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最近工作进展顺利,事业眼看着就要起来了,可三水却让他很挠头。自从三水回来后,没几天,就和他分居了,并提出了和他改变以前那种关系的意思,这让他很伤心。但眼前正处于实验阶段,不容他多想,更何况三水最近干得很卖力气,所以,这事就先放下了。由于使用了白沙湾的土地,有求于青皮爷,这青皮爷要在公司占有5%的股份,这让他心里不舒服,可是又不能不答应。林凡又借机会把公司的股份进行了分配:张大妈和青皮爷各占5%,林凡占25%,三水占15%,街道占有50%.将来实验成功了,由街道拿出15%——25%的股份给土地所有者。

公司的第一步进展顺利,白沙湾的六十亩田地,经过改造和修整,很快就成为了六十亩菜地。接着,林凡就把实验室的秧苗移植到实验田里。经过他和三水的精心护理,第一茬蔬菜生长迅速,很快就到了收获季节。林凡的六十亩蔬菜还没到采摘季节,很快就被城里的菜商订购一空。无疑,林凡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总体利润核算下来,一下就赚了好几万。他和三水商量,用这批销售蔬菜挣来的钱,把这六十亩菜地都装上大棚,并且赶快进行冬天蔬菜的种植。

林凡和三水把青皮爷请出来,他们来到街上的一个小饭馆里,要了几个菜,开了两瓶酒,就喝起来。青皮爷早就知道,这二位该找他了。林凡让三水把这次收入一一的向青皮爷进行了汇报,青皮爷早就知道他们这回干得不错,可就是没想到会挣这么多钱。按照合同,青皮爷这回要收入几千块钱哪。青皮爷看着桌上那一落钞票,眼睛里面冒着蓝光。可是,他没有伸手,因为,他要听听林凡的下面要干什么?

林凡把他的计划一说,青皮爷翻了一会儿眼珠,然后把眼前的钞票往林凡面前一推,说:我这回这钱就先不拿了,算是我的投资吧。然后,林凡又和青皮爷谈起继续租赁土地的事情,还有就是扩大使用土地的事情。青皮爷都一一的答应了。并且说:只要是这白沙湾上有的,你可以随便挑,但有一样,你要使用我村的劳力。这条件林凡自然答应。由于林凡把所赚来的钱都用于了扩大再生产,由于张大妈全力以赴的支持他,由于青皮爷又给他二百亩地,并且在人力上支持他,所以,林凡的信心更足了,他要在这白沙湾创造出奇迹来。

林凡的认真,青皮爷的支持,全村村民的响应,一下,林凡就把二百六十亩地都建成了蔬菜大棚。村民把地里的庄稼都运回村里,准备这一冬天蔬菜大棚的取暖用。但大家都在为林凡揪一把汗,要是一旦失败的话,那就是几万块钱的损失呀?这几万块钱,把这整个村子卖了,也卖不回来几万块钱呀。所以,别说林凡,就是青皮爷也感觉到了身上的压力不小,真干不成,怎么向村民交代呀?这和泡村里的姑娘可不一样,这要是干砸了,那要有多少村民吃不上饭的,那是要有人和他玩命的。

三水这些日子,整天就泡在工地上了。整个的大棚施工,都是由他来监工的。林凡心疼他,给他送去一床被子,可没有见到他人,说是去县城拉塑料薄膜去了。林凡在工地上看了一会儿,觉得还行,虽然简陋一些,但这是过度时期,怎么着也把今年冬天过去了。来年春天,赚了钱,就都换成钢骨结构的。而且,还能装上暖气,使蔬菜大棚变成现代的蔬菜生产基地。尤其是他的蔬菜生长剂,他是有十分信心的。那是稳产,超产的保障。

很快,大棚建设工程在“十一”之前就完工了。二百亩大棚呀,这对于林凡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其他人还不知道它的价值。正在林凡高兴的时候,新的问题又来了,村里根本招不上人来。原来,村里的男女劳力都出去打工了,村里留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真正能够使用的人寥寥无几。三水看见青皮爷给介绍过来的这些人后,差点儿晕过去,

