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二年的初夏,这一天是端午节,春芽兴高采烈地把三水从劳改农场接出来。在路上换车时,他们找了个小饭馆吃饭,吃完饭后,三水告诉她自己回来后,就不在家里住了,林凡在县城里租了一套民房,他办了一家科技公司,让他去帮忙,自己也好有个饭碗。谈话中,他还婉转的提出以后和她分居并解除以前的婚姻关系的意思,这让春芽很震惊。她知道这林凡是和他一起在监狱里服刑的那个大学的老师,是先于他出狱的,到家里来过,她见过他。他们在监狱里一起生活了好几年,林凡是十几年前,以反革命罪入狱的,他在学校时教授的专业是蔬菜的种植研究课。进来的时候还是个帅小伙儿,出去时头发都白了。二人在监狱里就已经奠定了他们之间的师徒名分,林凡很看重他。可她不明白,这跟和她解除婚姻又什么关系?

三水在入狱之后,第一个接触的人就是林凡。由于林凡是大学的老师,在与三水的接触过程中,给他传授了很多的文化知识。在这几年中,春芽几次去看望三水,林凡也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给他讲了人类的一夫一妻制的来源,使三水真正的认识到了自己以前那种生活的荒诞和无知。同时,在没事时,给他讲述蔬菜的种植技术。种菜对于三水来说不陌生,他本来就干过,可就是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说法。在林教授快要出狱的时候,他向三水讲了自己出狱后的准备,并邀请三水出狱后一起干。

三水本来就年轻,脑子好使,接受新生事物快,由于与林凡的多年接触,再加上林凡的精心培养,三水已经从原来的文盲青年,变成了一个具有专业知识的现代青年人,同时也对自己以前的家庭生活有了明确的认识。他决心要改变这一现状,做个现代文明人。再加上他和林凡本身就不是一般的感情,所以,出来后,要和林教授一起去开创伟大的事业,过一种新的生活。

由于他和小红的接触,使他对于男女之事又有了新的认识,以前,由于他的无知,使他和春芽、林凡都产生了畸形的性关系。在他和春芽谈过以后,他感觉到了心理上从未有过的轻松。他决心改变和林凡的关系,和他成为真正的朋友,发展起他们之间的事业。他要和小红组建一个家庭,让小红为他生儿育女,过上幸福的日子。

春芽对于三水不在家住的决定很不满意,觉得他这是在诚心气妈妈。她把三水带回家,三水与母亲见了面,让母亲在他身上摸了个够,又和母亲叙述了几年离别的思念之情。吃完饭后,三水当晚就要走。他说要和林凡开发一种种植蔬菜的新肥料技术,他和林凡争取在短期内发大财。母亲看他意志坚决,而且和走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知道儿子在里面遇见了高人,也就没有深拦他。春芽见母亲没有阻拦三水,心里着急,就劝说母亲把三水留下。但心里的实话,春芽没有对婆婆说,那就是三水从监狱一出来,就和她提出了分手的要求。瞎妈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她的心还是很灵的,她感觉出来春芽回家后的沉重,因为,三水几年离家,好不容易回来了,却不在家里住,那是说不过去的,怎么说也应该和春芽团聚一下啊。他们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他们之间能发生什么事情呢?瞎妈大概的已经猜到了几分。

三水在家里没有见到二哥,一问才知道,二水已经去广州了。家里只剩下大哥和春芽在照顾着这几十亩地和母亲,母亲明显的非常想念二水和三水。大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不善于言表。但这次三水刚回来就要走,他的眼睛明显的潮湿了。大水拉着三水的手,好久没有说话,三水知道他要说什么。但三水还是没有说出来,他心里关心的是大哥,他希望大哥能和春芽把日子过好。

春芽送三水去码头,大水有意识没有跟去,好让春芽和他好好谈谈。二人一路上沉默的走着,春芽真希望三水能对她说点儿什么,可三水什么都没说。走在路上的时候,她有意的想靠近三水走,可三水明显得在躲着她。这几年他们二人在监狱里见面,隔着铁栏,谁也挨不着谁,如今,在这夜色中,只有他们二人单独在一起,又是几年后的相逢,多难得呀。可这三水一点对她的热乎劲都没有,还有意识的冷淡她,真让她伤心。而且,和她一见面就左一个林凡,右一个新技术的,让她听了心里烦,感觉三水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二人在码头分手时,双方都是没有多说一句话。春芽很伤心,这人怎么就这么冷漠呢?是几年监狱生活把他给改造的吗?她回来后,心里很难受,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直接朝大水的屋里走去。

三水走了以后,瞎妈什么都没说,就回自己屋烧了一炷香,拜完神后就睡了。瞎妈这几年基本上每天什么事情也不做,只是一天烧三次香,拜三次神,口里念念有词的,谁也不知道她每天在念什么经,也不知道她在祈祷什么。她虽然眼瞎,心可不瞎,她知道儿子们在想什么。自从二水走了后,不回来,她心里就已经清楚了。可是如今,她一个瞎老婆子,而且年事已高,也操不了那份心了,外面的世道在变,也就由他们去吧。只是自己说话的威力已经远远不如从前了,何况三水已经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儿大不由娘了,唉。

