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上台一月有余,其大刀阔斧令人瞩目的莫过于移民政策,移民政策中又以驱赶非法移民触目惊心,弄得移民社区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美国的非法移民也就是所谓的“黑民”总数在一千万以上,是历年积累下来的,历届美国政府对这些“黑民”从来都是看一眼闭一眼,原因很简单这些“黑民”在美国社会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在美国干的活都是有身份的美国人不屑干的苦活,累活,脏活,为此每年为美国创造了七十亿的社保税。他们的勤劳辛苦是有目共睹的,他们是一群最热爱美国的群体,他们承受有身份的美国人不能承受的一切,只是为了有一天美国大赦了,他们能真正地成为一个美国人,过正常的美国生活,然而随着川普的强硬移民政策,他们的美国梦不但成为泡影,还面临着被驱逐出境的危险。

从美国历届政府对“黑民”的态度来看,“黑民”成为美国的一个另类族群,不是“黑民”们的错,而是美国移民政策本身造成的,因为美国不时地会有移民大赦出台,从而使那些没有条件以合法身份申请移民的人,以黑下来的方式来等待“大赦”。虽然大赦不是惯例却是先例,每一次大赦都给后来者带来希望。如果要改变“黑民”这一存在的事实,首先是要改变美国的大赦政策。另一方面美国对“黑民”们发放驾照,允许他们的子女入学,交纳社保税收等,本身就是部分承认了他们的身份。因此,要改变移民政策只能是现在开始,而不能追溯在这之前的“黑民”。奥巴马上台时,曾经有过大赦“黑民”的想法,虽然后来不了了之,但I-601A,(惠及那些没有签证偷渡入境丶在美国有直系亲属父母或配偶)的政策还是豁免了近百万非法移民。这些都表明“黑民”的存在是政府的政策使然。

美国的“黑民”不是美国的罪犯,(当然犯了罪黑民除外,这些人被抓被驱逐是应该的)即使移民政策改变也不能以罪犯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从美国移民部门对待抓捕的“黑民”,戴手铐,关黑屋来看,是过度执法,是违反美国享誉国际的人权政策的。 “黑民”是美国社会最不幸的一族,又是追求美国生活愿望最强烈的一群,于情于理美国都不能如此对待他们。川普可以以霹雳手段对付伊斯兰恐怖份子,可以以斩首行动清除金三胖这个威胁世界和平的祸害,可以以强硬的手段对付中共的蛮横无理,但不可以以这样的手段对待美国“黑民”这样一个弱势群体。美国的立国精神不允许,美国的宗教信仰不允许。

美国移民确实给美国造成很大的问题,但大都不是这些“黑民”造成的,美国真正应该驱逐的是那些已经通过各种移民类别拿到合法身份,更进一步加入国籍,但又时时处处站在母国专制政治立场上反对美国价值的移民。这些移民已渗透到美国的各个领域甚至要害部门,已经渐移默化地在改变着美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他们是一批仇视美国,又混在美国社会的敌人,这些人才是美国必须清除,驱逐出境的移民。如果美国只拿那些可怜的,凭自己的辛苦讨生活的无证移民开刀,而放过那些仇视美国拿到身份的移民,那不仅仅是一般性的政策错误,而是良善不分的自我毁灭。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从历史来看美国的先期移民都是非法移民,实际上在美国一般也不使用非法移民这个称谓,而是以无证居民相称。而美国正是这些无证移民建立了美国这样伟大的国家。美国建国后美国也是最善待移民,包括无证移民的国家,纽约的“自由女神像”的基座上写着:

她沉默的双唇喊,“给我你那疲惫、困顿、
渴求自由呼吸的芸芸众生,
你那挤满海岸的可怜贱民!
把他们,把那些无家可归、颠沛流离者送来,
我在这金色的门边举灯相迎!”

川普向“黑民”开刀违背了美国的立国精神,是以政府的力量来持强凌弱,不是伟人,强者的行为,而是缺乏宽容之心的私利之徒。美国从来都不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国家,他是全世界追求民主渴望自由人的“新大陆”。当你们以对待罪犯的方式对待“黑民”时,请你们想想艾玛这首“自由神”下的诗。

北京之春首发

2017年2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