陈诚接掌行政院,两岸分治终告底定,胡琏兵临金门,守住国门,可谓首功。

而胡琏自古寧头告捷后即开府于金门,就任福建省主席,第12兵团司令部改制为金门防卫司令部,所属怒潮军事政治学校自台湾新竹县新埔镇迁校金门水头,胡琏兵团所建中正堂于怒潮毕业典礼中启用,而其地遂为新建之省立金门中学校地。

胡琏为戍守金门边塞,实施战地政务,使军民合成为一战斗体。这是金门当代史的开卷。金门战地百废待举,当务之急要解决兵团进驻后的粮秣与供水问题,好将它全面整建为一铜墙铁壁的军事要塞。在稳定粮食和用水供应上,由于金门水源不足,胡琏下令军队广为植树,以涵养水份,并下令逢沟筑坝、挖掘水塘,以截流雨水,在此基础上,乃陆续有擎天地下水库、黄龙水库(太湖)、兰湖、慈湖、双鲤湖等水库之开凿,根本解决用水。

而关于粮食,大米则必须自台湾进口,为了累积足够的存粮,金门更需有足够的资金来购粮,而胡琏则想出发达金门经济的方法,其一即以金门的地下泉水和高粱生產高粱酒,为此他将金门民间之金城酒厂徵收,禁酿私酒,由军政府独家经营酒业,将金门高粱酒销售台湾,以其盈余采购金门所需物资,而为提高產量,更以大米换取高粱,鼓励农民栽种,也一併解决民间粮食问题。

金门酒厂所產金门高粱酒质量俱佳,如今已成台湾国酒,其销售盈余之税负便足以支撑县库,更带动金门地方经济繁荣──胡琏便是首倡。胡琏的另一作为,则为调节战地物资供应,成立粤华合作总社,由其发行银币流通券作为金门流通货币,亦由其统筹金门对外贸易,一度包括与香港间之贸易,由此而逐渐充实与满足金门各项民生消费。

全方位建设金门

在战地建设方面,胡琏为方便各处支援作战,则在岛上广建公路,增进陆路交通,再者,则利用当地花岗岩地质,凿空太武山,建立起庞大的地下军事碉堡,1958年8月,解放军对金门发动大规模炮击,是为八二三炮战,金门守军即隐蔽于山中或地底,战力几乎无伤,始能展开还击,由是可见胡琏的高瞻远瞩。然胡琏在金门无形战力的构建上,则更值得一书。

胡琏兵团翻山越岭渡海越洋,又经歷大小战役无数,不避艰险,出生入死,要维持高度的战力,倚赖的是生死与共的袍泽之情,以及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荣誉感。胡琏在金门树立了一系列的精神地标,提醒国军官兵们的歷史使命,鼓舞他们的士气,也荣耀着他们的国魂。(待续)

(作者为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兼副主任)

文章来源:中时电子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