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Share on Google+

我一直滚瓜烂熟的记着马克思的这段名言:“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就会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

记得过去读过一本《马克思传》,好象马克思在讲(写)这段话时,他的夫人燕妮也在旁边叫好。我想,列宁一定会将马克思的这段话作为武装夺取政权的最重要的理论根据,所以有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毛泽东受列宁的十月革命影响,也坚决主张在中国实行“武装割据”,他是否懂得马克思“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的含义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不重要,仅仅懂得中国的朝代更迭的历史经验,加上再打着“马列主义理论”的洋玩意作为依据,在中国进行武装革命就够了。最后,毛泽东的伟大思想可以归结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造反有理”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就是在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武器的批判”也从未丢失过。对阶级敌人或臆想的“阶级敌人”进行无休止的斗争,发明了“斗争哲学”,“扫帚不到,灰尘照列不会跑掉”。对阶级敌人斗争一直延伸到每个人自身,要“狠斗私字一闪念”。毛泽东固然对“批判的武器”十分重视,“笔杆子,枪杆子,干革命就靠这两杆子”,所以不断进行党内的整风运动,开展反右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用自己的歪理邪说强行灌输到每个人的头脑中,俗称“洗脑”,并且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列宁、斯大林的学说中寻找理论依据。但你要注意到,毛泽东不仅仅控制人们的思想,对于“阶级敌人”一定要在肉体上消灭,所以在“土改中”,在三反五反、反右以及文化大革命中都在不断的消灭“阶级敌人”的肉体,用“物质力量”予以彻底摧毁,“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不但消灭眼前的阶级敌人,还要给可能以后的“阶级敌人”作好设置,这就是“株连九族”。这和马克思的观点格格不入。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版序言中写道:“我决不用玫瑰色描写资本家和地主的面貌。不过,这里涉及到的人,只是经济范畴的人格化,是一定的阶级关系和利益的承担者。我的观点是: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历史过程。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同其他任何观点比起来,我的观点是更不能要个人对这些关系负责的。”“株连九族”本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特产,是封建地主阶级为镇压人民的反抗,利用扎根在人民心中的忠孝节义观念,所制定的行之有效的措施。直到现在知识分子出身的中央领导人也不能摆脱这一封建观念传统,传统封建制度遗留下来的污泥浊水并没有因为五四运动和接替下来的不断革命运动而流进大海,支配着社会法制观念的依然是封建传统伦理道德的自律标准,而法制行同虚设,是聋子的耳朵,只是用来摆样罢了。话题也许扯远了,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依然用“株连”的方式制造“阶级矛盾”对立面,以便这种斗争始终有方向。文化大革命所宣扬的“根红苗正”、“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封建主义观念不知让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对于黑五类及现行的反党集团分子只类的家属,那一个能让你脱离父母甚至亲戚的牵连?邓小平、江泽民的儿子一定有出息,赵紫阳的儿子一定是没出息!设想,林彪的亲属还能有出息吗?赵紫阳的亲属还会重用吗?民主社会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大家是凭本事吃饭,人家父辈的事情怎么回牵连到后人。事实上,不仅这样领导摆脱不了“株连”的情结,就是中国大多数人民群众也是遵循“株连”情结的。话题又扯远了。

人们理解“武器的批判”是指无产阶级用武装斗争来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因为“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我认为这是对马克思这段话的歪曲。马克思所说的物质力量有两个含义,第一是无产阶级本身是社会的物质力量,由于社会的财富聚集在少数资本家手里,理论一经掌握的无产阶级成为剥夺者资本家阶级的强大的对立力量;第二是指不断发展的社会生产力水平,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必然要改变生产关系,这是一个社会发展自然的物质力量。为什么马克思的基本观点之一是社会主义首先要在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实现?,尤其特意指出首先在英国实现,因为当时大英帝国是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马克思的研究是基于他那个时代的背景,社会发展到现在,他的许多理论和预言是错误的,但是如果我们站在历史的角度观察问题,马克思主义的伟大依然不能磨灭,他的基本理论对现实社会的发展依然有提示和修正作用。奇怪的是,中国共产党自称是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但现在实际上并不认真研究他的理论,反而日本、西方一些资本主义国家《资本论》成为必修课。现在的青年一代没有几个会唱《国际歌》的,反而曾经有一次与日本朋友联欢,竟然这些资本家们个个会唱。

“武器的批判”并非指武装斗争,印度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进行长期的“武器批判”,绝非使用武力赶跑英国统治者,圣雄甘地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理性,用理性唤起民众的力量,反对使用暴力,开展“不合作运动”,从使用“批判的武器”开始,到“理论一经掌握群众”,到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最后形成强大的“武器的批判”,完成了“批判的武器”转化为“武器的批判”全过程,实现印度独立。

联系到现实的中国,要推翻专制暴政,建立民主政制,要从“批判的武器”入手,尽快让民主自由的思想掌握群众。其实,中国已有的小小的民主和小小的自由(如私下的言论已经自由)都是“批判的武器”向“武器的批判”发展的结果,人民已经在觉悟中。对外开放,加入WTO,必然给中国人民带来民主自由的思想,吃汉堡包,喝可乐,看国外电影,听贝多芬的交响乐,讲ENGLISH,读外国小说,甚至出国旅游,中国人潜移默化的汲取着西方的文化,民主自由思想一定会象接受西方的文化一样也同样被中国人民认同。当民主自由思想一经掌握中国广大群众时,自然会形成强大的“武器的批判”。与民主自由思想相对立的所谓“三讲”教育,已经不能灌输到群众的头脑,就连那些整天学习“三讲”的领导干部,有几个不是混一混的,应付应付罢了。“三个代表”只是自我吹嘘,谁会相信?可怜的中国共产党手里已经失去了“批判的武器”,没有什么理论可以掌握群众,正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只可感叹:无可奈何花落去。

《赵达功文集》

阅读次数:2,2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