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有藏人在网上介绍说,后藏扎什伦布寺出版的关于土鼠年的《藏历天文历算书》上,预测今年“……全年有风暴和地震”,“……地震和盗贼变多”,对照迄今发生的许多不寻常的自然现象与人间动荡,令人慨叹千年藏历的准确推算和可贵价值,而以监测、预报地震为专职并在各地建立的地震局、地震台,虽然标榜是现代科学研究机构,却每每放的是马后炮。

10月6日,在拉萨附近的当雄县发生的6.6级地震,波及拉萨、日喀则等地,均有很明显的震感。据自治区地震局震后报告,截至10月10日12时,当雄共发生余震1000多次,5.0级以上2次,最大余震为5.4级。由于5月汶川大地震造成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通过各类媒体影像加文字的持续轰炸,人们在震撼中感受到了地震的可怕威力,也在内心留下了地震的浓重阴影。几日来,如拉萨,人心惶惶,学校提前放学或放假,布达拉宫广场、大昭寺广场等空地停满车辆或挤满人群;地震每次都是突然降临,在得不到任何地震预报的情况下,人们只好采取各种方式自保,我听说一种消灾避祸的方式是,在房屋的高处用白灰画上雍仲图案,将一个盛满白米的白色瓷碗放在雍仲图案的中心。雍仲乃苯教的标志,苯教汇聚天地间各种神灵,而这么做,应该是一种供奉,出于敬畏和安抚。

以无神论自居的当局,对此一定嗤之以鼻。从这几日的反应来看,官媒在第一时间报道的灾区死亡人数是30多人,但数小时后,却纠正为10人,误差何以这么大?似乎官媒并未解释,而拉萨当地手机用户收到短信,要求严禁传谣,可是这个谣言原本就出自官媒。而且,蹊跷的是,据自由亚洲藏语节目对当雄本地医院的采访,灾民的伤亡状况竟是不能透露的秘密,原因何在?又出于何种用意?地震是天灾,何以如此讳莫如深?值得注意的是,充斥官媒的报道全是歌功颂德,所有影像上出现最多的是官员、解放军、武警和警察,全都成了救灾英雄。而在此之前,因三月间在全藏地爆发大规模抗议,军警全副武装,扫荡藏地,暴露出镇压民众的打手本质。如此迥异的摇身之变,似乎出于改善军警的恶劣形象,事实上并不能说明当局的任何转变。作为统治一方的权力者,救济灾难是其公共职责,然而,当局一向擅长“把坏事变好事”,擅长让广大民众痛哭流涕地感恩戴德,这一中国特色的“恩人政治”,不但体现在地震中,还将在地震后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地震专家最近说,青藏高原独特的地质构造,造成这一区域的地震活动频繁,最近这段时间,青藏高原的东半部有一些活动,但是不能就此肯定9月份甚至10月份之内在青藏地区的东南部要发生更大的地震。这意思是说,是否发生更大的地震或有可能,也或无可能。作为生活在青藏高原的人们,面对天灾别无他法,惟望能够及时地获得更多的地震知识,以及对地震的预报及其他知情权。

另外,还要附加几个提议:1、建议允许国际媒体去灾区采访,报道地震灾情和人道救援;2、建议接受国际组织以及海外西藏团体的人道援助;3、鉴于目前媒体上大量报道的是领导慰问、军警救灾等“感恩”主旋律,并不多见真正切实反映灾民的呼声和要求,希望官媒记者在采访中深入民间,了解灾民具体的困难。

2008-10-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002

003

004

00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