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当年少不更事,调动到一单位上班,初次见面,单位领导出于礼貌,问我有何要求,我就向单位领导提出,别的没有,只有一个小要求,就是坚决不参加每周五的政治学习。单位领导面露难色,说你是单位一员,大家都参加,独你搞特殊化,这怎么行?我说非我故意搞特殊化,只是为了证明我不参加政治学习,工作照样能干好,也想以此证明政治学习纯属多余。不信咱们就搞个试验。虽然最后未能达成一致,但我依然我行我素,公开拒绝参加任何形式的政治学习,毕竟单位领导对我也莫可奈何。

之所以想起这件陈年旧事,是因为我看见《江选》二字就想起了当年的政治学习。89之后浪迹江湖,离开了单位,也摆脱了以工作纪律相强制的定期政治学习,但政治学习所留下的精神创伤依然没有完全愈合,这不一听见“江选”二字,就条件反射般引起阵阵恶心。

出版物作为一种商品,原本是为了满足市场的某种阅读需求,那么《江选》作为出版物能够满足什么需求?我不得而知,也想不起来谁有阅读《江选》的需求,我本人甚至还看见名字就反感,就想起强制政治学习对人们进行精神迫害的情景。我不但找不出来出版《江选》能给人们带来什么益处,相反,我还发现了出版《江选》的危害。同样作为出版物,《江选》出版用的是不正当竞争手段,例如中共在自己的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里把《江选》出版作以重要新闻播出,这个新闻的本质是图书推销广告,但却以新闻的方式进行,违反了中共自己规定的新闻纪律和相关广告法规;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其实是公共频道,虽然被中共独家控制,但实质还是公共频道,利用公共资源为一个退休老头的书做免费广告,这又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国家能否为每个人的出版物平等的在公共频道免费播出一条出版新闻?不能,那么为什么《江选》就可以?这条广告是否经过审查、批准?是否经过合法的广告代理公司代理发布?如果没有这些手续,那么是否属于垃圾广告、非法广告?是否涉嫌广告扰民?是否应该让平日咋咋呼呼的文化部门尽快出面整顿、罚款?这样恶劣的做法,当然会造成社会危害。

平心而论,一个人出书不是什么大事,甚至不是什么坏事。但《江选》并非作者专门供出版而创作的,而是把在过去各种令人昏昏欲睡的会议上的官腔讲话、甚至是由别人代笔起草、江某本人甚至不拥有著作权的八股文章编辑起来,美其名曰文选,这样的“书”本来就没有阅读市场。像《江选》这种书实在要出也可以,作为内部资料印刷一批,在老头子们之间互相传阅,也不失退休老人的快事一桩。但现在硬要炒作得像畅销书一样,还要在黄金时段上重要新闻,还要强制摊派让全国各地的大小机关动用纳税人的钞票去大批量的购买,一本没有阅读市场的书买回来也不会有人认真阅读,弄到最后等尘封灰蔽时作为废品回收,再脱墨、化为纸浆、重新造纸利用,整个过程也就是一个破坏环保的过程,这就有问题了,就必须有人——像我——跳出来说一说了。

我们现在到底需要什么?我们需要的是民选官员而不是《江选》。只要有了由民选举出来的官员,不要什么《江选》,生活照样会变得更加美好。

本人经过深思熟虑,发誓坚决不买《江选》、不读《江选》!

2006-8-10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