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历史上的文字狱大同小异,所谓党的十次路线斗争,就是对不同声音的残酷绞杀。从这一点看,中共政权即使在初期,已把他们声称坚决砸碎的旧世界,看做榜样了。然而,不仅没有警醒饱受旧政权蹂躏的中国民众,还赢得了不少知识分子的支持。

有人把这一现象归结为中共撑握了宣传技巧。那么,同样的技巧,如果用给其它国家的民众,会有这样的效果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就算在有些国家,共产党一时也取得了政权,但是,都没有像中共这样长久,这是为什么?

首先,这个政权满足了中国人对权力的依赖。在中国,历朝历代,都以皇权为中心,幅射出一个庞大的官僚阶层。因为没有任何制衡,官僚们日益严重地以政治权力获取经济利益,导致中国民众起义位居世界之首。从秦到清,中国出现了几百个皇帝。动荡的社会,滋长了中国人心中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意识,同时,还派生出了落井下石的副产品。而中共利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在“南征北战”中取得的胜利以及对胜利的夸张,膨胀了中国民众对胜者的盲目崇拜,为中国皇权的再次恶性循环,创造了条件。

其次,中共政权满足了中国人对物质的依赖。因为中国社会一直处于动荡状态,始终没有足够的财富积累,大多数人的生活,处于简单的温饱阶段。因此,共产党的“打土壕分田地”等系列“杀富济贫”行为,满足了长期饱受权力欺压的底层民众的私利,给中共政权提供了立足的空间。

事实上,一个靠抢劫笼络人心的政权,不仅无法承担拯救中国的重任,也必将给一个民族带来灾难。但是,很多中国民众的目光是短浅的,也是没有是非观念的。接下来,中共以公私合营的方式对城市资本家的抢掠和今天以拆迁的方式对无权无势的民众的私有财产的霸占,都暴露了中共政权的流氓本质。

相反,从中共入侵西藏那天起,藏人就没停止过用生命反共。尤其当“打土壕分田地”,被更名为“民主改革”,推行于西藏时,却遭到西藏全民的抵抗。在西藏东部的康地和北部的安多,人们纷纷拿起枪,保护自己的财产。为了掩藏事实,中共以“平叛”为借口,对藏人展开了持续三年的屠杀。

而中国人,这时虽然自己也是受害者,却千篇一律地支持中共政权对西藏的暴行,至到今天,那些当年屠杀过藏人的中共军官们,在回忆录里,仍然缺少最起码的内省。2008年,当藏人再次掀起全民争取自由,抗击中共这个残暴的殖民政权时,中国人,却让整个世界瞠目结舌了,他们全然忘记了自己在这个政权下饱受的屈辱和欺凌,僵硬病态地宣泄着“爱国”热情。

今天,为什么一个反人类的独裁政权可以毫无顾及地在西藏施暴?因为,西藏人勇敢地以自焚抗议殖民统治的行为,没有得到中国人的真正支持,中国人在集体沉默!

千百年来,对于中国人来说,一个政权的性质,民主也好,独裁也好,基本和自己无关,也没有任何一个政权,允许他们表过态。卑微几乎成了他们的宿命,他们只是上级的奴才,下级的主子。大多数人的精力都消费在了张家长李家短的琐事上,这也是为什么,毛泽东成功地发动那些政治运动,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活跃了那个极度狭窄的市井空间,满足了中国人平庸的精神生活。

如果中国人在今天,能拿出2008年围攻藏人的劲头,去围攻中国政府,要求停止对西藏的暴行,把你们的反共斗争,真诚地与西藏民族的自由运动联合起来,中共还会这样肆无忌惮向西藏调动大批军人、武警、特警,进行施暴吗?其实,支持西藏的自由,也是中国人摆脱皇权枷锁的开始,是对民主宪政的践行。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