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九五一年八月份第一个星期天。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徐良就被树枝上黄莺们啼啭的歌声惊醒。他有心事似地一个鹞子翻身就起了床。简单地洗洗刷刷之后,挎着篮子就直奔附近的菜市场。

天空中的圆太阳刚刚升了一杆子高,远处仍然残留着黑夜的影子和一轮颜色浅薄的弯月亮。大街小巷静悄悄的,偶有挎着篮子买菜的妇女走得匆匆忙忙。一阵清风吹来,徐良便抖索不止。八月份的早风竟然把徐良吹了个透心凉。他急忙把身子缩了起来,加快了步子。

不一会,远方就传来了喧哗热闹的声音,让人想起了一大箩筐刚出壳没几天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小鸡。徐良沉闷心情被这种声音点燃了,并激发出来兴奋感。他把步子甩得快如飞,迫切期待着把菜市场的好东西都饱览一遍。

菜市场终于到了。在不怎么宽的街道两边坐满了背靠着背的小商小贩,地上或小车上摆放着各种时令蔬菜,海产品和肉类。讨价还价或买东西的男男女女蜂拥在货摊前。许多犹豫不决的人们倒背着手问了东家又看西家。徐良看上去倒是胸有成竹,早有了打算。

在这个不怎么像样子的路边集市上,只要有钱,几乎什么样的好东西都能买到。徐良身为解放军的团级干部,工资不低,钱包自然就鼓鼓的。所以他没费多大力气就买到了两斤打捞不久极新鲜的乌贼,两对四两一只青岛有名的大对虾和一条三斤多重的红加吉鱼。徐良把买的鱼让卖家刮了鳞,去了肚子。把买的所有东西都分别用牛皮纸包好放在蓝子里。临走时又买了一斤酱牛肉和一大袋子即墨阳山水蜜桃。那个时候东西真便宜,买了这么些东西花了不到五块钱。大对虾竟然一毛钱一只。乌贼一斤也就是五分钱。

东西买齐了,徐良无意中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仿佛想起了什么,心中大叫不好,扭头朝回家的方向疾步行走。人还没有到家,就看见一辆美国越野军用吉普车停在了他的家门口。徐良急忙跑上前去,冲着汽车外的一位身穿海军服装的司机边招手边大呼小叫。原来他们早讲好了,去接孟慧出院,然后把孟慧送回家。

把孟慧送回家后,孟老爷子像对待自己久别的亲儿子一样,拉着徐良的手就进了里屋,高兴加感谢,竟然半天说不出话来。此时,孟慧已经完全康复。这次多亏了徐良相救,否则小命早没了。孟慧想到这里,徐良在她心里又重了许多。

那天中午,徐良亲自下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三个人又吃又喝,嘻嘻哈哈好不热闹。在饭桌上,孟老爷子在孟慧面前拼命夸着徐良,其实这些话是故意说给孟慧听的。午饭吃饱喝足之后,孟老爷子故意借着散步的理由出了门,把整个家留给了孟慧和徐良。孟慧和徐良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反而不好意思,有了些宭迫。为了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徐良微微一笑,从衣兜里掏出两张电影票在空中摇着,说:“坐着也是坐着。咱俩不如去看场电影?”看来徐良有备而来的。为了孟慧徐良还真动了心机。

如果在平时,孟慧一定会摇头婉言谢绝。可这一次则不同,孟慧满脸羞涩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直奔电影院而去。

说是看电影,徐良哪有看电影的心思。在电影放演过程中,徐良不时地歪着头看着身边这个大美女,心里痒兮兮的,酥酥的,仿佛变成了千层饼。而孟慧却被电影里的故事感动地扑哧哧掉着眼泪。

但此时的徐良毕竟猜不透孟慧的心思。他时不时地想:“孟慧能接受他的爱吗?难道还是把他当作哥哥对待吗?”他有很多心里的话要问她,但在电影院里却不能。因而把他憋屈得像猴子一样不住地抓耳挠腮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熬到了电影结束。