三水和青皮爷争执起来,最后,三水和青皮爷商量的结果是容许三水使用白沙湾以外的村民,但要与使用本村人数配比使用。对于这二百六十亩地的蔬菜大棚,三水是照顾的非常细致,就是林凡也没想到三水会这么细心。幸亏有三水这么个人,要不非乱套不可。可从另外一方面,他又对三水极为不满意。因为最近三水有意识疏远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他知道,三水在有意识躲避他,不和他见面。他心里虽然不愿意,可为了事业,又不能表现的太过分。眼前这二百六十亩地,到明年开春,就是几十万元的收入,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到时候,来年的再扩大生产,这公司就发展起来了。

果然,林凡的蔬菜大棚刚一建好,县城的蔬菜公司就来人了,要和他签定购销合同。林凡说那要给一部分定金,对方也同意了。结果,刚刚投入的几万块钱又回来了。这回林凡没有盲目在投资扩大生产,而是回到县城,要把自己的实验室改造一下。于是,他和张大妈商量,要张大妈把街道现在妇女糊纸盒的地方给他誊出来,他要建成实验室。那几个街道妇女,就暂时成了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让她们管后勤,搞卫生,每月给她们开一份工资。就连张大妈也每月给她开一份工资,乐得张大妈整天阖不上嘴。

很快实验室就按照林凡的要求装修好了。他还拿出两个大棚来作为实验室的实验大棚,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研究上面,因为,生产这边的事情有三水就足可以让他放心了。想起了三水,他的心又烦乱起来。

由于实验室扩大了,就要有人来专门管理,哪怕是卫生、安全保卫,也是要有人来管的,于是,林凡就委托张大妈把实验室的日常工作管理起来。张大妈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些碎事最适合她这种人干。可是,这天张大妈在收拾实验室的时候,把一个烧瓶的位置给放错了,原因是她把那个烧瓶上的标签给擦下来了,又忘记那个烧瓶原来的位置,结果后来出了很大的问题。

由于一冬天的耕耘劳作,在市场最为冷淡的时候,林凡他们拿出了鲜嫩的蔬菜上市,赢得了市场的欢迎。尤其是春节的时候,大家都挤破了门,给很高的价钱来收购他们的蔬菜。就光青皮爷就写了很多条子,要求林凡和三水照顾他的关系户。乡里和县里的领导也都写了很多条子,其中一张条子是县委书记写的,可是林凡就是不买帐,青皮爷爷真为他拧一把汗。可事后,县委书记也没怎么样啊?林凡只是说了句:和人家有合同,我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事先已经跟人家签定了合同,虽然价格比较低,但是有合约在先,没有办法。而青皮爷和三水都认为合约是可以改的,林凡却不以为然,他坚持执行原来的合同,虽然这样会使他们损失几十万元的收入。他坚持信义第一,做生意要讲究信义。

大家都欢天喜地的过了一个春节,公司的每个人都拿了一份不薄的收入。一开春,青皮爷就把林凡和三水请过来。以前都是林凡、三水他们请青皮爷喝酒,这回是青皮爷请林凡、三水喝酒。林凡自然知道这顿酒的份量。酒过三巡后,果然青皮爷有要事相商,青皮爷这回是和林凡商量股份合资的问题。条件是青皮爷再拿出来六百亩地和林凡进行合资经营,但要占有一定的股份。经过这两年的折腾,青皮爷已经看出来林凡的价值。就是今年春节前吧,他青皮爷拿着县委书记的条子,都从林凡那里搞不到蔬菜,你说这是什么份量?那就是说林凡的身价将来可不一般呀。现在如果和林凡进行合作,将来那自己可了不得。

