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歌:陈良宇的落马与中共权争

Share on Google+

权力巨大的中共中央于2004年9月24日作出决定,免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等职务,并停止陈担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等职务(这句话似有语病,停止应是指某种行为、动作、态势,而不是停止职务。如是与职务有关的禁制应是停止职务的履行。)

陈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中共中央前总书记江泽民的亲信,其在上海任职多年,权势很大。陈同时亦为外界认为是贪腐行为严重的高级官员,多年以来,舆论界一直流传着中国政界上海帮的说法,而陈则是地方大员中的上海帮核心人物,这些地方大员与中央的某些官员相互联络、照应,形成一股巨大的政治势力。

陈曾经近乎公开地与中央对抗,反对中国总理温家宝发起的有关国家经济宏观调控的运动。据说陈竟在内部高层会议上拍打桌面指责其上级中国总理温家宝宏观调控运动损害了中国经济,而那位温和的可怜的总理竟然对他的下属的指责毫无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应付。陈的这种“犯上”的做法无疑为其今日的落魄种下了一个祸根。那位总理虽然温和,未必就没有一口利牙,而当他要咬人的时候,他大概也不会太过客气。因为,一般说来,共产党人都是强硬无情的,温总理也不会例外。他可以为了死于矿难之中的矿工掉下仁慈的眼泪,他同时也可以对他的政敌无情下手。此次对“上海帮”的痛击,显然,少不了温总理的“帮忙”。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先生发起的消除“上海帮”的行动,没有温总理的支持是不可想象的。

陈是被反腐利剑挑落下马的,与他一起下马的将会有不少他的下属与他的同伙,甚至还有他的上司,比如地位比他高些的黄菊等,而陈、黄等人与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因此,陈等人的落马一定会对江泽民产生影响。其直接的政治后果就是江派势力的衰落。从而意味着江泽民时代的彻底终结。

反腐当然是好的,既有实际需要,也可获得民心。坦率地说,中国社会的贪腐状况已经趋于极端,坏得不能再坏。因此,象陈良宇这样的高级腐败官员被反贪风暴吹落是一件好事。然而,事情不能只限于此。因为,在中国象陈良宇这样的贪官多如恒河沙粒,反贪风暴是否能够将所有的至少大多数的贪官都吹落,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此,陈的落马就更多地带有偶然性。

因为中国的反贪风暴的定向吹刮的特性,因此,不能说中国的反贪风暴是公正地施之于整个社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陈的落马就让人觉得很“倒霉”。

必须看到反贪后面的权力斗争。中共十七大明年就要召开,届时,将会面临换届选举下的权力的重新分配。以中国49年来权力分配的机制,暗地里的斗争、角逐是决定性因素。定于今年10月8日至11日的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是中共十七大的前奏曲,如何弹奏好这一曲,是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日思夜想之事。为了争取在十七大上更进一步地确立自已稳固的统治地位,胡正在着力夯实他的权力基础,其中消除自已政治上的对手就成了他的必然选择。作为其对手的江派势力重要成员的陈于是成了胡清除政敌的第一个牺牲品。可以断言,今后将会有更多的牺牲品出现。共产党尚未文明进步起来的权力更替逻辑决定了陈良宇事件的全部过程与结果。从这个意义上,陈良宇不过是另一个陈希同罢了。

诚然,政治家们需要斗争,需要战胜自已的对手,但是,战胜自已对手的方式必须光明磊落,必须符合现代法制与民主原则。象目前中共所做的暗箱内斗,确实不能让人觉得值得赞美。

联想到中共执政以来的种种权争权斗,不由人心生悲凉之感。文革那样的争斗是其极端,后来的一系列权争权斗也是让人叹息。现在,一切还在延续着历史上的那些做法,当然,在攻击、处置政敌的方式上已与过去有所不同。

让争论争斗走到台面上来吧,走到公众的眼睛中来吧,并且不应再回避公众,不能再不考虑公众的心愿、要求,不能不接受公众的监督与公众的评判。否则,再多的胜利,再多的成功对国家、社会的进步有何益处?

民主论坛2006

阅读次数:1,1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