在回家的路上,徐良又提出到海边转一圈,去吹吹海风,孟慧也点头默认了。为了让孟慧高兴,徐良施展出了他浑身的能耐,没话找话,夸夸其谈起他随着军舰出海时遇到的奇人奇事。你别说,徐良毕竟见多识广,当了多年的领导干部,把那些小事说得有声有色的,逗得孟慧不时地笑出声来。比如下面这个故事。

有一天徐良随着军舰出海远行。那天遇到了风浪,军舰上许多水兵都吐得一塌糊涂,一个个躺在船舱里面如土色,有几位新兵晕船最厉害,吃什么吐什么,不久因脱水开始发烧,应该及时送往医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任务只完成了一半,怎么办?把舰长给急得一时没有了主意。水手长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如果能抓几条加吉鱼做一锅鱼汤,他们喝了没准就不会吐了。”

舰长半信半疑地眯着眼睛,说:“是真是假啊?”

“我爸爸是地地道道的渔民,是他告诉我的。”水手长认真了起来。

“到哪里去搞新鲜的加吉鱼呢?”舰长把手指压在嘴唇上开始犯难了。

就在这时,天上飘过来一朵黑云,并且噼里啪啦下起了暴雨。甲板上的水兵们不得不躲在了船舱里。没想到他们前脚刚进船舱,天上竟然掉下一片红艳艳的鱼儿。有的鱼落在了甲板上还发出了刺耳的金属音。这场雨只持续了几分钟就停了下来。舰长第一个冲出了驾驶舱,看到眼前的景观,捂着肚子笑弯了腰。没想到想要什么还真就来了什么。甲板上到处都是红加吉鱼,都是三斤左右大小,并且都是活的,还不停地翻着眼睛。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些因为晕船躺在船舱里的水兵,得知这样奇怪的事情后竟然能站起来,头也不晕了。船上的炊事员师傅用最快的速度做了一大锅鱼汤,这些晕船的水兵竟然一个个抢着吃喝。

“后来哪?”孟慧忍不住问道。

“喝了鱼汤后,方才那些吐得死去活来病恹恹的水兵一个个竟然精神的像小老虎。”徐良说完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骗人,真坏!”孟慧恍然大悟,假装生气地说。

“是真的。现实生活里也有这样的事情。”

“说说看?”孟慧开始认真了。

“我就是一条加吉鱼,从天而降把你给救了。”

“你讨厌。又来骗我。”孟慧故意把小嘴拧得老高。

当他俩坐在礁石旁边的沙滩上,面对着大海时,夜幕开始徐徐地拉下。徐良终于忍不住了,似乎还有点理直气壮,说:“慧,你给我个准话吧!”

“什么准话?”孟慧有点莫名其妙。

徐良沉吟良久,然后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徐良其实也有难言之隐。另一头还有一位姑娘追着他,他总不能夹在当中,同时和两个人谈恋爱吧。

就徐良这句话,把孟慧逼到进退两难的窘境之中。孟慧只能说行或者不行。行则意味着这一辈子要和旁边这位男子守在一起。如果答复不行,徐良则很可能永远在她的眼前消失。孟慧低头沉思片刻,灵机一动用软调儿小声说:“能不能给我一个星期考虑一下?”

“别说一个星期,就是一个月也可以。”徐良说完心里就开始偷着乐了,心想:“成了!这一次真成了!这哪是什么考虑一个星期啊?简直就是答应嫁给了我,还是带着小资产阶级情调的。”

从那天开始,孟慧心里开始不停地拧巴着。心烦的时候就约着丁雪去逛青岛最有名的景点栈桥。

青岛栈桥建于晚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间,全长四百四十米,宽八米,其末端隆起成圆形,上面还建有保留着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的两层八角楼。

