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三十日是难友刘刚的生日,我给他寄张祝他生日快乐的贺卡。我们虽有五年多没有见面了,但我还是常常想起他,尤其是常常想起他在劳改营所展示的人格的魅力及领导组织政治犯进行抗暴的一些往事。

九一年四月当我们这些政治犯在恶劣的环境里关押近达二年的时间,在我们无论是在精神方面,还是身体方面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之后,被送往异地劳改营里服刑。在劳改营里,我们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有益于恢复精神、身体健康的活动,相反却遭到自称为辽宁省优秀文明劳改队的各种折磨和虐待及变本加厉的专政。在那里警方重用罪大恶极的刑事犯人管理我们,他们常常因以所谓的叠被子慢、睡觉说梦话、难友之间说句话等日常琐碎的一些事情为借口,对我们进行陷害和毒打。尤其不能容忍的是劳改营为改造我们头脑中的思想,竟然对政治犯采取强制性的洗脑措施,以达到灌输专制思想和犯罪意识的目的。我们每天坐在小板凳上不仅要长达十几个小时接受所谓的政治思想教育及反反复复背诵具有强制认罪内容的规范的洗脑的活动,而且还要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把洗脑内容通过口答或笔答出来,并且必须达到9 8 分以上才算及格。当劳改营在无法摧毁我们的精神状态时,便强制我们每天早晨坐小板凳继续接受洗脑之外,其余时间统统参加超长时间、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即使不断的洗脑和超长时间、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压在政治犯身上的情况下,警察还是不断地制造恐怖气氛。政治犯毕竟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在那段时间里,政治犯普遍的逐渐的感到有一种恐惧、压抑的心理,并且觉得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如果这种感觉长时间的伴随着一个人的话,尤其是当这种感觉在群体中存在的话,这样生活下去,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为了争取获得劳改营里最基本的人权,刘刚多次站了出来,向野蛮、专横、霸道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劳改营的狱政管理制度发起了挑战。而刘刚每一次对专制的挑战,都影响或带动绝大多数的政治犯参与了九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进行的反洗脑的罢考及九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反强制劳动措施的绝食罢工等抗暴自救的活动,并最终迫使劳改营放弃了对我们进行洗脑的活动及减轻了政治犯劳动的强度。尽管政治犯中的绝大多数的人的人权状况得到了改善,然而刘刚本人的人权状况,却是每况愈下,更加恶劣。他不仅遭到了单独关押,而且更是长时间的接连不断的遭到警察、刑事犯人各种各样的毒打及迫害。但刘刚并没有因为自己遭受更加非人道的待遇而放弃抗争,尤其是当他看到或听到其他的政治犯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之后,都会千方百计、奋不顾身跑出来进行抗争,帮助政治犯维护和争取获得最基本的人权。

尽管上面所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成为过去。但我却无法忘记那段往事,也许正是这些往事对我的影响原故,使得我在辽宁省凌原劳改营里获释后走向了追求实现民主理念的不归路。而且让我无法忘记那段往事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的人权状况至今还没有得到改善,尤其是监狱里仍然是源源不断的关押政治犯的时候,并且是流亡者在有国有家不能归的今天。在这种状况下,我认为刘刚在一次抗暴自救的活动中所讲的一段话更不应该忘记:人权不是从专制的制度里产生的,而是争取获得的。一个人不受奴役、一个人不遭受不公正的审判、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得到保障,这些目标的实现,绝不是靠施舍恩赐得来的,而是靠抗争实现的。生存还是毁灭,我们勿须考虑。为了自由,我们何惜此身,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也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要留下一个完整的形象。现在,也该是到了知识分子(人民)长出骨头的时候了。

是啊,在当今已是人权理念占主流的时代里,我们也该到了长骨头的时候了!

2000年1月27日于吉林

《东北一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