大水等春芽回到屋里后,就和她谈起来。大水问春芽三水是怎么回事?春芽就把路上三水的想法对大水说了,于是大水就一个劲儿的抽烟,不再说什么。他心里知道这两个兄弟心里想的是什么,尤其是大水。大水抽着烟,看了一眼春芽,磕掉烟灰,还是没说话,但他准备睡觉了。春芽眼泪汪汪的不想走了,大水坚持着让她回去。

春芽心里很难受,这些年来,哥三个的生活都是她来打点的,她爱他们哥仨,她自己始终以为,她是永远属于他们哥仨的。可这些年,三水入狱,二水出走,家里就是她守着这个家,伺候着大水和这已经进入垂暮之年的瞎妈。她就是在等待着哥三个团聚的那一天,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她的精神支柱。她心里虽然有想法,嘴上一直没说,可大水是看得出来的。如今三水回来了,可却连她的房间都不进,真让人伤心。

当三水来到林凡实验室的时候,林凡很高兴,他正在思念着三水什么时间回来呢,三水就突然回来了。他赶快把手中的活放下,带着三水来到他们新租的房里。三水看着收拾一新的房间,感觉很欣慰。林凡问他怎么样?他感到很满意。于是,二人就亲热一番,晚饭吃得很丰富。三水问林凡公司怎么样了,林凡告诉他,实验进展顺利,马上就可以进入实验田实验阶段。自己这几天正为实验田的土地问题发愁呢。他要三水赶快进入公司的日常工作,先确定实验田的地点,然后对实验田的工作人员进行技术培训。他要三水担任公司的副总经理兼副总工程师,要三水回白沙湾搞一块实验田。因为三水是那里人,事情可能会好办一点,白沙湾的村干部实在是不好说话。三水想起自家的那块地方,正好作为实验田用,于是第二天他就告别林凡,回到了白沙滩。

三水高高兴兴的回到家里,把自己的想法对母亲一说,没想到母亲这回可变了脸,说什么也不让三水在自家的土地上搞实验,还把三水给骂跑了。大水和春芽在母亲面前为三水说情,没想到母亲对春芽也发了脾气。并说他们不孝顺,要出卖家业,还说只要她活着一天,你们就别想打这块土地的主意。然后,就大骂起来,直到大水和春芽跪在地上,给她立下生死保证,她才气喘嘘嘘的回自己房里烧香去了。

这三水在林凡那里大包大揽了事情,如今办不了,怎么回去交代呢?没办法,只好去找村里的人商量。可一打听,把他吓了一跳,如今这白沙滩的村干部是青皮,青皮当了村支书了。这可怎么办?思来想去的,为了林凡和他们的事业,没辙,只好买了几瓶好酒,去拜访青皮。如今的青皮在村里那可了不得,别看他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要是他一跺脚,全村都得乱颤。他现在是村里的土皇上,他放个屁,谁敢说是臭的?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只要让他看上,那是一准的跑不了,都得上了他的炕。村里人当着面都管他叫青皮爷,意思是他是全村人的姑爷,暗地里在骂他。可就有一样,那就是这些年来他很少去白沙滩。

当三水提着几瓶酒和礼品进门的时候,他在家刚喝完酒。这青皮爷和别人不一样,人家是喝完酒糊涂,他是越喝酒思维越清楚,讲话越有条理。所以,他一见三水进门,就想起了当年让三水打断腿的事,心里不由得“噶噔”一下,冷汗顺着后背就下来了。可再一看三水手里是拿着礼品来的,马上就意识到这小子是从监狱出来了,这是来赔礼道歉来了,如今这村里我是大爷。

但毕竟是当年让三水给打怕了,还是很客气的把三水让进屋里,也不失他村官的大度。三水当年伤了青皮,自己也被判了八年大刑。如今回来了,青皮已经是村支书了,自然是要接受青皮的管理的,青皮在大面上也是要让他过得去的。但当三水说明了来意后,青皮的心里可翻腾开了。他心里转着,上回二水那事,上面就批评了我。这回这小子是在大牢里面认识了高人,到我这里来是要找个基地发大财呀。我要是不答应他,他也会找别处去,再说他家里就有地方呀。我要是答应了他,他会不会把我带沟里去呀?又一想,说不定是个发财的机会,没准这一宝押上,我也就跟着发了。

于是,他又招呼家里人重新摆上酒菜,三水就在青皮爷家喝起来了,二人你来我往的,就把这实验田的事定下来了。青皮爷给他村西边的一块熟土地,总共六十亩。事成之后,再给他拨别处的。二人喝了一下午,三水走的时候身体已经有些打晃了。当然,青皮爷有他自己的想法,那地是不会让你白用的。在以后的蔬菜实验利润中,他要加5%的股份。而且,那块地的水源在他侄子手里控制着,不怕你三水将来闹屁。

几天以后,林凡就来了白沙湾。他亲自视察了青皮给他的这块地,心里很满意,觉得三水是个干事的,于是就大张旗鼓的干起来。别说村里的乡亲们和青皮爷心里没底,这蔬菜到底能长成什么样,就是他三水的心里也没底。林凡到是信心百倍,劲头十足,这让三水心里踏实了许多。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