这一天是一星期期限的第三天。在傍晚时分,丁雪在孟慧家进了晚餐以后,便和孟慧手拉着手,沿着径直的小路,来到了青岛栈桥的八角楼。她俩坐在楼外露天的木椅上,让清凉的海风吹起了自己的一头丽发,让海潮的歌声洗刷自己的双耳,隔海相望的是名为小青岛的海岛,上面灯光闪出了迷幻的色彩。在她们的不远的地方一位小伙子正吹着口琴,凄婉动人的歌曲扯拉着人们的心弦。八角楼的另一侧是两位缄默无语的老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身旁长长的鱼杆。在栈桥上,每隔三五米就有一根圆柱,圆柱的顶端挑起了灯笼大小的挂灯,在黑夜里闪烁着光芒,并把栈桥在水影婆娑的水面上装饰成了两条万分美妙的火线。孟慧无声地看着看着倏而想起了一件触手可及的往事。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酷暑的中午。叶华穿着短裤短衫,背着背包,手里拿着一个铁笼子,兴高采烈地找孟慧到栈桥去玩。孟慧见到他穿着这个样子满脸都是迷团,说:“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

“你猜猜看为什么?”叶华故意出了难题。

“我怎么能猜得出来呢?我又不是你身体里的蛔虫。”孟慧被叶华问得有点莫名其妙。

“你喜欢吃螃蟹吗?”叶华突然转了话题。

“喜欢啊!这还用得着说!”孟慧被叶华问得哭笑不得,心想叶华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药。

“喜欢吃就跟我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抓螃蟹。”叶华终于说出了迷底。

“抓螃蟹?到哪里去抓?”叶华的这番话显然把孟慧的兴趣逗了起来。

“到栈桥去抓螃蟹。”叶华说着就朝栈桥方向呶呶嘴。

“栈桥是游人玩的地方,怎么会有螃蟹呢?”孟慧满脸充满了疑虑。

“有。那里的螃蟹多极了。今天我就让你开开眼。”叶华说完拉起孟慧的手就朝着栈桥走去。

那天艳阳高照,暑气袭人。硕大的栈桥上空荡荡的。叶华到了八角楼后,脱下了衬衫和短裤,身上只有游泳裤头遮羞。他一手拿着铁笼子,一只手戴着皮手套,通过石头台阶,缓步进入栈桥西侧的海水里。叶华先深深地吸足一口气,然后一头潜入水中。就这样像个觅食的水鸟把头露出水面,再憋足一口气又潜入水中,反反复复地做着。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叶华脸上挂着疲倦之色艰难地游回了八角楼。孟慧急忙到八角楼入海的台阶处迎接。就见叶华把铁笼子高高举起递给了孟慧。孟慧屏足了气,双手一用力把铁笼子拉到了栈桥之上。孟慧就感觉到这铁笼子生沉,低头看去,竟然吓了一跳。笼子里竟然有十几只螃蟹,一个个都有巴掌大小,正举着张开着大钳子对着她。

等叶华上了岸,孟慧便像娃娃似地缠着叶华,要求他讲抓螃蟹的经过。叶华一时装成老爷爷的样子,先懒洋洋地伸了个腰,不紧不慢地告诉孟慧。这片水里都是比方砖大几倍的石头,那些螃蟹就藏在这些石头的下面。抓螃蟹前先爬在水面上看准了石头,然后吸足了空气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尽快地把石头翻开。如果有螃蟹,它会把两个大钳子伸出来,棍子眼睛也从眼窝里跑出来,张牙舞爪地吓唬你。你千万不要害怕,用戴着手套的手抓住螃蟹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它装在铁笼子里。抓一只螃蟹至少需要一分钟。如果你不能憋气的话,抓螃蟹想都别想。叶华讲完抓螃蟹的经过后,牛气十足,竟然当着孟慧的面拍着自己肌肉累累的胸脯啪啪响……

孟慧想着想着竟然眯眯地笑了。没有多久,又满脸的不快。丁雪见到孟慧喜怒无常怪怪的样子,便用胳膊肘子捅了一下孟慧,说:“又在想什么了?”孟慧这才不好意思转过神来,回答:“没有想什么。”她怎么能好意思说出她刚才心里出现的隐私呢!

那天回家后,孟慧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爱的人离她远去,不爱的人又追着她。最后她终于想明白了。既然我找不到一位我爱的男子,何不找一位爱我的哪?那天晚上她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嫁给徐良为妻。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