在公司和白沙湾的股份上,林凡和青皮也产生了矛盾。青皮爷土地入股,坚持要拿50%的股份,林凡坚持青皮爷的股份不能超过40%.而且经过这一年多的经营情况,林凡想就这次和青皮爷的股份谈判,进一步调整公司的股份分配问题。他想把街道的集体股份也调整到10%以下,从自己和三水的股份中再各挤出5%.这样,每年就有20%的资金进行扩大再生产和科研了。再说今年的大棚改造是大事情,他必须要把目前的蔬菜简易大棚,逐步的改造成为先进的蔬菜产业基地。在各家股东都在的会议上,他把自己的想法对大家一说,并向他们展示了自己设计的蓝图,一下就赢得了全体股东们的同意,协议很快就形成了。按照协议的股份分配内容,无疑,青皮爷就成了公司的董事长。

林凡这人是个知识分子,不懂得抓权,只是搞业务,搞技术。他每天的精力都在业务和给村民讲课上面。他苦口婆心的给村民讲解科学种菜的好处。当然也有村民提出了不同意见,但都被他给一一的解释清楚了。本来吗,要想让农民改变几千年来的耕种习惯,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快就进入了大棚改造期间,八百多亩地的蔬菜大棚,要建设起来那得是一笔重大的资金。这笔资金要是全靠自己投入,那还真是个大问题。弄不好连明年的生产资金都没有了。摊子一大,光开支就是一个大数。所以,林凡又敏感的认识到,要干大事情,就得有大的资金做保障。

周六晚上,林凡托青皮爷把银行的胡行长请出来,一起去一个高级酒店喝酒,并请青皮爷坐陪。他和青皮爷仔细的向胡行长汇报了他们目前的经营情况,由青皮爷为主,把目前的发展情况和困境和胡行长说了,并暗示胡行长其它条件可以商量。胡行长是个极其精明的人,很懂得这其中的道理,吃饭的时候,他自始至终不表态。快喝完酒的时候,青皮爷的女儿槐花来找青皮爷要学费。这槐花如今已经是高中生了,别看她爸爸长得不招人待见,女儿可出落的水灵灵的,人见人爱。胡行长一见,眼睛都直了。青皮爷赶紧说:花儿,快陪胡行长喝一杯。槐花把头一扬:爸,这月的学费你还没给我呢?你是给不给呀?青皮爷一边掏着钱一边说:来,快陪胡行长喝一杯。胡行长这时候也流着口水,一脸媚笑,浑身没了骨头的说:小姐,来。喝,喝一杯……说着,就要上前去和槐花近乎。谁想槐花把胡行长手的酒杯夺过来,然后猛的把里面的酒泼在他的头上:你妈才是小姐呢。说完,拿着青皮爷给她的钱,转身走了。林凡见这情景,简直就呆傻了。青皮爷也心里发跳的暗暗琢磨:完了,这下是完了,全让这丫头给搅了。然后,上前一个劲的给胡行长陪不是,林凡好象也反应过来了,也赶紧上前给胡行长擦头上的酒水。

胡行长望着往外走出去的槐花的背影,用舌头在嘴角舔和从头上顺着脸流下来的酒水:够味,够味,好……,这是你的女儿,够味。说着,当即就拍板,给他们公司贷款五百万。林凡一听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当即就和青皮爷商量,说给胡行长5%的股份。胡行长是个精明人,那能要什么股份的,那不是要麻烦吗?于是,端起酒杯说:各位,就冲这丫头这冲劲,我把款贷给你们,股份吗,就免了吧。可有一样,得让那丫头再陪我喝顿酒,要不我和她没完。青皮爷一听,赶忙说:胡行长,这事好办,就包在我身上了。

林凡和青皮爷从酒店里出来,送走了胡行长,他们一路走一路聊着。林凡神色有些难看的说:我看这个胡行长的钱不是那么好用的吧?青皮爷眼睛一瞪:怎么不好用?林凡说:他要槐花陪他喝酒……青皮爷脸色一变,冷笑着说:嘿嘿,到时候,不定谁的闺女出来陪酒呢。林凡有些不解他的话,但还是心里嘀咕着,有些不安。果然没过半个月,那五百万果然就到帐了。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